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陈静2018年07月09日来源: 商洛日报情感日记

挂掉爸的电话,泪水便禁不住夺眶而出。

姑爷(爸爸的姑父)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除了伤心便是震惊!姑爷今年刚过63岁,是个地道的农民,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为儿女操心,没消停过,记忆中的姑爷总是不停地劳作着,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病。

四天前,姑爷来家里的时候,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应该是穿过很多年的样子,袖子挽起,露出的半截胳膊黝黑又结实;一条灰色的裤子,裤管挽至小腿和膝盖之间,小腿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光脚上是一双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常穿的黄胶鞋,鞋底边缘占满了未干的泥土。姑爷还是我印象里的样子,略显粗糙的额头上总是横着几条像是用小刀划刻的纹,那些纹更深更粗了,现在连两腮和颧骨部位也有几道深深的纹,背比以前更驼了,略有弯曲的手掌上依然是又厚又硬的茧。

那天气温很高,姑爷是在一个工地干活的间隙来的,家里刚从水桶里取出西瓜,看到是和蔼的姑爷来了,弟弟赶紧切一块递给姑爷,姑爷只是摇手道,“我这几天胃不好,不敢吃,一会儿还要吃药呢。”他向爸爸絮絮地说着小儿子也就是我的小表叔的婚事,前不久刚订婚,婚期订在下个月,房子已经准备好了,家具到时候让两个孩子自己挑,还要选个时间让孩子把证领了……

他走时,父母一再挽留,他只说要回去吃胃药,就骑着摩托车走了,站在门口送姑爷时,怎么也没想到那竟然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见他了。

姑爷家和我们是邻村。虽说是邻村,却隔着一座山。小时候,每逢听说是去姑爷家拜年或吃宴席,我们一群小孩子是最欢呼雀跃的。姑爷和姑婆总是热情地取出家里的吃食招待我们,更重要的是他们家有桃、杏、核桃等各种果,还养着牛、猪、羊、兔等。

每逢果子上市时,姑爷和姑婆除了挑着担子去镇上或城里赶集卖自家的果子外,还总会挑几担给我们和几个爷爷家分。

现在想想,那时候姑爷家的时鲜水果和那些没有伤害力的动物当真是很有吸引力。只是每次去姑爷家,他们都好忙呀!果园里、菜地里,或是牛棚里、猪圈里,他们手头好像总有忙不完的活。有好多次,我们已经到姑爷家了,他或者姑婆还在地里忙活。后来,几个儿女陆续成家,家里的地也少了,他又开始在农忙之余外出打工,他跟任何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一样,砌墙、和灰、搬砖、筛砂等,直到去逝的前两天他还在一家工地上干活。

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姑爷分家。数年前,大表叔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小表叔应该是刚从初中毕业,姑爷准备给兄弟俩分家。那段时间,姑爷来家里找过爸爸很多次,他们也经常通电话。听爸爸说,姑爷把家里的果园、树木、牲口等“财产”按照大小、好坏逐一列在纸上,他要给两个表叔分,为了尽量公平,一棵大的、成熟的核桃树要换算出数棵小核桃树,一头牛要换算出数头羊或者其他牲口与之等价、等量。当时听说,只觉得好笑,现在想来,姑爷当时只是为了子女以后的和睦相处,尽量考虑周全、详细。

我无法想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姑爷是否还有放心不下的事。只是,脑海里始终旋转着他的身影。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