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江学泰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情感日记

上初中时,在学校里看了一场电影,这件事便在我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痕迹。初中毕业后我没有上高中就回到了山大沟深的村里,整天和大人们一起上山下地参加劳动。劳累之余不免感到十分的无聊和落魄。此时就心生一种渴望,渴望有一天村里能拉上电,电通了,不就能看上电影了么!

有天早上,队长要我到城关公社去背发电机,说今晚公社放影队下乡映电影,这几天该到我们村放电影啦。那时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欢喜得蹦蹦跳跳,一个多小时就跑到了公社。放映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她扎着小辫子,长得白净净的很好看。她说不忙,吃过午饭后再走。我高兴地到镇子上转了转,中午在公社吃了饭后,便背上发电机和其它一些物品同放映员一块回到了村里。下午五点钟,幕布就挂好了。这时一大群孩子就在场院里跑来跑去吵闹着,欢笑着。村里放电影是件大喜事,各家各户早就通知了自己家的亲戚和朋友来看电影,所以这天傍晚家家户户都忙着做饭招待客人,家家户户都像过喜事一样显得热闹。那时村里常开“批判会”,虽然每次人也不少,但那种场面那种氛围让人觉得沉重和恐怖,村里的这场电影,让人觉得是多么的欢欣鼓舞和心情快乐啊!这天晚上放了两部影片,一部是战斗故事片《南征北战》,一部是喜剧《五朵金花》。电影放完了,叽叽喳喳的人们显得情绪激动,有人大声议论着电影里的人物故事,也有人放声唱起了山歌“山风吹来心好乱,哥唤妹儿把家还……”情绪激动的人们仍然三三两两地簇拥在一起,久久不愿离去。

自这次在村中看电影后,我热烈而年轻的心中便点燃了一把火,这把火越烧越旺。我巴望着每隔段时间就能看一场电影。

后来,邻村放电影,无论路再远,我也要去撵场子看电影。有次听说离家十里的双河村晚上放电影。我就约几个小伙早点吃了晚饭,带上火把就早早地出发了。去双河村,一路上要翻两座大山,但我们嫌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路上欢蹦乱跳,当我们汗流浃背地赶到双河村部的大槐下时,这里早已挤满了人山人海。我挤进人群问我认识的那位美女晚上放什么片子,她笑吟吟地说:“《卷席筒》呀”。我高兴得直拍手喊“好,好”!谁知她这时站直了身子,抹把额前的汗珠对我说:“不知怎的,发电机老熄火”!我安慰她:“不会的,一会儿就好”!

等啊等,等到晚上十点多,发电机的故障还是没有排除。看到没有了希望,我们便怀着怏怏不乐的心情离开了双河村,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都显得蔫蔫的样子,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在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们知道碾盘村今晚放电影。于是我约伴要到碾盘村去看电影。临走时,母亲看看天色,要我们带上雨伞,我们嫌不方便就是不带,便自顾高兴地翻山走了。到了碾盘村天已黑定,电影也已经开始了。于是我们挤着站在院边的一棵梧桐树下。这天晚上先放的是《上甘岭》,放完后村上的支书又啰嗦地讲了一阵话后,又接着开始放《归心似箭》。放了半个小时吧,天空中开始咯咯嚓嚓地响雷,同伴说“要下雨了,咱们没带伞,还是先回吧!”

我抬头看看天,又痴情专注地瞅着幕布。过了会儿,天空开始落下稀疏的雨点。看电影的人们开始有点乱,但看到放映机上遮着雨布,放映员撑着伞仍在不慌不忙地工作着,也慢慢地静下来了。过了好一会儿,雨点又开始紧密起来。有人开始喊叫回家,有人开始往回跑。我沉着气对几个同伴说:“既然来了,就把这场电影看完吧”!

回来的路上,雨越下越大,我们几个都像落汤鸡一样浑身湿透了。河沟里涨水了,过河沟时不小心把一只鞋掉在河里被水冲走了。我只有光着脚片子跑回来。因为淋雨我感冒了,第二天在家里睡了一天,被母亲骂了好几次。

在后来的好长时光里,撵场子看电影的故事仍在上演。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我有过喜悦和兴奋,也有过烦躁和无奈,但想起来这都是当时社会的落后形成的,当然,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山村的年轻人对文化生活的向往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后来随着农村的政策改革开放,我们大山里也修通了路,架通了电线,山村里面貌焕然一新,电视、电话不再是时尚的事儿。这时不知怎的,却很少有人再提到看电影的事了。多少次进城,我站在商城那个曾经是电影院的地方,回忆着那时进城买票看电影的往事,不免心生一阵感叹。我想世事多变,过去的不会再来。有些往事,应珍贵地藏在自己的心中。一坛老酒尘封在地下时间愈久远,酒香更浓,劲道更大。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