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程玉宇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初冬的原野是明净的、空旷的,有一种无限的辽阔和沉静。它像一个成熟男人,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见惯不惊的气质。当然,她更像是一位少妇,有春天的羞涩和骚动,有夏的狂热和浮躁,更有一种秋天的收获和端庄。而初冬则更像是一位资深美女人到中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和高贵。

我听到了风声,一种粗砺的肃杀之气,从远山呼啸而来,席卷整个苍茫的原野和北方的乡村土地。它迫使万物冬眠,不再生长,更迫使劳累了一年的农人开始休息,然后用寒冷、冰,将整个世界封冻起来,聚集更多的能量,准备在下一个季节轮回和爆发。我突然听到了冬天的声音,并且还听到了大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河流是明澈的,连水声也冷冷地流响,更兼寒潭凄清,黄叶飘落,故园的老房子沧桑如老父,满面风尘之色,使人顿时产生出一种沉重的忧伤。这是乡愁吗?只有黄昏时候,村后的野林子上空,那如洒了一天黑豆的归鸟是我的知音。它们声声嘹唳着飞回旧巢,把游子的寸心撕扯得生疼。

一只山鹰在秦岭上空碧蓝的天幕上盘旋,一只野山羊矫健地跳上一块顽石。它们又看到了什么?是翅翼下,那一条条在沟壑间蜿蜒流淌闪闪发光的河流吗?还是蹄下那一道道怪石嶙峋的山脊,如伟人的脊梁在天地之间耸立?山深如海,而大地苍茫。在云水迷漫之下的山水之间,再高的山上有水。再幽深偏僻的沟谷和山坡上也有乡村人家。我蓦然明白,在秦岭南坡,在商州山地里,总会有生命占领每一座山头,布满每一条沟壑。山里土地瘠薄,但再苦焦的土地也会生长五谷杂粮,于是民以食为天,也才繁衍出了一个个家族和山村。说他们居住的地儿,是国画中才有的景 致,绝不虚夸。

乙未初冬,我们一帮小老头,为了强健体魄,便组织了一个不是驴友的驴友团队,每每于双休日到处游走,跋山涉水,或钻野树林子,但绝不掏钱去逛什么风景名胜。就这样,县城以西的山沟走遍了,又窜到县城以东的村寨和沟凹里去寻幽探奇。我们远足的地方,是县城西流河南北二岸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每一条山沟里都有人家和树林,都有能让人产生写生冲动的山水家园,特别是那些掩映在竹木深处的陕南民居,那些粉墙瓦舍,抑或极富生活气息的石板房,用椽子围起来的猪栏茅厕。还有在农家场院里那些牛呀羊呀鸡呀狗呀,是简朴的乡村生活,充满了一种人畜杂居的气息。

我们一行人,往往顺着一条弯曲的山路,逆着一条潺潺流响的山溪进发,上到一个叫苦桃的山沟,只见另一条岔沟里的山坡上,一片白杨树冲天而立。那些色彩缤纷的叶子虽然脱落,但树梢上尚存的残叶则金黄红艳得耀眼。最是山居前那一树未采摘的柿子,红果满枝而木叶尽落,仿佛挂满了一串又一串的红灯笼,使一片萧杀寒冷的冬天徒然变得明媚起来。而人家屋后山石嶙峋,林木繁茂。特别是山溪对面一片修竹林里,那三两间粉墙瓦舍,在鸟鸣声中恍若仙境,真怀疑是世外高人隐居的住所。

那山坡树林中的人家,有一位老者,见我们一行人虽衣冠楚楚,但却个个累得气喘吁吁,便远远的打招呼询问我们:客从阿达来呀?

县城!

到我们这穷山沟干么事呀?

这么好的风景,我们来逛逛呀!

好呀,那上来到门前喝水,摘蛋柿呀!

于是,我们一帮朋友便踩着竹林里细细的小径,跨过一条小碗口粗的山溪,望深沟里林丰草茂,远山云缠雾绕,山与天齐。待我们在那位老者的院落里坐下来,饮茶、吃柿子核桃的时候,我站起身四处观望,感觉到处处是景,每一户人家都能速写一幅水墨。此正所谓:何处无山水,山村皆水墨也!

又是一个双休日,我们一帮文友到城东的一条山沟里去闲转,只见沟河两岸树林茂密,竹木掩映之中屋宇俨然,人家门前的场院里,或花木扶疏,或菜圃青青。正是农闲时节,村道上小车摩托来往不绝。庄稼院里,或三五人相聚,三两老人相叙。有抹花花牌的,有打扑克的,一派悠闲自得。远远的,便嗅到一阵酒香。走近去看,只见三两个汉子在门前搭了个大灶,上面架一个硕大的木缸,木缸上再架一口装满了清水的大铁锅。灶堂里火焰红红,破丫之柴正兀自毕毕驳驳的燃烧。天锅下伸出一根酒溜子,一股细线般的烧酒,便不断线的流入一个陶罐,其中一位四十余岁的汉子,眉目清秀疏朗,见我们看得好奇,就邀请我们品尝:

来,兄弟,这数九寒天的,一人喝一碗暖暖身子!甭客气,这是咱自己酿的包谷酒,我早上还烧了一缸柿子酒哩!

见那汉子说得豪爽,我们也不谦让,就端起小黑碗一人咕咚了两口,唇齿间酒味浓烈,入腑后似有一股子火在肚中燃烧。那汉子咧着嘴笑,问我们酒味如何?我被烧酒噎得打了个酒嗝,连说:好酒!好酒!我尝着都有六十多度!

说得那汉子高兴,便对屋里喊:妮子她,端一升核桃出来!待一年轻女人风摆柳般地飘出屋门,把我们一帮人眼睛都看得直了,几乎惊为天人。只见那女人鼻梁高挺,明眸皓齿,神态端庄而典雅,出门浅浅地一笑说:“原来今天是山阳名人荟萃呀!咋有时间到我这农家草舍来呀?”我爬在那汉子耳边悄声询问:“老哥你真有福,你这媳妇是干啥哩!”

那汉子便得意说:“在一个乡下的中学教书,还是我在她们乡上当供销社主任时谈的恋爱,如今她也老啦,年轻时我这媳妇才漂亮哩!”

一席话,说得我们艳羡不已,更说得那女人满脸泛红,一声笑骂:“老东西你是喝晕啦吧?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遭践你媳妇!”说得汉子哈哈大笑:“喝吧喝吧,核桃就酒,越喝越有,女人嘛,都那个样!”

在回县城的路上,我们一帮平日爱说粗话的文友,仿佛人人都成了思想家,忍不住感叹连声:何处是家园?村野有佳人呀!咱上班,住在高楼里,有什么了不起?为什么出来四处闲逛?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枯躁乏味无趣,想想吧,啥叫幸福?今天沟里那个烧酒的农夫和他那个当教师的媳妇才最幸福!

我突然感到,冬天的原野上顿时一片温暖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