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胡增来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优美散文

恋于,是缘于对季节的忠诚,因为在我心里老是觉得冬季冷峻瘦硬,唯就缺少一点包容柔美,就得有一场好雪来填补季节的缺陷。雪,便成为我心中最好的假借。

不尽人意的是,多年都没有盼来儿时常见的那种漫天盘旋的精灵和满地厚积的洁白,年轮在叠加,期盼却日烈,遗憾终是困扰了一个又一个的冬季。你说,没有雪的冬季还叫冬季吗?没有雪的年哪像个年呢?冬季本就很残酷,一阵寒风就把成熟老道的秋季卷到了死亡的谷底,好一个万籁俱寂呀,百木萧条,万山失色,河水气短声咽底气弱,田园枯黄遍地灵气散,就说人吧,要么蹴在屋角晒太阳,要么坐在炉旁取暖,就是非得出门讨生计,也是匆匆而来匆匆去,匆匆忙忙一过客。没有雪的年那就不叫年,寒风劲吹,雾霾四起,喝酒没有劲,出门没心情,就是那飘渺的炊烟因没有雪水的润滋也显得有气无力,鞭炮声也显得尖裂刺耳而缺乏雄浑厚重,再者,场院没有打雪仗的男童,没有堆雪人的小姑娘,人气灵气全然失色,这还是年吗?

再看看有雪的冬季,一切都不一样了。雪一落,老人小孩感冒咳嗽的就少,一家人健健康康迎新年,精气神养足了,年节气氛就活了;雪一落,门前菜地里的芫荽变青、蒜苗长壮、大青菜着绿,更甭说麦田铺上一层厚雪,麦苗喝足了雪水开春就疯长,就算是那些犁过的春地因了雪水的浸润,不仅蕴蓄了足够的墒情,土疙瘩子也因了雪水而冰冻疏散,造就一趟趟酥软宜种的春地,正应了“水肥”之美誉;雪一落,冷峻瘦硬的大地被厚厚的冰雪包裹着,什么腐朽、肮脏乃至见不得人的东西全被埋葬,人们也都眼不见为净,年心也舒畅了好多。就说大年三十吧,鞭炮就得在雪地上滚,灯笼就得在雪中摇,红对联就得白雪映衬,新衣服就得在雪光陪衬中鲜亮,就算一双新鞋踏在雪面上才干净,更不用说年饭了,就得在门外雪花飘飘、屋内热酒腾腾中开席,那才叫梅香雪白挡不住、屋矮房小乐陶陶呢。

可惜的是,老天越来越不爱下雪,不爱下那飘飘洒洒的大雪,银装素裹也成了久远的记忆。先说去年,整整三个月的冬季没落一粒雪,开年了才落下一场稍纵即逝的春雪;今年的冬季更加执拗,虽然落下两场没有一场是提神扬气的,盼来的仍是一次更加扫兴的遗憾。

恋于雪,因雪而纠结;恋于冬季,因冬季无雪而惆怅。雪是冬季的灵魂,雪是我人生的不可或缺。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