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贾建霞2018年07月24日来源: 商洛日报抒情散文

老人们相继生病,住院和检查。老家门口有棵柿子,我认识它的时候还不足胳膊粗。深秋了,柿子该熟了,老人们挂念着,便要我们趁周日回家夹柿子。一不小心,那棵曾经瘦小又不起眼的柿子树像蓬勃的小伙子一般,枝干粗壮,胡渣茂密,个头串高,让人欣喜又惊心。说实话,站在地下,树上有多少个柿子也能一一数清。但站在楼门顶、门口的台阶上、门外路上、院子里,从各个角度,头始终仰起,胳膊一直吃劲,需多半天功夫,才能夹得柿树上那些曾经耀眼、出头的柿子稀不拉拉的。实在支持不住了,就说顶上、树梢的那些柿子,给鸟雀们留着,也图个心安和慰藉。回头,院子里便堆着一大堆红艳艳的硕大的柿子。这些柿子,往年被老人们去皮、挂串、潮霜,晾成地地道道的柿饼,作为年节赠品,亲朋和远在外地的孩子们一个不落,人人有份。而今年,夹得有些晚,柿子显软,也没人经管,只能放着变软了吃。于是拿来绳子,绑几个柿爪子,送人,余下的零个儿,自家留着。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红艳艳的柿爪子挂在亲朋家,整个冬天,他们每看一眼,心里便欢喜,毕竟红色是吉祥色,给人喜悦感;或者闲下来时摘一个饱一下口福,心和肚腹都是饱满的,那又甜又软的感觉实在令人醉心。

望着那一堆柿子,我为这意外收获而沉思:这棵不起眼的柿子树,平日里没人理,更没人给它浇水和施肥,只凭天地照应,风霜雨浇灌,日月星辰为伴,却年年如此,结满了硕大的果实,往年需老人们两晌子功夫才能夹完,可见其令人意外的程度。推而及此,其实大地上的一切,包括庄稼、树木、山川河流,一切供人类生存所需和自然磅礴体系的东西,都是深厚的大地的馈赠。辣椒那么红艳,包谷那么壮硕,稻谷沉甸甸,豆角繁如谷絮,萝卜那么粗壮,黄豆籽粒饱满,洋芋、红薯埋在土里面,好像一地一地的金窖,永远都挖不完……这些在困难年月维系着人生命,如今一如既往喂养了人肚肠,尔后也可能成为人生命和健康必须的物品,都来源于大地,都是大地馈赠的佳品,是任何昂贵奢华大肆宣扬的东西也无法替代的珍贵之物,是与人的肠胃和吸收功能相适应相吻合的真正的人间珍馐。

大地上的物事,有着秘而不宣的神奇!

一日站在院门口,看见秋阳充裕的院子里,地上一张紧挨着一张的苇席上晾晒着黄橙橙的包谷,苇席边的竹筛子里晾着密密麻麻厚厚实实的白芝麻,靠院墙边晾着粒大且饱满的黄豆,柴堆上、台阶上晾着被淘洗得干干净净的泛着白光的花生,个个像胖娃娃,在阳光下流溢着酣然入梦的神情……我不由惊叹于秋的丰腴和大地的神奇了!年迈的老者只需将籽种撒在地上,没成想过上几个月,就蓬蓬勃勃地张满了希望——包谷硕壮,芝麻旺盛,黄豆迎风起舞,花生不动声色地让大地怀孕。

大地上的事情,也只有大地知道。母亲怀孕,既喜又忧;母亲分娩,少不了阵痛。而大地的疼痛,谁能了?那一口口张着黑洞的暗伤,那一处处随意戕害的明伤,那一件件令人揪心的砍伐,那一回回如噩梦般的呐喊与惩罚,若能有所警示,对大地心存敬畏,也算是人类对大地的起码尊重!

每天清早,我随早餐带着猕猴桃、柿子、苹果之类的喜食食物,放在身边,算是对忙碌的自己的犒赏,也算是对愈来愈没有食欲的身体的趁机补充。我每次陶醉在那些甜蜜蜜的享受之中,但我从未忘记这些供给身体必须的能量物质是大地的恩赐,是来源于大地上的故事的缩影。每想至此,我内心便更加地升起敬意!我不敢想,若没有这深厚的大地的馈赠和恩赐,就没有人类自身,也没有繁衍与生存,更谈不上世代的繁荣与昌盛。于是我更加地谨慎,将那些皮、壳之类的东西,小心地放进垃圾桶,愿它们回归大地,回报给它们生命的大地母亲!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