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章登畅2018年07月24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一个多彩浪漫秋天,还俗后的贾岛,依旧禅杖麻鞋的装束,跨马走秦岭,捷径抵终南。那跋山涉水的累,餐风宿露的苦,于他而言,何尝不是一山一佛陀,一水一禅茶的玄妙境界?更因韩愈的赏识,可谓“踌躇满志风正劲,字斟句酌诗篇新。松竹煮茗大坡寨,禅杖为笔书古今”。置身崇山峻岭,感叹万千气象,诗人激情四溢,心潮澎湃,挥舞禅杖,蘸墨调色,将镇安绘制成一幅波澜壮阔的禅道之画:

一山未了一山迎,百里都无半里平,

宜是老禅遥指处,只堪图画不堪行。

的确,镇安既隐逸着自然的禅道机理,也富含厚重的人文资源。山在这里集合,水在斯地潆洄,鹰嘴峰、双头马、塔云山、海棠源、北羊山、乾佑河、洵河、达仁河、滑水河、冷水河交相辉映,是故便有了山高水长;庙宇古寨高耸,市井车马喧嚣,大板栗、泉水米、象圆茶、腌腊肉、狗头羊、甘蔗酒、洋芋馍异彩纷呈,于是就有了物阜民丰。

仁河的拐弯处,小桥横陈,竹影婆娑,茶寮酒肆香醇,茅屋瓦舍明净。县官微服私访,与一老翁对饮,讥曰:彼所男女为何颈部多生瘿瓜瓜,人种抑或是水土问题?老翁啜一杯甘蔗酒,咥一块肥腊肉,品一口象圆茶,轻言细语道:不好说,说不好。说是种子的问题吧,老子有儿子却无;说是水土问题呢,人长畜牲都不长。

唐宋梵音起,经诵云盖寺。千载的木鱼,万年的钟鼓,让小镇与兴隆寺、塔云山、九龙顶、黑龙潭、朝阳观结下不解之缘。你来我往的信众,在袅袅的烟火中剿杀心中之贼;于耿耿的信仰里放下无妄之欲,扎实善根,世代永继。

梦缘邸,一个客栈的名字,传说武则天的女官秀姑曾经做过大掌柜。李世民视察南山防务时,经过云盖寺,首先吸引秦王眼球的是客栈主人秀姑的绝美之色,再次应该是客栈楹联“梦香有云皆献瑞,缘深无镇不生情”的才气,这也是他决定带秀姑入宫的正当理由,自此,镇安美女才女惊艳朝野,引动长安城的男人趋之若鹜。也许有茂密森林的庇佑,温润气候的熏染,天然食材的滋育,这里的姑娘媳妇个个皮肤白皙,身材窈窕,知书达理,顾盼生姿。她们把乡村的纯淑与都市的放达;小家碧玉的婉约与大家闺秀的仪态契合一体,自然而然。所以,外地女子只需在镇安生活上一年半载,丑小鸭变白天鹅不仅仅只发生在童话世界;一如湖北罗田的板栗运至镇安包装销售,身价倍增;大闸蟹掀入阳澄湖洗个澡,即可走俏四海,化腐朽为神奇。

秀姑的父亲本是往返宁夏与镇安的回族茶商,母亲去逝后,便随父闯荡江湖,自幼见多识广,处事聪明机智。一日其父突发疟疾,暴亡在梦缘邸客栈,恰巧店主夫妇无儿无女,便收秀姑为女,平日教授煮茶烹饪技术,并督其读书写字,后来干脆把客栈也交她打理。因泡得一壶青茶,炖得一罐羊肉,写得一手好字,秀姑深得武则天青睐,朝堂上下全凭秀姑安排,成为须臾不可或缺的能臣女官。公元696年,朝廷分丰阳西置安业县,草诏与宣旨皆是秀姑一人所为。

秀姑得君行道,满袖春风,只是孤寂了她的养父养母,二老以离不开青山绿水与听不惯高喉咙大嗓门的秦腔为由,婉拒了秀姑接他们到长安定居的意愿,继续着梦缘邸的生意。有人觉得仅秀姑每月孝敬的金银服饰足以养老,劝他们歇业或转让客栈,可他们认为,秀姑今天混得再好,无非一个没有真山真水依靠的高级保姆而已,落叶都有归根时,难道秀姑就没有回来的那一天?况且,人靠人活不成,人靠山活神仙。停止他们的劳动无异于谋财害命,八十老汉砍黄蒿,一日不死要柴烧。

最深的学问莫过禅,最美的风景还是人。诗人贾岛在苦吟中,描绘了禅机无限的画卷,靠山顺水的镇安人,不负先贤不负天,在诗意的栖居里,修练着极致的风景。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