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舒服民2018年07月27日来源: 商洛日报散文随笔

我的家住在丹江河上游的一个支流河畔,小河的名字叫蒲峪河,就从我家门前而过。很多时候,总是梦见的那条小河。从儿时记事起,好似生命中总是离不开这条小河,离不开清清的水,绿绿的岸。但有时候,我还是很讨厌这条小河的。比如发大水,比如污染,比如抽沙。尽管这些都很惹人厌,但我还是和小伙伴们要在河里游泳,在小河里摸鱼,在河边小林里捉迷藏,在来回过河的小木桥上慢慢长大。

天蓝得深邃,白云就像一团团洁白的阳光诗意地流淌。脚踩下去,是柔软的细沙。一只白鹭,修长的腿直直地支在水里,头高高地昂起,像是在等待一位刚刚初识的恋人。这儿的每一只小鸟、每一棵小草都畅想着美好,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

夏日的阳光在头顶火辣辣的照耀着,光线在河面上拍打着银色的翅膀。那时候,我最盼着下午早点放学,没等放学的哨子吹过,老师还在布置作业,我们几个小伙伴就急不可耐,将课桌上的书本、铅笔胡乱的塞进书包,背起就一溜烟地跑到河边。到了河岸,我的心里荡漾了一下,跑在前面的几个小伙伴已经赤条条在河水里扑腾,嘴里哼着小调,看见我站在河边,一起用手掬起清冽冽的河水向我袭来,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掉就被他们赶进水里。这让我回忆童年,回忆起潜进水里的情景,怎么都不会忘记小河,忘记这片水做的家园。

夏天的河堤,有点热。河道蜿蜒,小伙伴在水面上轻盈地漂游着,远远看去,很像一条条漂着的鲢鱼。门前的这段河面气势恢宏,河水有齐腰那么深。严格来说,这是小河的主干道,宽阔的河床让我很容易想到江,我最熟悉的就是门前的这一段,水里各色各样的鱼儿很多,我们常常为逮鱼忘记丢弃在河边的书包,第二天上学找不见才猛然记起书包的事。那时候,每天下午我们都要去河边给猪打草,在河里摸鱼捉虾一直耍到天黑,这才想起圈子里养的猪还在等着下食呢,不得已只有去偷队上的红薯蔓或者某种菜叶,回家便会遭到母亲一顿痛骂,而这我早已成习惯了。

听老人们说,只要是人都有权利拥有一条河流。这里我理解说的是生命的河流。可是,面对门前的这条小河,我却没有勇气拥有它,因为小河是大家的,这么灵秀的水,这么清澈的河,我只能在生命里期盼,默默地珍藏于心了。

如此说来,我该是离开家乡的小河了。那是1982年10月,16岁的我因为高考落榜,依然选择了逃离家乡,逃离门前的那条小河,偷偷地报名参军。我无法沿着父辈们的脚印行走,只能把希望留在门前的小河了。临走的那天早晨,我悄悄地一个人跑到小河边,掬起一口河水含在嘴里,企图带走一点点门前那条小河的味道。从此,在远离家乡的陌生城市里,我开始想念门前的小河,思念那清澈的河水。是它滋养了我,送给我朴素,教给我本领,使我在部队考上了军校,一步一步带着小河的味道,从一名战士走向一名团职干部。

现在好了,我终于转业回到了家乡。是门前那条小河牵挂的。不然兴许会在部队发展得更好,有时候不甘心曾在军校还不如自己同学,也有三、两个当上将军了,但我却不后悔!如今,我的心和门前的那条小河,还有父亲,都守望在那条小河边了。脚下的河水撒着欢地奔跑着,追赶已经逝去的时光。毕竟,野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有我很多童年的记忆和发自内心的思念。

我已经习惯于门前那条小河的污染和断流了,人在不在河边,有时也懒得去想这些事,只是内心里深深地、深深地隐藏了许多惆怅,许多伤感。其实,我知道,喝门前那条小河水长大的我,内心依然还有许多儿时留下的美好,如同小河边的绿草,头顶着一粒晶莹的露珠,张着明亮的眸子来抵御扑面的忧伤,而后,在睡梦中寻找一份甜蜜的美好。

鸟叫总是有家乡的味道,是门前小河边的鸟。河水极浅,但静静地流淌着。我在门前小河边的小树林里留恋地徘徊着,感觉到了一种无名失意在温柔地涌动着。如果这河是我的父亲,它不会这样吧,而我这个游子,就可以有重回童年时代的温暖。毕竟,我的家就住在这条小河边。

河水的宁静仿佛凝固着参禅一般的虔诚,来来往往的人,都在阅读这条小河的沧桑,都在翻这本厚厚的书。水啊,鸟啊,你们能否原谅人们曾经伤害?一条鱼浮出水面时,河边的生命也在挣扎之中。细想起来,人的一生能与一条小河相伴,命运里该有多少契合和机缘啊。

还是多一些期待的好,就像门前的这条小河,是不该挥霍掉这些美好和纯粹!人活着,崇尚自然,崇尚家园,平淡的过,平安的活,那才是福哩。

难道那样不好吗?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