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若木2018年08月15日来源: 商洛日报优美散文

听雨,在深夜,在老楼老屋。

雨打在院里泡桐叶上,沙沙声不急、不密。雨声苍老、平缓、幽深。这是初秋的雨。雨声在夜色里,一滴一滴,淡凉、惆怅、肃然。像是不常来往的友人,抑或多年未曾谋面的恋人、情人,不期而遇,静静地望着,不知所言,欲言又止,情有克制的淡。正如一首歌唱的“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此时候,多少往事如潮水般涌来,那些曾经爱过或者被爱过的人,那些永远无法再见的亲人、友人一个个清晰地浮现眼前。人世间,最难解开的迷,莫过于一个情字,有些情让你刻骨铭心、终生难忘,有些情让你永远得不到、丢不开、放不下,痛着、幸福着、怀念着,如这秋夜雨声,悲凉中暗含着宁静、深沉。

躺在黑暗里,听雨声,点点滴滴,像一个个逗号,不远不近,不急促,也不休止。只是孤寂而缓慢地延续,向前,向黑夜深处,一步一步。这样的雨夜,多么像失意文人行走的岁月,多么像思念远方故人的日子,荒寂,漫长,淡远,忧伤,清凉。

雨声里,我是醒着的。窗外,小城的街道悠长交错,路灯如眸。长街楼群也是醒着的,醒在微茫的秋雨里。这醒,染着清秋的凉,古意的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黄昏路过十字街口,陡然下意识抬头看了看路边那两棵高大的梧桐,叶子由绿变黄,树下落下好多片。叶落知秋,大自然的肃杀中透着悲凉、坦然。风扑面而来,凉冷的感觉透彻身心。

在雨声里,情怀缱绻,突然觉得自己就这样老了。老是自然规律,每个人只要生下来,就在进行变老的历程。老也是相对的,人到中年,我可能就是微老吧。微老应该是凉的,有着人生的感悟,但许多事情并没有参透,所以每每生出许多的怅惘。人若如树,微老可能就像银杏叶子在秋风里刚刚泛黄,黄得还未透,还不厚,还没有在阳光下耀金。

熄灯上床前,神经质似的换了一身过时老旧的衣服,站在镜前转过来转过去地照着。镜子里的自己确实老了——背已有些微驼,头发稀疏而灰黄,眼睛也没以前那样有神,面部的皮肤也变得松弛了。我想,如果把自己比作动物,真不知道此时的我,是一只老、老狗,还是一头老牛?妻调侃说,就算是老狗吧,她挺喜欢的。我木然而笑,未置可否。端详片刻,倒觉得自己更像一头老牛。人生的田地里,有许多许多需要负重前行的活儿,牛没有选择,牛很强很固执,但牛也很坦然,有时也很茫然。

我想,也许没有人喜欢灰暗,但人生总有暗淡的时候。一如这雨中的秋,清冷悲凉。

我曾经不懂得,时间的尘埃是怎样掩埋事物。经历了许多的事情,看着身边的同事故乡的乡亲、曾经的同窗,一个个变得衰老,有的甚至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这才知道,人生就如一幅装裱的画,挂在屋里,每天看着倒不觉得有什么变化,突然某日翻出另一幅未装裱的画,两相比照,凛然一惊。红黄蓝绿,那些颜色也在光阴里淡了,凉了,不那么丰硕饱满了,不那么蓬蓬勃勃、光光艳艳了。一个人,黯然成一幅旧画,那些鲜明的、耀目的、翻腾跳跃的时光,将渐行渐远,像晨雾里的离人,最后将会变成一个点,消失成一片苍白。那些滚烫的、麻辣的、动辄轰然的心情,也一日日平静安妥下来,慢慢就生了听雨的闲心。

听雨,听得自己成了一块古老的磐石。听得自己成了一泓千尺的深潭,无声,无惊。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是蒋捷的词,喜欢了许多年,而且现在还喜欢着。从前喜欢时,惟觉得忧伤。如今喜欢,喜欢其中的淡然。人生处处听雨,少年壮年老年,好像那雨一拍比一拍子慢,是下山的步伐,夕阳沉浸在远处的山脚下。其实,雨还是雨,是听雨的心慢了。慢了,慢得一任它点滴到天明,到午后,到黄昏。我的心,不深不浅,一半盛欢喜,一半盛清哀。

窗外,午夜的雨,静静走在空气里,走在街灯上,走在广场上、公园里那些常绿灌木和草地上。雨的脚,走在城市和乡村,走在山川大地之间。

走在梦里,走在梦之外。走在夜里,那声音像温柔的叹息,霏霏,霏霏。它们在窗外,还有一夜的路要走,甚至更长,所以走得舒缓。它们走在时间里。像我一样。我的脚步也走在时间里。抬眼望望,还有半生的路要走,索性不急了,慢下来。

在这个初落秋雨的凉夜,自己跟自己说话,想想远的、近的,眼前的、过去的、将来的,想想无关名利的虚无之物,想想不会再见面的那人,想想永远不会开始的一场恋爱,想想……

想想,也就能淡然接受时光赠予的这一捧凉,一捧秋雨给予的新凉,一捧听雨而得的心理不再燥热的淡凉。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