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2011年07月24日来源: 网络文章散文随笔

朋友问我,你怎么不写了?其实并非不写,只是想说的有太多,却不知从何谈起。

我当然高兴仍有人在期待我的文字,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客气或是真心,都让我感动。记得我曾说过,只要还有一个人看,我就继续写。倘若有一天真的没人再看了,我就回过头来自己看这些胡乱拼凑的所谓“文章”。

这是青春,我们都有。写作只是是为了不忘记

(1)

时间回转,大约是在一个月前。

彼时我的实习工作还没有着落,老刘先明确说了三不准:不准回深,不准找亲戚(包括老),不准端盘子、发传单。说完之后了无音讯,我意识到这次他是玩儿真的了。问了几个朋友,一个个不靠谱儿的居然还想拉我去旅游,指望他们肯定没戏。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花了两天的时间制作简历,惭愧多过疲惫。我当然不能写我的特长是看书,坚持每天两本;获奖状况再拿大一时的“优秀运动员”也不像样子,室友提醒我还有最近刚潜的那个“优秀寝室长”,但我觉得这话更像是在骂人。索性略去这几栏,按征婚格式把自己介绍了一通,完了就是空格。次日现在网上搜了一圈,实在没有靠谱的,于是利用微博400粉的优势给多家报社毛遂自荐,除了有几位美女记者出于同情给了回复以外其他人视若不见。(倒是7月中旬有一家报社打电话过来让我过去,这是后话)第二天冒着倾盆大雨跟室友去了一家人才市场,正在车上跟一80后少妇搭讪之际,老刘来了电话扔下一个手机号码,说是某报社某主任的。我义正言辞的说不用就给挂了,过了一会儿想想人家“盛情难却”便还是给人打了过去,聊了几句感觉不错,末了我放松警惕来了一句:请问您是哪家报社的?对方无言,我亦无语。尴尬至极,只好不停的?a href="//www.bidushe.cn/view/lang.html">狼浮D侵魅蔚故谴蠖龋?倒?ッ晃侍猓?灰?刻焖母龆嘈∈背党棠隳芗岢帧T傧蚶狭趸惚ǎ?匀幻獠涣税ぢ睢N乙膊欢源俗鲋竿?耍?匀チ巳瞬攀谐 ?/p>

我一直有种偏见:真正的人才就像高级蛋糕,你得先预订;二流的人才才像大白菜,放市场里让人挑。事实是,我是三流的。朋友说,三本的,可不就是三流的么?从前我不信,这回算是体验到了。

这年头,“人才”论斤卖。

上午面试了一家,下午接着去了那家培训。是一间搞销售的,看着挺不靠谱。上来就说底薪两千不算提成,干仨月升主管,不用一年当老板。比我骗女孩子的手法还拙劣。我说算了,下午直接回吧,室友说不,下午还是听听那个培训吧!我一阵感动,幸亏有个人督促,要不又放弃了。没过半分钟,室友又说:先去户部巷吃点东西。我也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是重点,但总觉得听培训像是“顺便”。

找工作到此暂告一段落,因为第二天老刘又发来一个电话号码,它解决了前面的所有问题。

我一直都很好奇老刘是怎么做到的,一个在深圳做监控的人居然能找到在武汉做媒体的,要知道在我上大学之前他几乎没来过武汉。钱钟书说,人生就像是一座围城。要我看,那更像一张蜘蛛网。霎时间老刘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一米七像是七米一。

其实又有什么呢?在孩子的眼里,爸总是无所不能的。

(2)

找完工作找房子,更加励志

上午考完试下午就出发了。一路走来,骄阳似火。那些城中村的“蜗居”宿舍也终于进了一点点太阳,前一步还是繁花似锦,拐个弯仿佛就落后了五十年。

看着这样的情景,如何不教人感慨?百无一用是书生,赋两首诗还浪费纸。

不知道堂姐从哪儿收到的风声,知道后非要让我去她那儿,新开发楼盘的大三居,住着当然舒服,只是实在不愿意打扰,推推让让,拖至今日。她仍不时发信息过来叫我过去,但我已在学校寝室“赖”下了。

那句话怎么说?金窝银窝,不如我的~~

(3)

我似乎总比别人幸运很多。

刚进报社承蒙同校一位学姐的照顾,过得并不艰难,最开始的收获亦是从她开始。尽管之前交往并不多,只匆匆见过几次,而且也有一年多不曾联系过了,甚至彼此间还有点小误会,但总归是种缘分,这样的巧合更像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有心安排。

带我的老师很好,我也常帮其他老师做事,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他们都很优秀。

每天六点起,独自挤公交,倒像是回到了过去高中的时候。只是那时更早,在安静的小镇里,多是单车踩动着的声音。我本以为自己会不习惯,可不知不觉,按部就班的坚持至今日居然不曾出过任何差错。

常常就是这样:你以为,只是你以为,生活自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切都像极了一个轮回,走过一圈,重又回到原点。一次跟朋友开玩笑我说:地球是圆的,你走再远,也终归是要回到最初的那个地方的。

生命是一种经历,也是一个过程。

(4)

每天我都在思考,用心记录点滴心情。这段时间的成长,让我觉得生命有意义。

有好有坏,好坏暂不说,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有闲有忙,都还算充实。忙的时候甚至好朋友来了我也只能在晚上抽空陪陪,累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闲的时候仍像过去,一个人或是跟朋友一起,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

每晚下班回来我走在安静的校园里,除了考研自习室那边一如平日的灯火通明,宿舍楼里依稀可见的几盏灯光,往常的欢声笑语被都风吹的老远,我拼命的想要告诉自己不去思念,可物是人非又如何不令人感伤。所幸,所幸这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再过不了多久,熟悉的人还会回到这条熟悉的路上。

学姐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不在了。我笑着随声附和着,心照不宣的我们都知道,多说一句,不舍便会流淌出来。

从莫不相识到彼此心生怀念,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让人去珍惜的了。

(5)

母亲平均每两天一次的电话,似乎也是一种无言的关爱。口硬心软,我都懂的。

我并不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相比于他们,我做的实在太少。

(6)

准备了很久,买了新的相机;又拿之前的M8和itouch换了一个新的手机。我试图扔掉过去,但每到深夜里最深刻的还是你。

再不看矫情的文字了,写得烂俗却总能赚取眼泪。老套的桥段看着竟心生艳羡,可男主角不是我,女主角也不是你。

在我的世界里,你是高高在上的女神,遥不可及;在你的世界里,我是随处可见的路人乙,不留痕迹。

好友知道我习惯性晚睡后便不再发短信每天提醒。夜里寂静无人时总爱写点东西,如果不记下来我怕会忘记。其实那有什么呢?无非是关于你的点点滴滴。

从来我都喜欢夏天,这个夏天,更是刻骨铭心。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