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2017年11月26日日记大全

篇一:阳光总在风雨后

彩虹总是出现于暴风雨之后,其实人生也本如此,人生的曝光总是出现在经历风雨之后。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就能迎来希望的庇佑。

——题记

人生,若是平平淡淡,那怎么会是人生?不管是谁,多多少少都会拥有大大小小的人生路上阻碍前进的石头,或是摔倒,或是无法前行。可是,当把石子清理掉之后,又是一片畅通的远景……可见,阳光总在风雨后。

海伦,一个出生后两年就失明,失聪的女孩,却成为了后来的广为人知的文学家、慈善家,她怎么能熬过没有光明、没有声音的世界里的生活呢?我想,是信念,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是绝不对风雨低头的精神。她也曾自暴自弃,也曾放弃,但她最终帮助自己得到了生活的勇气。她与无声、黑暗以及一系列身体不健全所带给她的挫折斗争,她不断充实自己,终于,她熬过了黑暗,获得了大多数健全人所不能获得的成就,为自己的生命撒下了曙光。

老一辈的人,我的外公,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初期那一段艰苦的岁月。那时,经济大萧条,对于外公一家人来讲,吃上一顿饱饭,那真是最最幸福的事了。可是,吃上饭,谈何容易。那几年,不知饿死了多少人。外公一家,条件还算殷实,可是,一天三餐,也都是吃野菜,饭都成了稀糊糊,一锅水一把米。每天都是勒紧了裤腰带,实在饿得不行了,就下地找找,就刨红薯。后来条件慢慢好了,可吃上肉,也是件奢侈事,到如今,却早已是天天大鱼大肉。从前那样痛苦的日子已经早就到头了,迎接的,是今天富裕的生活,风雨过去了,不就迎来了现在的幸福生活吗?

比尔盖茨这样的顶级富豪,同样也是白手起家,他们中有的人住过地下通道,睡过阴暗、潮湿的仅仅6平方米的小房子,被人嘲笑过,谩骂过,但是,正因为经历过这些,他们积累了人生的经验,一点一点地击破每一块石头,终于,他们站上了巅峰。

阳光总在风雨后,挫折、风雨才使人成长,助人成功。航船经历暴风雨后,必定能到达目的地。

篇二:桃花再开时我等你回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题记

初见你时,你就如那桃花源中的人,热情。好客。无论无论对谁都是衣服有好。开朗。无忧无虑的样子,只是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有了很大的好感。

你长得很好看,性格也很直率,再加上优异的成绩,很快,你就跟周围的同学玩到了一块儿,有了很多朋友,而我那时特别爱胡思乱想,总是觉得自己不配和你玩儿,于是只敢在远处,默默的看着你。

那时的我十分孤僻,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而跟我玩的最好的朋友却是走读的,所以我通常一个人,很孤单。大家也都有了自己的朋友,我不想去搅和。你好像发现了这个问题,便主动找我,并认真地跟我说:“你以后跟我们一起走吧。”当时,我拒绝了,但是,我们的关系却开始日益的好起来。可能你不知道,就在你被拒绝后转身的那一刻,我眼泪流了下来。

时间飞逝,到了初二下学期,我和你是同桌,你经常帮助我学习,虽然我们经常会突然打起来,但却都很开心。从那时起,我发现我已经开始依赖你了。那时,我也没想过有一天你会离开。

初三下学期快期末试时,你突然跟我说:“我过完这学期就走了。”我不信,你就说:“放心吧!我的人虽然走了,但我的魂还在的,哈哈…”我也会附和着你笑,根本没有把这事放心上。还是同往常一样笑。闹。其实,我并不是没有把这事放心上,而是在内心中骗自己:都初二了,不会走的,一定不会……

过了寒假,在又一个美好的春天里,背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学校,在路过你们宿舍时,我踮起脚朝里面望了望,你的床位是空的…顿时,我的心就像被抽了一下……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你留给我的东西,我一定会保存起来,若是以后见面了,你一定会认出来的。

在桃花再开时候——春天,我等你回来,魏仪。

篇三:心中那不逝的风景

外面的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沉闷、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来,这样的天气,总会让一些深埋在心中的伤疤再次开裂。

我又想起了早已逝去的那个人,他严厉而慈祥,他是我的爷爷。

在乡下的加还未被征收时,一走出屋外通往菜园的铁门,我总会看见那个弯腰劳作的背影。

初夏的天气,谈不上太热,也绝谈不上温度适好,他的背心被汗水浸湿,不断有汗从脸颊划向下巴然后滴落,滴落在金黄的油菜花花瓣上。

我端着一杯茶走过去,走入那一片金黄的海洋,对他说:“爷爷,喝茶。”

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微笑着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有微凉的风吹来,吹散炎热,送来凉爽。

那片金黄的花海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花朵簇拥着他,接下他挥洒而下的辛勤的汗水。

他工作了多久?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中途休息了两次,从天穹洒下的光渐渐从刺眼的金变为深沉的红,抬头一望天,才发现太阳西沉,晚霞绵延千里。

我艰难地站起身,跺了跺脚,大声道:“爷爷——该回去吃饭了!”

他在我话语中扛着锄头往回走,目光炯炯,看不出有一丝一毫工作一下午的疲惫。

我跟在他身后,回头望了那片他劳作过的油菜花地,忍不住问:“爷爷,以后的油菜花会更多吗?”

他将锄头放在墙边,对我慈祥一笑:“肯定会的。”

这句话终究未能实现,几年后搬进了小区,不能轻易见到那片花海了。而爷爷也患了重病,很重很重的病。

我跟他讲话,他只能勉强地笑笑,说不出话来,我感觉从前那辛勤劳作的背影周身绚丽的颜色正一点点淡去,变成了灰色。

那一片花海终是远去,而爷爷,也在四年前去世了。

时隔四年,虽说已不像从前那般悲伤了,但那仍是我一生中最难跨过的鸿沟。

我又来到了那片花海,只不过少了那个人。

那里的风景不曾改变,只是再也见不到那弯腰劳作的身影;心里的风景不曾改变,只是陪着那身影一起,埋在了深处。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