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篇一:新同学

虽说早已知晓薛家姐弟会转学,但开学第一天,未见他俩身影,心头还是有些伤感。

原本属于他们两个的位置空荡荡的,班级人数也一下降为48人……

正想着,门口突然闯进三位“不速之客。”是一家人,其中有个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女生,正背着书包站在门口。她的爸爸不知与王老说了些什么,那个女孩便进了班级。

进入了班级,也就意味着——这个女生将成为我们六(2)班的一员。本以为六年级将风平浪静,哪知走两个,来一个,或许这个六年级,注定“一波三折。”经过了六年,原本男女人数相等的班级变成了女多男少,还相差了五人!刚走了一个女生,又来一个女生,可能是老天所为吧。

这个新生,姓沈,名蔚。原先在陈屿小学。我挺惊讶的,一个在陈屿小学的学生会到玉环来,还偏偏在还山小学六(2)班,也许这就是缘分。

沈蔚初来乍到,对我们都很陌生,我决定和她打招呼。大家都有这想法,但都互相“谦让,”也许大家都怕太尴尬吧。

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我还是走向她的位置,搭讪道:“你好。我叫林琪妙。”我还指了指胸前的校徽,让她能够更加清楚我的名字。她看了看我的校徽,轻轻地点了点头。见她不说话,我觉得有些尴尬,便明知故问道:“你以前是陈屿小学的吗?”她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我更加窘迫了,窘迫自己问了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窘迫这场面如此尴尬。无奈,只得用一年级小朋友的交朋友方式,问:“我们可以交朋友吗?”然后伸出了手,等待她的回应。她缓缓伸出手,与我握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如果这算是打招呼的话,那我已经和沈蔚认识了……

篇二:新同学

“这个星期一,我们班要来一位来自内蒙乌海县海勃湾区第八小学的一名学生,他叫吴庆阳。”

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就炸开了锅,同学们就像要见到大明星一样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一位同学问:“他会说我们这里的普通话吗?”

另一位同学问:“那他住在哪里呢?”

还有的同学问:“他们的教材和我们一样吗?”

也有同学问:“他的成绩好不好啊?”

……

在大家的期盼和等待着,我们终于等到了内蒙的同学。他长得高高壮壮的,圆圆的脸上长了双乌溜溜的眼睛。他的性格很好,平易近人,很快就和我们打成一片。他之前读过很多书,拿起一篇从来没有读过的课文都能流利的读了起来,有的字音甚至学过课文的同学都会读错,他却通顺的读了下来。同学们都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他。

短短的五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就像他昨天才来的一样。

欢送会上,刘丁衍回忆起新同学住在他家的点滴时说:“吴庆阳在我家时表现出他很多好习惯,比如妈妈铺床时,他总是把被子递给妈妈,每次吃过饭他都会把碗筷端到厨房。”

同学们都很舍不得他,有的同学还送了他礼物,刘丁衍送了他一个新书包,汪思齐送给他一本厚厚的《上下五千年》。有的同学甚至哭了起来,吴庆阳也留下了舍不得的眼泪。

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天时间,但是我们却从他身上学到了好多东西。希望下次去内蒙的时候还能见到这样一位新朋友。

篇三:班上来的新同学

他姓任,名俊霖,使我们十一班这个大家庭新转来的一位插班生。

他的个子适中,体型也很胖。他的母亲将他送到了我们景炎中学。他满脸圆鼓鼓的,白里透红的脸蛋似乎映出了他心灵的皎洁。第一次看到他,我便不禁愉悦万分,因为他的身材很胖,正如那句“心宽体胖”一般。

我很喜欢这样的人,因为他心胸宽广,不爱与人计较。但仅仅凭他的身材却看不出实质性的事物,我还需要深入他的心地去慢慢研究。

因为是刚步入我们这个新的大家庭,因此对我身边的一切都不是很熟悉,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心与心的交流。刚来这里,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很陌生,人总需熬过这段“痛苦期”,这也绝非易事,可该度过的还是要度过的,谁也无法令这一切悄然而去,一切都需要我们在新的学期中逐渐熟悉!

今天下午,任俊林和他母亲来到了班上,老师也介绍了他的简历。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匆忙,还没令我们听完就放学了。当时,我向后面眺望了一会儿,他还是将手笔直的垂放在课桌上。从他的眼睛中,我看到了一线生机,但我的心也时不时地颤了几颤,因为,我怕他跟我一样,刚来这个大家庭时由于关系不够密切,因此表现的十分胆小,懂事;而当和同学、老师们渐渐熟悉后,人性的丑陋便展现了出来,那就是惰性。当然,我不希望有人会像我一样,所承担的,是无尽的痛苦!

任俊霖,他是我们班新来的插班生,我们要善待他,如同善待自己一般,也许他还有些生,但我们也必须用自己的心去善待他,让他感受到这个集体的温暖,相信只要班上有爱,社会将会更加美好!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