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篇一:她这个人啊

她,这个刚满十岁的小丫头,活泼开朗,喜欢交朋友。

她,一双修长的眉毛下挂着两颗黑葡萄,一张小十分爱朗读。

她,数学老是粗心作业上,天天和错题“有个约会”,你以为她上课没听,不会做呀!其实她会做,可就是粗心,要么题目抄错,要么多个零少个零,可上课又积极举手发言,让师又爱又恨。

她,十分仍性,是不是就会发脾气,有时,几个小伙伴逗她玩,故意装出不理她的样子,她又捂住脸哭了起来。小伙伴说明原因时,她也爱理不理,这叫“以牙还牙”!

她,还有“忧郁症”下课时常呆呆地坐在那儿,不知在想些什么,连眼皮也不眨一下,可上课时从没这样过!

有一天,上学时,不知在想些什么,竞走向画画的地方(万寿园)走去,她的大哥哥去上班,正好遇着了她,问:“你今天不读书啊?”她一声不吭,大哥哥捏了她一下,才醒来,摸摸脑袋,上学去了。

她是谁?她就是我,一个很多缺点的女孩,但又惹人喜爱,哎,她这个人那!哎,我这个人啊!

篇二:远房表姐

在我的书桌里珍藏这一朵用一钩针钩的红艳艳的牡丹花。钩这朵花的人,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姐,名叫张风。

前年,放秋假,我到乡下奶奶家,恰好她也了假,于是我两形影不离,胜似亲姐妹。

一天傍晚,我和姐从二婶家出来,看到小胖家院里枣树上的枣子,便要她打些给我吃。我见她没出声,就继续求他。只见她眨了眨星星般的美丽的眼睛,说:‘小胖他爸爸有病,他妈妈准备卖掉枣子,买药给他爸爸治病,咱要是偷了,心里塌不舒坦啊!’她答应到集上买些给我吃。虽自知理亏,但我心里却任性地坚持着,骂她‘乡巴佬’。表姐惊讶的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泪水,饱含着满腹的委屈,瞪了我一眼,捂着脸跑了。

自此,她就不跟我玩了,我别提有多难受!当我姥姥告诉我明天就送我回城时,我真恨自己的任性伤害了我姐姐。

我要走了,亲戚朋友都赶来为我送行。我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在人群里找了一遍,就是没有找到表姐,我多么难过啊!

正当我准备走时,表姐急忽忽地来了,我激动得热泪盈眶。这时她突然塞给我一包枣子,还没等我开口,他又给我一朵用针钩的红艳艳的牡丹花,说这是她做的,给我留个纪念。我郑重的接受了,我觉得我拿的不仅仅是一朵普普通通的钩花,而是一个乡村姑娘对我的一片真诚的友谊。这朵花像一条红线,把两颗纯真的心紧紧的连在一起。我便永远珍藏表姐的赠物,真是这份情谊。

篇三:一个心灵美的人

用双眼去过滤世界,有得有失,不幸失比得多。因为当我捕捉到一些美的身影时,发现自己并没有打捞到那最具魅力的心灵之美。怅然之际,忧伤的心不禁唱出一首烙着忧伤的歌,但愿忧伤唱来也美丽。

一个别心灵美的人,儿童时代的一件件往事,随着岁月的流逝,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淡忘。可是唯一有一件事就像刻在我心上一样,怎么也不会忘记,每当回想起它,还是历历在目,好像是刚刚发生不久似的。

那是我读三年级的一个六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放学了,我刚想回家,但是,六月的天空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会变,刚才还是万里晴空。此时,却蒙上了一层阴影。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发出霹雳的巨响,接着一个又一个地响遍大地,紧接着,大雨瓢泼似的倾泻而下。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我发愁了!心想:“爸爸各妈妈出去了还未回来,就连妹妹也跟着出去了,现在,谁能给我送伞呢?‘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唉!我出门时也该带一把雨伞来啊!”

看见同学们一个个陆续被接走,我的心更犹如火上添油,更加躁动不安。这时,个性急躁的我终于待不下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出雨帘,一个劲儿往回家的路奔去。突然,我滑倒在地,腿在地上擦伤了,看见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小弟弟,你干什么哭啊!”一句话从背后传来,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在哥哥打着雨伞在我身后。

那位在哥哥走了前来问:“小弟弟,你没雨伞吗?”我点了点头,大哥哥笑了笑,伸出了一只手说:“我送你回家吧!”年纪还小的我不懂事,只知道妈妈说的话——小心坏人,不要随便让人送你回家,所以我并没有伸手出去。那位大哥哥却看透了我的心思,笑着说:“小弟弟,别怕,我不是坏人。”说完,他又伸出手来,我憖憖然地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这时,我的腿在流着血。那位大哥哥看见了急忙说:“你受伤了,得赶快包扎,我背你回家吧!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在某某路17号”我小声说着。

那位大哥哥背着我走在路上,雨伞下的我,身子很冷,但是心里却是暖烘烘的。回到家,那位大哥哥就拿了一些纸,把我的伤口擦干净,然后找了一些药敷伤口上,接着他就走出门口,身影渐渐消失在雨帘里……

这件事虽过去了很久,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它就像印章一样印在我心中,我永远也会记住那位打着雨伞的魁梧身影。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