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篇一:老爹

记忆中的老爹清清瘦瘦,老妈总说我像他。记得当时我总会大吼着:“不像!像什么像!”老爹就在一旁瞪着我,阴森森的:“你不是我亲生的,是捡来的!”老爹长的瘦,人也不高。就一米六三的样子。人也黑——老妈说不是黑,是小时候营养不良。初中那会儿,老爹是班长。为了每天能早点到达学校,也为了给同学们开门——教室门是上着锁的,老爹掌管着钥匙,也就负责开门。所以,他每天早饭都不吃,起了床洗涑好就赶到学校,据奶奶说一会儿也不在家停留。“哇啊老爹你这么勤快!!”当初的我小小的,不过四岁,像同龄的孩子一样,对老爹充满崇拜。

也是四岁,老爹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工作,成天出差,三天一小差五天一大差,一个月很难见他几回。听老妈说每次老爹要回来我就欢天喜地,每次老爹要走就是哭天扯地。听到这儿我不禁微微一笑,原来小时候我对老爹这么依恋。二年级时,老爹得病了,是癌症,胰腺癌。那时还怀着妹妹的老妈每天陪着老爹去各大医院,去北京去上海,几乎跑遍了全国。医生们只有一句话,最多半年,准备后事吧。我就被扔在爷爷家。算起来真的是好可笑,见老爹的次数,几乎都不到五年。后来……就是三年级了,家里又添了一个妹妹。这无疑是一个更大的负担。亲戚们都说不能要,只有老爹威胁似的对老妈说:“你敢扔了试试。”当时老爹还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有了妹妹,老爹似乎没那么关注我了。平常我们不说几句话,说也是说的成绩的问题。也是从那时起,我就感到了生活的压力。有一次,我不知怎么冲撞了老爹,他一气之下竟然将我关到门外。当时我的眼泪就跟黄河决堤了似的,哗啦啦一下就下来了。有了妹妹老爹就不要我了……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擦干眼泪,转身下楼。扔了我也好,省了不少钱啊。在街上晃悠晃悠到天黑,他们应该急了吧。后面有人叫我的名字,是老爹的声音。没有回头,只觉得眼角湿润。“闺女啊,老爹冲动了,以后说话要小心,老爹没几天活了……”眼泪如开了闸的龙头,止也止不住。原来老爹还是爱我的。原来死亡离每个人,都那么远,又那么近。

算算时间,我已经十二了。老爹走了有三年了。当初的我只到他肩膀,现在应该微微抬眼,就能与他对视了。老爹,我这么叫你,你应该听得见吧。

篇二:我的同学

同学,多么亲切而又熟悉的字眼。在我的记忆中,就有这样一位给和我无限温暖与快乐的同学——舒芷琪。

舒芷琪整个人瘦瘦高高的,一头干脆的深黑短发,眼窝有点儿深,带点儿混血的感觉,眼睫不长但十分浓密。那对双眼皮漂亮得让我怀疑是用刀切割出来的。

舒芷琪有一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执着精神。

一次寒假,我与舒芷琪相约来攀岩馆挑战一番。

攀岩馆内有许多人工攀岩墙,墙壁凹凸有致,十分惊险。我和舒芷琪戴上头盔,系上攀岩吊带,穿上登山鞋。一切准备就绪,只听舒芷琪中气十足地发号施令:“一,二,三!ReadyGo!”

舒芷琪一手举过头顶,抠住凹点,一脚插进另一个凹点,只见她那弯曲的腿用力一蹬,身体就好似越过了一个台阶。她又伸出另一只手,迈出那又长又细的腿,不停地攀爬。此时的我身体有些倾斜,艰难地用双手用力握住凹点,才使自己不至于落到软软的海绵上,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我悲哀地望向舒芷琪越来越远的背影。

舒芷琪好像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放慢速度,一阵支撑着身体,一只手垂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落在石壁上。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紧紧地贴在后背上。她歪着微微低垂的脑袋,诧异地说:“罗鑫怡,还愣在那儿干吗?快动起来呀!”

“野芷琪,我,我进退两难啊!”我无奈地看了看前面的“悬崖峭壁”,又看了看下面软软的海面地面,那海绵发出了阴森的笑声,好像在说:快下来吧,你爬不上去的!

舒芷琪盯着我,思忖了片刻,说道:“也许你可以把手放到右下方的凹点里,左脚退一个凹点,再往上爬。”

我听了她的话,尝试着小心翼翼地把右手伸向下方,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了,感觉自己摇摇欲坠,我连忙把手又放回了原位。说道:“不行哎,要不,我还是下去好了。”这可不行,坚持到底才是王道,你怎么能这么轻易认输呢?“舒芷琪一口否决了我的建议:”你刚才那么缓慢地行动,怎么可能成功呢?干脆点,利落点!“听了舒芷琪这番不容置疑的劝说,我不禁在心里自嘲道:是啊,罗鑫怡,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

我一鼓作气,按照舒芷琪说的步骤,一步一步地攀爬起来。

当我们到达顶部,再顺着安全绳,一弹一弹地滑下来时,我开心地笑了,舒芷琪也扬起了一张灿烂的笑脸。窗外,一束阳光洒在我们身上,舒芷琪的笑容就像这午后的阳光一般,灿烂而又温暖。

这,就是舒芷琪,她的执着使我明白不能轻易放弃。这,就是我眼中的舒芷琪。

篇三:董阿姨,真牛

天渐渐黑下来了。院子里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着,满院子都是孩子们欢乐的笑声。这正是全集团聚的时刻,除夕夜。明亮的灯光照着暖烘烘的屋子,可弟弟却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满桌香喷喷的饭菜一点儿都引不起他的食欲。妈妈一摸弟弟的头,不由得惊叫起来:“好烫啊!”一试体温,40度!妈妈什么都顾不得了,连忙去请医生。

医生请来了,是医务室的董阿姨。

董阿姨先检查了弟弟的心肺,又看了看嗓子,然后稍稍松了一口气,说:“孩子上火了,是扁桃体发炎。”“那可怎么办?”妈妈焦急地问。“没关系,”董阿姨一边甩着体温表一边说:“我家桌上有服中药,见效很快,我这就去取来。”我连忙说了声:“我去吧!”便向董阿姨家走去。一进董阿姨家,就看见董姥姥躺在床上,床前的小桌子上放着一服中药。他头上搭着湿毛巾。亚,董姥姥也病了。焦急不安的杨叔叔和他的女儿在床边,等着董阿姨回来为董姥姥看病,吃团圆饭。然而,她正为我弟弟的病忙碌着哩!

我快步走到董姥姥床前,给姥姥换了条毛巾。这时我望了一眼床头前个那服中药,我真不愿意去拿。杨叔叔看出了我的心思,把药递给了我。我用颤抖的手接过,匆匆地走了出去。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到家里,看见董阿姨正给弟弟打针。弟弟一向怕打针,一个劲地往被窝里缩。“小东是个好孩子,阿姨打针是不疼的,你说是吗?”说着话,针已经打完了。随后董阿姨又去帮妈妈煎药。这中间,我好几次想把妈妈拉到一边,可是妈妈完全没有理会。我实在忍不住了,硬把妈妈拉到小屋里,把情况告诉了妈妈。妈妈显出很难为情的样子说:“我是在家门外喊她的不知道董姥姥也病了。”妈妈回到大屋,一个劲儿地向董阿姨道谢。可董阿姨只是淡淡地一笑,说:“您别客气了,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呀!”

我看看东女阿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在送董阿姨回家的途中,我不断想着董阿姨所说的那句话:职责,职责啊!董阿姨,您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医生。

董阿姨,真牛!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