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篇一:冬天

冬天寒气逼人。冬天白雪皑皑。曾经的我是那么讨厌冬天的寒冷,但我却淡忘了冬天也有美丽的一面。—题记

今天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我站在窗户旁边静静的欣赏着窗外的美丽景色。天空上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宛若是最美丽的“洁白仙子”,层层雪花温柔的盖在已经枯萎的樱桃树上,好像给大树穿上了一件洁白的绒衣。再看看地下。瞧,大地母亲也赶时髦,也换上了一件“白毛毯”我禁不住这美丽景色的诱惑,跑出家门,在那洁白的毯子上踩了一个有一个脚印,风呼呼的花着,大地母亲仿佛也在责怪我把它的被子弄坏了呢!我望着这美丽的雪花,心情格外愉快,原来冬天也这么美啊,我在心里不禁感慨道,我突然萌发了一个念头,这么美丽的景色,为何不叫朋友们来玩友戏呢?说办就办,我抓起电话,向杨奕、屈云洁、国志勇、马琳琳、张琪打电话,过了一会,我的朋友们都到了,我们玩什么呢?我的好朋友张琪提议玩打雪仗吧,我们一致赞同,3人一组,杨奕想和我屈云杰一组,我想和杨奕屈云洁一组,曲云杰想和我杨奕一组,张琪想和曲云杰我一组,而马琳琳想和张琪杨奕一组。砰砰砰点到谁就是谁,我心如所原和杨奕曲云杰一组。开始了,张琪叫雪人组,我们叫凤凰租。我来分配任务:“杨奕建立个堡垒”曲云杰找弹药,我偷偷潜入敌人的营地。

我小心的跑到敌人的营地,那周了敌人的好几发弹药,却不料,在运送的过程中被敌人发现,敌人紧追不舍我急中生智的跑到营地,一看,杨奕的堡垒已经建好,可曲云杰的弹药还少的可怜,我拿出偷来的弹药,对敌人凶猛射击,把敌人打得落荒而逃,我和曲云杰调换了一下我来治弹药,她和杨奕攻击敌人,我找来一大堆雪,很快,这些雪都一一变成弹药,直到有好多为止我们在堡垒后面挖了一个坑,曲云杰先出一条毛巾,在坑里铺好,把雪球一一放进去才安心,战斗持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凤凰组获胜,我偷偷地拿了一个雪球,把它扔到对方指挥官头上才高兴的笑了。

原来冬天也这么美丽!

篇二:冬天

我出了门,不禁得吸了一口下完雨后的空气,这空气是那样的清新。我只见上星期开得烂漫的腊梅花被寒风吓得落了下来,小区的野玫瑰的刺也不像以前那样结实了,一按刺,它就掉了下来,粉红色的花瓣也纷纷落下来。  

花坛上,一片片枯叶落上面,雨后成了一碗碗甘甜的泉水。走在梧桐道上,一片片梧桐叶堆在地上,北风吹来,他们像一群调皮可爱的小人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大路上,北风也在我的衣服里蹿来蹿去。 在车站旁的几株柏树仍然毫不畏惧地挺立着,它们是那样的坚固、挺拔。校门旁摆了几株菊花,似乎给冷清的校园添加了几分活力。水池旁几位小朋友正绕着水池嬉戏着,老人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坐在水池旁谈天说地、谈古论今。水波在荡漾着,映着四周的灯显得波光粼粼。来到了山北的竹树旁,只见它们毅然挺立在草地上,北风吹过,它们摇了摇头,似乎不怕这冷冷的寒冬。 

不过,最能让人们在家中就能最先感觉到冬的气息的,是冬天的早晨雾真是变化多端。有的像冰雪覆盖的长白山,有的像红叶似火的香山。雾在脚下漂浮,人在地上好像能腾云驾雾,悠然而去似的。这雾可真白啊!白得就像一匹白纱段,也犹如刚下的白雪,那么洁净,那么润泽,别有一番神采;这雾可真静啊!静得让你感觉不到它在飘动,看上去会使你陶醉;这雾可真大啊!长得无法用眼睛望到边际,只让你感觉到它是那样浩瀚,像一张大幕把天地都笼罩起来了。

冬天,非常寒冷。说实话,我不希望它来临,可是它来临时,我却有异样的感觉…… 

我爱冬天的早晨,美丽而清静的冬天的早晨。不过,我更爱冬天它那“疾风知劲草”的品格。 

我出了门,不尽的吸了一口下完雨后的空气,这空气是那样的清新。我只见上星期开的浪漫的棘树花。

篇三:眺望冬天

站在窗口,深呼吸,闭上眼睛,倾听着迟来的冬天;手扶窗台,睁开眼,再抬起头,仰望天空飞鸟痕迹。

总会在这个时节不由自主的想起唐朝诗人岑参写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富有诗意的景象。冬天总是一个神秘的季节,万物凋零,漫雪纷飞。那种寂静,那种凄清,足以让人得到心灵的慰藉。连我国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兼世界十大文豪之一的鲁迅先生也曾这样描述过雪“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雪被无数文人雅士所赋予特殊的灵魂,她在空中翩翩起舞的风姿,像极了破茧而出的洁白蝴蝶。破茧,是为了寻找生命的花朵,用一身的美丽,用一生的痴情,短暂的生命不曾放弃过,我想她生命的意义就是为了美,为了寻找美,亦为了展示美!雪于我来说亦如此。

我是格外喜好冬天站在窗口眺望的。以致看见来来往往人们的淡妆浓抹,北极熊一样的装束,不禁缩紧了身子,呼呼的风声更让人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室外。不知怎么,竟有些同情起室外的小贩了。他们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在这北风肆虐的季节大声叫喊,那辽阔的声音随风而起,拂过我的面庞。但这样的时候是很难得的,因为总会有人对着我大喊:“有病呗你。”再不然就是一副恳求的乖乖模样“关窗户呗,冻死了!”让人很难拒绝!

珀西·比希·雪莱,是英国文学史上最有才华的抒情诗人之一,他说:“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冬----总是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为春的到来早早的做好了准备!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