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篇一:我的父亲

人们常说,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也有人说,父亲是家中的精神支柱,是全家的避风港。在我看来,父亲是冷峻的石头,无论我做的怎样优秀,他的回答只有——沉默。

记得那一次,我住在外婆家。忽然想起我的作业本忘在家了,当时非常急需,但家离外婆家有二公里远,要步行是不可能的了,这会儿只得拜托父亲开车送。谁知我还没开口,父亲一把将我拉上车,抛给我一句:“你妈跟我说了,走吧。”我刚回过神,车子已经开动了。

望着坐在车座上这位泰然自若的父亲,我不禁问了自己一句:“我的父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我始终捉摸不透。“好了,下车吧。”这时父亲突然冒出一句话。我茫然望了一眼窗外,“不是……爸,这还没到家呢……”“我只是出来散步,顺道载你出来罢了。书落在家里,那是你粗心的缘故,你为此付出代价,那是理所当然,没人会替你干苦力。”父亲完全不以为意。我的心抖了一阵,没想到父亲居然不肯从这样悠闲的休息时间中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送我回家拿书!瞅一眼父亲,他的那眸子里折射出一股不容分说的力量,我迅疾下了车。

车子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空旷的马路上,频频驶过几辆轿车,我被彻底丢到了另一个空间。骤然间,下起了雨,我小跑着穿过马路,任雨水打湿我的手背…

眼看着就要到家了,我赌气似的对自己说:“我自己没车照样能回去!”拿回了书,雨还在没完没了地下着。因为没准备伞,雨淋了我一身。当我正准备想找个地方歇息时,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把熟悉的蓝色的雨伞,猛然一回头,是父亲!背后还停着那辆车,原来父亲打从我关上车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跟踪”我,散步只不过是个充满爱意的借口。

车灯照亮了地面,也照亮了父亲的眼睛。我清楚地看到父亲眼里的泪光,充满了心疼,也充满了关怀。那一刻,我突然醒悟:原来这就是我的父亲,这就是他对我的爱,只是和母亲那种爱的方式不同。不由自主地,一颗颗泪珠从我的腮边滑落下来,与雨水融在了一起。我不知道父亲看见了没有——我怕他看见,笑我没出息;却又希望他看见,知道我了解了他的爱。

篇二:我的父亲

有一个人,他用那双坚实有力的手臂将呱呱坠地的我抱起;有一个人,他用那宽阔的肩膀为我支起一个温暖的家;有一个人,他那算不上伟岸的身躯却能让我安心的去依靠……那个人就是父亲。从小到大,我从未对父亲表达过对他的爱,父亲也一样。因为父亲是个不善言谈的人,所以他也从不把对我的爱挂在嘴边。但尽管如此,透过他的眼神,他的习惯,在他不经意的言语和动作,我都能感受到那份深埋在他心底部却从未表。

有一年期末考试,我因为沉迷网络,结果只考了80分。到家后,我正猜想父亲会怎样惩罚我,但父亲却出奇平静的对我说:“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就此跌倒!你自己总结此次失败的原因,并以此为起点,争取获得好的成绩。”然后父亲和我一起分析原因,并辅佐我学习,为我解答难题,经过父亲的辅导和我的不懈努力,我的成绩直线上升。在期末考试中,我超常发挥,终于获得了名列前茅的优秀成绩。回到家后,看到我的分数,父亲欣喜若狂。第二天,有人向父亲提起这件事,父亲自豪的挺起胸膛。这是父亲最自豪的事情。这时,我看到了父亲的自豪面。

我的父亲像船帆一样,在无边无际的海上,任凭风吹雨打也不怕。记得那一次,是六一儿童节。虽然,我已经不是幼稚的小毛孩,但是父亲却还要给我庆祝。父亲答应我,下午下班时给我“肯德鸡”。我可开心了。我盼啊盼啊,叨啊叨啊,终于等到了父亲的下班时间。我欣喜若狂地跑到阳台前,抬起头。天哪,乌云密布,居然快要下雨了。真是“天有不测之风云”透过阴深深的天空,我失望地垂下了头,心里想:父亲现在回来,一定不会淋到雨,但却吃不了“肯德鸡”;父亲要是给我买“肯德鸡”,但会成了“落汤鸡”。哎,父亲一定会因为下雨而着了慌,肯定把“肯德鸡”的事抛到九霄云外,我越想越气愤,生气我真倒霉,倒霉会碰到下雨天。哎,我大叹了一口气。在一旁收衣服的妈妈说:“呀呀呀,快要下雨了,你爸还不回家,真是的”啊,“哗哗哗……”下起了雨连妈妈都忘了,爸爸就别想了。“肯德鸡”——“泡汤”了。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我急匆匆地开门,只见父亲全身湿漉漉的,头上的水不时地往下掉,手上还提着2个袋子,我分明看到了袋子上写着“肯德鸡”和“新华书店”两个大字,却不敢相信。原来,父亲为了给我买节日礼物,被大雨淋到,我既兴奋又难过,父亲见我一幅呆楞楞的傻样子,轻轻地对我说:“孩子,节日快乐”。我感动极了,忙接过袋子,拿来了毛巾,给……我知道,父亲为了我给我一些Happy,被雨淋成这个样子;我还知道为了借次机会来告诉我:“做人一定要诚实守信”是啊,当我想到这,就想到帆。父爱就是样,我相信你也有,只要你所想要的,父亲就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你的愿望……

父亲的肩是我们的天柱,父亲的臂腕是最安全的港湾!我爱你!

篇三: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个酷爱养花的人,厂里叔叔们都喊他“老花迷”。我大概受父亲的影响,也爱上了养花,被父亲厂里的叔叔叫做“小花迷”。

去年父亲厂里新建了花房,没有买到什么好花,厂领导就建议职工从家里把花拿到厂里,愿意送就送,愿意卖就卖。父亲听了这个建议,回家就同我商量。我说:“那咱们卖哪一盆呢?”父亲神秘地说:“你猜猜。”我伸手指了一盆吊兰,父亲摇摇头,我又指了盆牡丹,父亲又摇摇头……我一连指了十几盆,父亲还是一个劲地摇头。这下我可没这么大的耐心了。“到底卖哪一盆呀?”父亲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含苞待放的扶桑。我一看心里一惊。这盆扶桑可是我和父亲的掌上明珠,怎么能卖给厂里呢?父亲不会开玩笑吧?我急忙问:“您真的要卖掉扶桑?”父亲说:“要卖,我就不卖这盆了。”我听了顿时大吃一惊:“什么!你想送给厂里?不!我不给!”父亲听了说:“这盆花放在家里只能供我们一家人观赏,要是放在厂里,那全体职工在休息的时候都可以观赏了。”听了父亲的话,我没吱声,我知道父亲是个爱厂如家的人,只好勉强同意了。

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一天下午父亲对我说:“明天我们厂举办花展,欢迎你去参观。”一听这话,又勾起了我思念扶桑之情,便没有说话。父亲说:“你一定要去,会上还要给你戴红花呢!”“什么?给我戴红花?”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父亲笑着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我带着问号随父亲来到厂里。我们刚坐下,就听大会主席宣布:“就是这两位花迷,把他们培育十几年的扶桑,在要开花的时候送给了厂里。”我听了,脸羞得通红。我和父亲戴着大红花站在主席台上,在那边的窗下放着盛开的扶桑。它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红,那么艳。

顿时,我觉得自己胸前的花远没有父亲胸前的那朵可爱。我羞得无地自容,暗想:我一定要向父亲学习,让我胸前这朵花更红、更艳。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