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印表哥

    大表哥树印是姑父大哥的长子,他和同父异母的二弟树长因父母早亡,靠姑父周景哲(他们的叔父)抚养成人,姑父后来给他们娶妻成家,有了子女,才正式分家。 作为大哥的树印...

  • 写在妈妈的生日里

    妈妈,明天就是您的生日了,再过一年您就是年逾75岁的老人了!想到这几十年来,您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姊妹几个拉扯大的不易,历经了人世间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吃尽了苦头、饱受...

  • 振怀叔

    振怀叔姓刘,他是父亲年轻时在村里的好友之一。他中等个子,虽然皮肤黑点,但身体结实,特别是勤劳、忠厚,不拨弄是非,有正义感,在村里是信得过的大好人。他和周述来、周...

  • 祭父

    我的父亲马俊奇,1926年出生于镇安县木王坪一个大户人家,家境虽殷实,但经历的苦难颇多,用我祖母的话来讲你父亲的一生是很艰辛的。祖父马炳阳从陕西省国立师范学校毕业后...

  • 忆母亲

    今年农历4月9日是母亲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母亲生于商县板桥两岔河村,一生含辛茹苦,勤俭持家,逝世于2006年10月13日,享年91岁,在当今社会,也算高寿。 母亲一生历尽艰...

  • 告慰父亲

    叔,此时此刻,女儿我多想给您泡杯热热的香茶、给您端盘甜甜的粽子、给您买身舒适的衣服、给您一沓新新的零花钱、向您诉说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然而,这个简单的小小的心愿,...

  • 父爱如海

    又一个父亲节来临了,我不由自主的思念起早逝的父亲。他虽然没有给我们兄妹留下什么遗产,但却留下了像海洋一样辽阔的爱。 父亲生前是石坡中学的一名教师。他笃志好学、腹...

  • 活着

    这个孩子真可怜!小小年纪,爸残了,妈跑了! 每每在村子里穿过,总会听到这样的哀叹,我觉得我是应该说点什么的,以全了他们哀叹的心情,这样才显得圆满,兴许他们还会给...

  • 唱戏的父亲

    父亲生于一九三一年,三四十年代正是民不聊生的时代,可就在那样的时代,父亲要身担一家十一口的生活。艰难的生活,艰难的岁月,艰难的历程,打造了父亲那代人坚如磐石的毅...

  • 大姐

    大姐初中毕业回家务农。由于家庭人口多,缺粮少劳,从此母亲身边便多了个好帮手。大姐不仅能帮母亲插秧、收割稻子、播种小麦、玉米,而且在秋冬农闲时节还同母亲一道磊梯田...

  • 小妹

    对税务工作的大致了解,是从小妹的蓝税服开始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小妹高中毕业后以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摆在她面前的有两种选择,一是继续复读考大学,一是参加招...

  • 我的“永久的悔”

    按照乡俗,父亲去世儿女们七日里不能出院门,守在家里。三个妹妹陪母亲说说话,给予安慰。我们兄弟三人在收拾杂物,清扫院子。无事,坐在一起说话,话题总离不开父亲,那些...

  • 父亲的锄头

    上周回老家,年近90岁的母亲迈着蹒跚的脚步把父亲用过的锄头找出来亲手交给我,要我搭理屋后的自留地和她的责任田,并一字一顿地叮嘱你退休后没啥事,就把屋后的地种上吧!...

  • 父亲的几件往事

    一转眼父亲离去一年了,那是父亲节过后没几天,毫无征兆父亲就突然走了,那么匆忙,以至我来不及再叫一声爸。理着后事,我没有号啕大哭,可不时不由自己发自心灵深处地抽泣...

  • 两个好人,为什么没有好婚姻?

    1 我的母亲是个很好的人,自小就看到她努力地维持一个家。 她总是在清晨五时起床,煮一锅热腾腾的稀饭给父亲吃,因为父亲胃不好,早餐只能吃稀饭。完了,她还要煮一锅干饭...

  • 一个南瓜的故事

    走过半个人生了,有些事总是难以忘记,其中关于一个南瓜的事总惦在我的脑子里。有一天,我终于耐不住了,开口问了我的母亲,母亲的回答,让一屋子她的子孙们,又一次听到了...

  • 母亲的汇款单

    302,下楼收汇款单了。我穿鞋带上门,匆忙下楼。邮局的投递员已经跟我认识了。这次,他笑着对我说:足足有五百块呢。我拿着单子看了半天,怎么也想不出来有这么一笔,名字...

  • 送别父亲

    父亲终于没有熬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进入冬天以来,西宁几乎没有下过雪,空气很干燥,但父亲下葬那天,在通往凤凰山墓园的盘山道上,我突然看见路边铺着一层薄薄的清雪,这...

  • 有一种眼泪,叫姐弟连心

    小倩,是我今年春节期间到贵州荔波,公益走访拍摄15名贫困生中单独走访拍摄的最后一位苗族贫困生。她住在离茂兰镇25公里的偏远高山上。寨里只有10户人家,留在寨里的也只有...

  • 一袋米的故事

    老家陕南安康,农历的8月过后,市场上就有新米卖。 一日,在集市上转悠,看到朴实的农民兄弟面前摆放的一袋袋新米,闻到新米散发出的沁人香气,我就想起了一袋米。 那一袋...

  • “哄”着父母用空调

    每年夏天我们都会为父母担忧,他们一直住旧楼顶层的二居室里,房子虽宽敞,但由于太阳直射,整个屋子像个大蒸笼。不说做事,就是坐着,无处不在的滚滚热浪让人直淌汗。 虽...

  • 父亲遗留的“柴草情”

    母亲因患肝癌,瞌然长逝了。在我们含泪送她上西南大道去冥冥天国之后,我们便开始到她的屋中,整理她留给我们的遗物。 母亲是天地间一个极普通的庄稼人。我们知道,她不会...

  • 一次谋面 便成天涯

    那天上午,二姐打来电话说:姨妈去世了。我顿时心里一惊,眼泪当即就滚落下来。一生中,我与姨妈只有一次谋面,没想到,那期待了几十年的相聚,居然成了诀别。 母亲就姐妹...

  • 母亲的宝盒

    母亲的宝盒在跟了她四十七年后破碎了。据母亲讲,那是她结婚时备置的家当,此后的四十七年里,它一直珍藏着满满的母爱和寄托,直到七年前,一切灰飞烟灭。 母亲的宝盒是个...

  • 三舅

    三舅缪忠和牺牲已经快54年了,但是我依然记得他,并且永远也忘不了他参军前的样子。 三舅是雁塔区曲江街办缪家寨村南巷子人,小名叫有才,家人都叫他有有,1938年生人。三...

  • 母爱是把最牢固的锁

    最近,我们小区常闹贼,不少住户的防盗门都被人弄开了。前几天看电视,只见一位开锁师傅告诉记者说,他能在十秒内打开一把锁。他还说,现在不少家庭用的A级锁或B级锁安全性...

  • 如果爱,多陪伴

    我看到一个故事:有位老人,由于儿女极少来探望,他想出售自己的住宅,搬到养老院去。发布出售信息几天后,一位年轻人来到老人跟前,弯下腰对老人说:我自幼就父母早逝,房...

  • 最爱你的人叫“不紧张”

    不久前,我去医院生孩子。作为高龄产妇,进产房前,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亲人们都围在我的身边,母亲、婆婆、老公、妹妹,不停安慰我。不经意间,我瞥见母亲的脸色煞白,眉...

  •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今年79岁,是一名退休干部。他一辈子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爱多说话,为人很低调,但做事却雷厉风行,嗓门大,不熟悉的人会说他架子大。可我们做儿女的不这...

  • 我也是妈妈

    女儿当妈妈了,生了个大胖儿子,八斤重呢。 那个肉嘟嘟的小家伙儿人不大,本事倒是不少,除了睡和吃,还一会儿拉一会儿尿,把姥姥和奶奶忙得不亦乐乎。姥姥和奶奶两人意见...

  • 节日里的婆婆

    山村的清晨,婆婆拔下门栓,用力拉开老屋笨重的樟木大门,一股凛冽的寒风从门外涌进,逼得婆婆后退三步。婆婆掀开门外用厚布和塑料制成的门帘,向门外探了探,看了看下着毛...

  • 我爱姥姥

    姥姥去世了,她在临死之前对我说:长大一定要好好读书,然后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好好的孝顺父母她不停地说,而我在床边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记得小时候父母为了生计出门...

  • 读懂父亲

    很久以来和父亲总也亲不起来,总以为父亲不是真的爱我。 记忆中,父亲只抱过我一次,出门开会只带过我一次,也从未给过礼物,新东西更是没有我的份儿;穿的,从头到脚,全...

  • 母亲那抖动的手指

    兴儿,我走了!循声望去,只见母亲重返青春,脸色红润,笑得像桃花一样灿烂,穿着花花绿绿的新衣,边飘然升腾边向我挥手,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 这是母亲去世约两个月后,...

  • 祭母笃恭

    我是在清明节的前一天回乡祭母的。走在路上,天上的云彩上半截在阳光里,下半截沉在暗处,路边的花红柳绿已显得多余。此时的心情,如天上下半截的云,更如眼前铺展着的黑褐...

  • 给母亲照相

    每当拿出母亲的照片,我就不由得潸然泪下,因为在母亲有生之年我没能给母亲照一张相而深感遗憾,这仅存的一张照片,还是妹妹给照的。 老家蓝田县三官庙乡三官村位于横岭之...

  • 娘摊的煎饼

    想起娘,就想起娘花白的头发和坐在鏊子窝里的身影,想起家里由娘那双粗糙的大手摊出的或黄或黑的煎饼。在我的记忆里,娘总是和家里的石磨、鏊子、纺车联系在一起,是娘同它...

  • “狠心”的母亲

    1981年春天,我们阎良区北屯公社李桥大队土地承包到户,每人一亩五分地。我们这个八口之家分了12亩地。母亲对父亲说: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念多少书,只要孩子能把书念...

  • 我和我的外公

    在我记忆里,在我或紧张或恣意的日子里,外公一直是一个严肃不苟的形象。每当我放下书包时,耳边总会想起他慈祥中带着严厉的叮咛;每当我成绩下降,也总能遇到他训斥的眼神...

  • 母亲

    母亲已经89岁高龄了。她24岁结婚,生下了9个儿女。我是最小的,母亲45岁生下了我。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没有过年轻的模样。   母亲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可就是这细细...

  • 无法偿还的爱

    父亲离开我已有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父亲,他那慈祥的音容笑貌依然如昔。每次梦中醒来,总忍不住泪流满面。 父亲爱我,爱得世...

  • 故乡的歌声

    那是前年,珠江岸上,晚风轻抚婀娜的垂柳,嘚嘚的脚步声回响在花岗石铺陈的江岸上,高悬的灯照着树的丛影。透过河堤石栏凝望江面,静水微笑,墨绿的对岸置于万家灯火之中。...

  • 鼓人,鼓舞,上锣鼓

    我爷爷的爷爷说,那个东雷村老早的老早就有了上锣鼓,一群敲起锣鼓就不顾死活的庄稼汉子是鼓人,鼓人的鼓舞就是上锣鼓。 嗵,嗵嗵村东头响起了震天的火铳。震得整个村子里...

  • 我与淘淘的童话世界

    淘淘的寒假是在姥姥家过的。 淘淘每天都要听童话故事。 淘淘有一个会讲故事的维尼熊。 每个故事的开头,都有一个迷人的开场白: 一个充满糖果香味的故事 淘淘喜欢童话,也...

  • 再见阿红

    阿红搬去香港以后,我很少见到她了。最近一次来上海还是半年前,本来约好见面的,可临见面时她因有事取消了。几天后我有空再约她的时候,她说她已在重庆的母亲家里了。 阿...

  • 接过父亲的草捆子

    曾经威严健壮的父亲真的老了!当我亲眼目睹他一只手拄着棍子,另一只手挽着捆在草垛子上的绳子,费力地背起草捆子在崎岖的山路上攀爬时才感受得那样真切。 儿时记忆里的父...

  • 大哥去了

    大哥坟头的引魂幡在凛冽的北风中摇晃着,像是在书写着大哥一生的辛劳和功绩。冰冻的田野里,躺着大哥被土掩埋的身躯。凄冷的风划过脸面,刺心地疼。我凝望着光秃秃的田野,...

  • 三月里的乡愁

    多么孤寂!我们这些失去故乡的人! 在三月的倒春寒里,天空收拢了蔚蓝,从窗户的缝隙渗入的寒风让我们的讲述微微颤抖。那古旧的岁月,从何处而来的祖先,身背坎坷的姓氏,...

  • 上天在暗示

    我曾经经历过一种无名的痛苦与伤感,无名的害怕与恐惧,事后我才知道,那是人的第六感官,那是上天的一种暗示。 1988年,是刻骨铭心的一年。新年伊始,我有了自己的儿子,...

  • 2016的春节

    2月7号,过年,我和五妹、 家兵、 张翔 、王钊、 兴雅 、诗语去看二姐和爸爸,到了九龙园,拾阶而上,脚步变得沉沉的,揪心地痛。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来到二姐身边,张驰和...

  • 荷塘月色给我力量

    暑假回家乡了,7月24-8.17日,这次回乡比以往时间长一点,虽然要上班但是为了妈妈,我管不了这么多了。 回乡之前总是那么一如既往地激动期盼,特别是现在妈妈一个人,我更...

  • 那苹果的味道

    那时候我还小,不足10岁吧。村里来了一个失聪妇女,先是在一个烂窑的草堆里睡了两天。被我奶奶知道后,就把她领回到了我家。 是的,我奶奶很热心的收留了这个妇女。她也经...

  • 父亲-白水之泉

    在突然之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因由,触发了我心头的情愫,让我的心里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关于父亲的那份情感在沸腾,它是那样的急切,在我的心中肆意地冲撞,想要爆发出来。一...

  • 中秋月色

    这是属于团聚的时光,一家人围坐在桌旁,吃点月饼,喝点儿酒,唠唠闲嗑,看窗外月色明媚,花影绰约,夜凉如水,遂起身关灯,出去走走。 人们似乎都钟情于这月色,广场上的...

  • 那时花开-汀雪

    很高兴,我家的宝儿是个小美女,现在已经5岁半啦,也快上小学啦。此篇用于回忆她成长的点点滴滴,其中的经验和教训希望能给想成为和刚成为辣妈的你带来一些帮助。 开篇:每...

  • 父母不应该干涉儿女的婚姻

    以前我经常在网上看到,由于儿女的年龄不小了,有很多父母就会催婚,让他们感到很为难、很尴尬!特别是过春节,有些父母催婚的厉害,有很多年轻人,就以各种借口,不回家过...

  • 缅怀姑父

    我姑父走了,而且是以自挂东南枝的方式走的。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惊愕得半天回不过神,为什么?读了一辈子书的姑父莫非一世清明,到了晚年却成了书呆子,在身体健康,儿孙承...

  • 母亲节的尴尬

    五月十二号那天,看到朋友送给我的祝福才知道今天是母亲节,以前从未知道有这样一个节日,都是稀里糊涂的省略掉了。今天因为朋友的提醒,这个日子显得格外重要起来,这证明...

  • 岸边的父亲

    夏日的傍晚,褪去了一天的酷暑。海河堤岸温馨的亲水平台又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我习惯这时来岸边散步。 忽然我被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吸引着,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

  • 母亲的饭菜

    我的童年物质匮乏,那个年月没有几家能够吃得饱的,更别提吃得好了。尽管这样,母亲还是想方设法让我们兄妹吃得好点。母亲做饭菜是用心去做的,是从不马虎应付的。不像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