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油酥饼

    母亲家的楼下,有一家卖油酥饼的店。这家店的饼,色泽黄亮,皮薄饼酥。饼面上撒十几粒芝麻,咬起来酥的掉渣儿,饼早吃完了,香味却回味无穷! 每次去看望父母,临走,都要...

  • 书签的故事

    今年高考刚刚落下帷幕,在考过语文科目那一刻,高考新濠天地娱乐网站题却成了热议。专家们见仁见智,百姓却有说好有说坏的,甚或还有骂娘的。我不大上心这些事儿,只在手机微信里翻阅了...

  • 下乡手记

    我在离家三十里外的三要小镇上学习、工作、生活近20多个年头了,叶河村是我们单位包扶的一个小山村。 叶河村地处偏僻,境内山峦叠嶂,峰回路转。一个冬云叆叇的日子,我骑...

  • 忙假

    念小学时,每到收麦子的时候学校里就放假,取名忙假。每年夏收秋收两次,放夏忙假时,老师要反复交代:三夏大忙,龙口夺食。回到家里要帮大人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收假时...

  • 记忆中的那只手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间,小学将近毕业,您已陪伴了我们六个寒暑,把我们从一个个小屁孩培养到豆蔻少女、刚强少年;从连拼音都不认识的孩童教到能写一手好文章的大孩子...

  • 五爷爷的故事

    五爷爷好讲三国。五爷爷解放前是大地主,有良田千顷,庄园三四处。但听村里好多人说,他是一个心肠很好的地主,所以新中国解放后他并没有受多大吃亏,不少人都暗暗保护着他...

  • 回家掰苞谷

    那日休假,我骑着摩托回到了老家,初秋时节,村里一片收获的景象。 吃过饭,母亲担着笼子,我背着背篓,一同去地里掰苞谷。对于久未下地的我来说,心里还有一点小窃喜,路...

  • 月亮光光……

    月亮光光,四四方方遥远的歌谣飘带来了儿时熟悉的记忆。勾起了我心中对故乡无限的眷恋和思念。 遥望故乡的山峦,依稀记得,那儿时,一星半点的小煤油壶灯,忽闪忽闪,熏黑...

  • 蓝裙裾

    那是在一次从武汉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领着我的教学团队,去北京参加一次构造地质与地球科学学术研讨会。与我同排坐的是一位年轻母亲,她看上去至多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怀...

  • 炮位上过大年

    我是原陆军某师高炮营二连指导员。1968年1月5日我连在执行抗美援越轮战使命。紧张备战的时光,不觉间走近大年。 每逢佳节倍思亲,部队新兵多,年轻人多,再加之战场苦、累...

  • 一件羽绒服

    这个冬天很冷。然而,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所居住的小区北面,不声不响地建起了一个新的小区,好几幢居民楼拔地而起,虽然我几乎见证了整个拔地而起的过程,但当看到主体...

  • 腊月的诱惑

    对于游子,故乡的腊月,是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诱惑。 一走进腊月,母亲熬制的那一锅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就在我梦乡里飘香。故乡人家晾晒的那一串串腊味,就在我脑海里油光闪...

  • 我丑但我妈喜欢

    翻阅杂志,看到作家黄永玉的一则漫画,画面中是一只肥嘟嘟的小老鼠,下面注着这样一句话:我丑,但我妈喜欢。这画,这图,给人的感觉就是三个字:萌呆了。 想起不久前,有...

  • 豌豆婆婆

    那天傍晚归家,心境不甚明丽,倒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只是无端地对庸常生活有种倦怠感。正如前阵网上热传的一句话生活中应该有诗和远方,缺了那一点沁人心脾的诗意,情绪确实...

  • 这座城

    一直向往那样的地方:宁静的城,自成一格,舒徐的节奏藏着岁月的奥秘,比璀璨霓虹更令人心动。这是几乎好像停下来的时间,这是不假外求的悠然自在。 风景纪录片里常常有让...

  • 那段集体吃饭的日子

    有一天,我刚起床,奶奶拉起我就往外走,我摸不着头脑,很不情愿地跟着她。到了供奉祖先神位的祠堂,看到有瓦盖的地方都摆放了八仙桌,足足有几十桌,桌子上面摆满了东西,...

  • 给故乡写封信

    信封要用牛皮纸,它会让我想起那拉起艰辛岁月的老黄牛。信纸要用经霜的梧桐叶,每根脉络,都是回家的路。邮票要贴上南窗的那轮明月。地址要写上:一个出生、成长、远离、遥...

  • 一张发芽的课桌

    小时候,我在一个穷山沟里上小学,学校里条件特别简陋,我记得,学校建在一片比较平的林子里,建学校时先把树都砍了,地面稍微平整一下,然后用一些半截砖堆起一个个四四方...

  • 70后的我们

    流水有声,岁月无痕,不经意间我们70后已年近半百。五十而知天命,我们要知天而乐命,是小草就该俯贴大地,是大树就该耸立云天,是苍鹰就该翱翔太空,是蛟龙就该翻腾四海万...

  • 老屋

    随着党中央加大对农村泥草房改造的力度,老屋渐渐淡出人们视线消逝在历史舞台,但它所承载的历史不会被遗忘,它的故事也永远伴随着我,温暖着我。 我就出生在这样的老屋。 ...

  • 我的名字挺好

    7岁的时候,娘拉着我的手到村里的小学校报到入学,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白白胖胖的女老师,她满脸笑着,大约有40多岁年纪。 老师看着我问: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按娘事先...

  • 父母的陪伴

    从呱呱坠地那刻起,父母就一直陪伴着我的成长,衣食住行没有哪一样不是无微不至的关心的。小时候,我们姐妹五个时常依偎在父母身旁,小的撒娇,大的粘人,还有不懂事调皮的...

  • 童年的弹珠游戏

    童年的记忆里,男孩子天性爱玩一些带有比赛性质的游戏,比如打弹珠。在我小小的瞳孔里,那一颗颗晶莹剔透又五光十色的玻璃弹珠似一个个水晶般的万花筒,具有无穷的魅力,总...

  • 枫林访友

    小引:我在高中时,在怀中复读了一年。其间,结识的同学不少,但大都是泛泛之交。然而有两位同学,与我关系颇密。一位男生,名叫程潭秋(化名),一位女生,名叫杨君一(化...

  • 粒粒新米香

    秋后,母亲进城来玩,在随身的行李中,有一包蛇皮袋装着的大米,母亲告诉我说是刚刚收割晒干的新晚米。我晚上打开一看,玉牙细长的米粒颗颗分明,用手抓起一把,肉质感极强...

  • 火车上的年夜饭

    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大学生,因为家里贫穷,放了寒假,我勤工俭学帮学校图书馆编目录。同学们都离校了,留在学校的多是像我这样的穷学生。 那时还没有电脑,一切靠人工,...

  • 父亲的马灯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轮番重现一幅温暖的画面:父亲手提马灯,行走在黑夜里泥泞的路上。在医务室和我家的茅草屋之间,是一条羊肠小道,遇上风雨天气,小路上便泥泞难行了。每...

  • 记忆里的煤油灯

    收拾楼上的房间时,我在墙角意外发现了一盏煤油灯,上面落满了灰尘。我把煤油灯拿下楼去,用水清洗干净,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这盏玻璃煤油灯大约二十公分高,看起来就像一...

  • 寒秋

    那年六月里,他来到我家的庄园里做客。我们总是将他视作自家人:他已故的父亲曾既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邻居。六月十五日那天裴迪楠在萨拉热窝被杀害。十六日早晨消息从报社...

  • 月饼的记忆

    桂花飘香的时候,中秋也就到了。每年此时,月饼的记忆总伴随着桂花的香味淡淡袭来。 记得那一年,上小学二年级。班里有个女同学,在下课时,手里竟拿了一个囫囵的大月饼,...

  • 父亲是个外乡人

    在交通不发达的过去,我父亲从安康到了两百里之外的旬阳,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外乡人。外乡人之所以被人区分开来,大约除了长相,就是他们不同于本地人的饮食味道。 香菜也叫...

  • 永远的思念

    这是岳父陈万鼎离开我们5周年的日子,是岳母魏义存离开我们的第9年。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终身难忘,刻骨铭心。此时此刻,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缅怀你们,深深地追忆你们生...

  • 回首乡下的日子

    2002年初,我告别了求学4年的繁华城市,到一个偏远小镇的办事处工作,成了一名乡镇干部。 当时镇上转变干部作风,要求镇干部每个周其中五天住在村上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开...

  • 鸡年往事

    鸡年到来之际,人们自然企盼鸡年大吉。 鸡年吉祥,是中国人对鸡的崇尚。尤其古代民间视鸡为避邪驱鬼的吉祥物,还称它可以吃掉各种毒虫,为人间除害。因此,《韩诗外传》称...

  • 心祭

    那年,我们兄弟三人一起随母亲由古城西安到安康。 那年,我们一同高中毕业上山下乡插队劳动。 那年,我们一起离开广阔天地重新踏进校园,投入书的怀抱,寻求知识的回归。 ...

  • 那泥巴墙里的读书声

    当我和长中的校友们重返昔日的校园时,曾经书声琅琅的校园已是一片荒凉,偌大的校园成了养鸡场,那不知愁的小鸡们在布满丛林的校园里四下寻觅着。印在脑海深处的教学大楼早...

  • 梦见三哥

    夜里梦见三哥,他还是那个样子,幽默、风趣、乐观、热情。三哥从没有走进过我的梦里,昨夜就来了,是有什么事么?天还没有亮,我再难入睡,翻了一下日历,哦,三哥走了一年...

  • 父爱如山

    我是人们常说的老三届。1973年底,我从下乡知青返城进了石家庄印染厂。我住在宁安街铁路16宿舍,距离工厂差不多10华里,我太需要一辆自行车作交通工具了。可那时,买啥都凭...

  • 忆恩师

    望月思乡,我想起了老家故去的吴老师。三十多年前我在家乡小学读书,那一年临近中秋节,乡里通知要举办秋季田径运动会。当时学校正放秋假,教体育的吴老师便挨家挨户把我们...

  • 远去的钟声

    老家门前东北方向有一座关公庙,因所处的位置在生产队的中心,因此被改成了生产队办公的场所。它的正西方向有一口水井,供东西向和南北向两条街道的村民吃水。水井南侧有一...

  • 毽子上的童年

    参加文友聚会,一个约莫五十岁的女人面容姣好,身材匀称,让人眼前一亮,我向她讨教保养的秘诀,她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她每天除了练瑜伽外,还坚持踢三百个毽子。 踢毽子能...

  • 腊八情

    母亲年年熬腊八粥,年年送人。 早些年,对于母亲熬粥送人的举动,我确实有些看不上眼。在我看来,如今的人生活都好了,谁也不缺那口吃的,要送,就得送些上档次的。 不只是...

  • 哥的春天

    哥苦,我知道。哥的生活苦,心里更苦。 哥上学的时候,语文成绩突出,其它学科太差,没有考上高中,早早进了一家距离县城几十里的水泥厂干活。那时我正上高中,一次下课后...

  • 挣学费

    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虽说吃饱饭没有了问题,但是,大多数的人家还是手头紧张,小孩的学费就是一件让许多家长头疼的事。 开学后我就要上四年级了。一放暑假,大一点的同学...

  • 漂洋过海的友情

    因为富布莱特项目,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小伙伴。 我的伙伴李海霏是一个文静、体贴的女生。初识她时,我们彼此不了解,都不免有些羞涩和拘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们便情投...

  • 一串足迹 弯弯斜斜

    别的孩子整天在蓝天下奔跑的时候,我却内向得近乎孤僻。在大多数时间下我都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现在想想都不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把自己埋葬了那么些年。 要说记...

  • 写给爸妈的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十三年来,你们的女儿心中藏了多少没有勇气说出来的话啊!今天,我终于可以向你们表露我的情感了,你们也会愿意听的吧。 或许,现在,妈妈正...

  • 如果可以

    睡梦中的我被一双小手弄醒。揉着惺忪的睡眼,耳边传来嫩嫩的声音:姐姐,送我去上学吧。看着弟弟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只好懒洋洋地穿上了衣服,离开了自己温暖的被窝。 在弟...

  • 上班有感

    五月很美好,风清凉,水潋滟,树荫青翠,花香鸟鸣,于声于色于味都是那样的新鲜饱满,无可挑剔。 又是这样一个微风五月的早晨,我走进观山湖公园的西大门,穿园而过去上班...

  • 鼠粮

    奶奶有一份牵挂,直到去世都没有放下。 小时候我们兄妹几个,经常缠着奶奶给我们讲小话。奶奶的肚子里有讲不完的小话,多是些妖魔鬼怪、胡黄白柳的故事。听得我们又惊又怕...

  • 怀念战友

    没有你这样开玩笑的,说好一起去兴义,你丢下了我们,谁也没去成,陪着你度过了最后一个漫长的冬夜。 能赶来的战友,冒雨而来,无论男女,看见你都泪流满面,而我却滴泪未...

  • 街头戏团

    在外打工的岁月,孤独常来袭击心头。写在眉睫上的乡愁,更是催人欲泪。躺在工业区茕孑的床席上,看着窗外一团洇洇的圆月,我常常想起白山黑水之外的故乡和妻儿。 这时,空...

  • 温暖

    半条被子 1934年11月。一群灰色的绑腿经过汝城文明沙洲村。 一阵寒风吹动了徐解秀心中善良的情弦,把三个女红军和徐解秀吹在了同一个屋檐下。 一条被子盖住沙洲村的夜晚,...

  • 婆婆的“快乐账本”

    很多人都有记账的习惯,比如我妈,比如我婆婆。 我妈退休前是个会计,所以对于记账这种事,总是有着说不清的痴迷。作为我们家的财政总管,我妈是退而不休,每天跟上班一样...

  • 笔友

    那一天上午,正在读大一的我在一本非常畅销的杂志的某一页上看到了全国各地的读者征求笔友留下的姓名和通信地址。我见过我们班上的男女同学收到未曾谋面的笔友寄来的一封封...

  • 匆匆那年,雪藏在心里的归乡日记

    2008年春节前夕,母亲在电话里念叨着:到处都冰天雪地,就不要赶着回家了。母亲的心事我自然理解,她担心我们回家的路上不安全,惦记着我们。恰恰母亲的恶症复发她与癌症搏...

  • 带上爱启程

    大年三十,我带着爱人孩子回老家过年。母亲早就把房间收拾好了,要让我们在家里多住几天。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电暖气是新买的,被褥也都是新的。每次回家过年,我们都会享...

  • 做个平凡无奇的老太太

    有那样的一组照片,曾经深深地吸引我:几个老太太互相挽着手,她们笑容满面,体态年轻,衣着时尚,令人感觉精神焕发。配的文字更精彩:等我们老了,也要像她们一样,活得精...

  • 婆婆丢了钱

    周末的早晨,我还在睡梦中,老公的电话就响了。原来是婆婆打电话说,她的一百块钱不见了,让我们帮她找找。 听说没找到,婆婆心急火燎地跑回家,把房子翻了个底朝天,还是...

  • 带母亲看电影

    听说电影院新上映了一部3D电影很不错,我准备带妻儿去观看。出门时,发现母亲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杂志,我邀她一同前往,母亲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到电影院后,先是买票、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