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友

    那一天上午,正在读大一的我在一本非常畅销的杂志的某一页上看到了全国各地的读者征求笔友留下的姓名和通信地址。我见过我们班上的男女同学收到未曾谋面的笔友寄来的一封封...

  • 匆匆那年,雪藏在心里的归乡日记

    2008年春节前夕,母亲在电话里念叨着:到处都冰天雪地,就不要赶着回家了。母亲的心事我自然理解,她担心我们回家的路上不安全,惦记着我们。恰恰母亲的恶症复发她与癌症搏...

  • 带上爱启程

    大年三十,我带着爱人孩子回老家过年。母亲早就把房间收拾好了,要让我们在家里多住几天。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电暖气是新买的,被褥也都是新的。每次回家过年,我们都会享...

  • 做个平凡无奇的老太太

    有那样的一组照片,曾经深深地吸引我:几个老太太互相挽着手,她们笑容满面,体态年轻,衣着时尚,令人感觉精神焕发。配的文字更精彩:等我们老了,也要像她们一样,活得精...

  • 婆婆丢了钱

    周末的早晨,我还在睡梦中,老公的电话就响了。原来是婆婆打电话说,她的一百块钱不见了,让我们帮她找找。 听说没找到,婆婆心急火燎地跑回家,把房子翻了个底朝天,还是...

  • 带母亲看电影

    听说电影院新上映了一部3D电影很不错,我准备带妻儿去观看。出门时,发现母亲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看杂志,我邀她一同前往,母亲爽快地答应了。 我们到电影院后,先是买票、买...

  • 婆婆的好人缘

    我怀孕后,乡下的婆婆进城来照顾我。婆婆才来几天,便和小区里的邻居们混熟了。有时,家里有些什么好吃的,她都会拿出去给别人。我笑她说:现在的城里人,表面上和你挺好,...

  • 阿莲

    那是清水河边,一把木板吉它。青春流年,芙蕖花开。荷香伴着民谣,在夕阳里轻轻唱。 我曾经长发飘逸,身边围一群赤膊小伙。和弦流淌之时,烟卷夹在琴颈上,伙伴们扯起公鸭...

  • 丝瓜相伴乡愁浓

    前年我在花鸟市场买了两株丝瓜苗,此后的每个夏天都有丝瓜相伴,口感清新的丝瓜让夏天变得有滋有味。 夏秋之际,我会留一根老丝瓜做种,选取里面饱满的种子,在来年四月谷...

  • 错位

    老滕夫妇生了一儿一女,女儿比儿子晚二十分钟出生,是一对龙凤胎。 老滕夫妇对儿子女儿都疼爱有加,两口子省吃俭用,一把屎一把尿倾全力抚养儿女,送到学校去读书。 眨巴眼...

  • 兰花根

    进入腊月,各色年货就铺天盖地摆满了商店超市,琳琅满目,流彩溢香,但最能勾起我甜蜜回忆的年货,还是孩提时母亲亲手做的兰花根。一根根,如街上妹子的兰花手指般漂亮;亮...

  • 早春“小爱宠”

    母亲爱吃萝卜,享用了它的美味,那萝卜顶却也不舍得丢弃,随手把它按在一个花盆里,浇了几次水后,萝卜顶上便有小芽儿蠢蠢欲动。不出几日,芽儿由黄转绿,如一个个娉婷的绿...

  • 默默关怀,淡淡守望

    我家楼下住着一个倔老头,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孤苦伶仃。 我们就给他出主意:张大爷,您应该申请低保,可以享受国家救助。张大爷摇摇头,说:我身体还好,可以自食其力...

  • 亲爱的“尾巴”

    小女糖糖,两周岁,每天都盼着让大人抱着她去楼下的公园。对于小小的她来说,那是一个多么大的世界呀,有同龄的小朋友可以玩耍,有长裙飘飘的阿姨在跳舞,有大哥哥们在打篮...

  • 古井的温度

    井是老的,有清澈的泉水,流着低处的光阴。 板梁古村,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古井,每一处的井口方正,三口目字排列,它们像一个个比喻,流着淌不完的喻体。 古老的地心之水,是...

  • 点点滴滴都是情

    小琳,我心中最牵挂的学生,因为春节期间没收到你祝福的信息,我就想你是不是遇到啥事儿啦。不然你不会不给我发信息啊!今晚我清理垃圾短信时,才知道你春节给我发信息了,...

  • 月到中秋

    我下班的时候正是明月初升的时候,深蓝色的天幕明澈如水,宁静而又深邃,鸣叫不停的蛐蛐声成了此刻我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因为是中秋之夜所以我沿着山路,慢慢地走着,正好...

  • 有空陪陪孩子

    女儿小时候,我因为工作不太忙,经常还和孩子去去公园玩,我给女儿讲故事,给女儿折毛毛草,看着女儿逗蚂蚁玩;有时候我也和女儿追逐嬉戏,玩捉迷藏;捉迷藏,这个游戏女儿...

  • 担杖

    那时候,太行山区的村民是离不开担杖的。 担杖在家中的重要地位,如同锅碗瓢盆。一户人家可以没有牛和马,可以没有犁和耙,也可以没有镐头、钢钎、竹耙,但不能没有担杖。...

  • 元宵灯笼红

    儿时在村庄里过元宵节,那手扎的灯笼最有风味。 一过初十,村里的大喇叭就播放通知,让各家各户抓紧时间扎灯笼,根据惯例,每年的元宵节灯会都会对灯笼进行评奖。手工是否...

  •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我的家乡,位于太行山深处、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邢台县白岸乡南就水村。 如今我的头发全白了,身体也没有从前壮实了。可村口那棵老核桃树,依然是那么直立挺拔、郁郁...

  • 乡村老井

    走进村庄,走近老井,像走进了一段悠远的旧时光。村庄背倚竹林,被小河环抱,年年岁岁里流淌着一种静谧的气息。 时间的河流缓缓向前,绵延了几百年。走进拥有几百年历史的...

  • 走失的月亮船

    我家住在山连山的村庄之东,当月亮船从山后缓缓划上来,那正是从家的方向升起来。母亲喜欢月亮船刚摇出来的样子,淡淡的,纯纯的,低低的,自然写意在村庄地带,一具山乡独...

  • 消失的报刊亭

    巷子尽头的拐弯处,坐落着一个绿绿的报刊亭,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报纸杂志,花花绿绿,琳琅满目;还兼卖些小孩子们喜欢的葫芦糖,雪糕。亭里整日静静地坐着个年近五十的大...

  • 他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时间慢慢地流过去了,那些曾经鲜活的人,他们血流成河的哀伤,渐渐地变成了戏文里的空皮囊,单单的,薄薄的,哪个人都可以套到身上来演;书页之间的黑白文字,轻薄,谁都可...

  • 口琴

    琴声忽高忽低。儿子似乎满怀激情、一本正经地在操练他的口琴。我看到的则是滑稽:淌着鼻涕的小脸、贴着口琴滑动的小嘴和晃动不已的小脑袋。 此情此景令我生出一丝妒忌。 小...

  • 永久牌自行车

    阳台上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已经三十多岁了。经居所历次搬迁,它一直在我们身边,尽管它已经锈迹斑斑,只要轻轻一动铁锈即簌簌下落。每到年底要大搞卫生时,总是与父亲商量,要...

  • 回望乡村

    少小时,父辈们总教育我们要努力成才,走出泥泞的乡间小道,走向人生的高峰或者平原。于是,懵懂的我们蹒跚上路。逐梦的旅程,憧憬时满是诗情画意,但脚踏实地之后,你会发...

  • 故乡的李子树

    记忆中,故乡有许多李子树。 每到春季,山上山下满是开花的李子树,层层叠叠,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我家院坝旁就有一棵粗大的李子树,到了夏天,树上如繁星似的李子悬挂在...

  • 东沙旧忆

    东沙,古渔镇。这是一条深陷的旧巷,潮湿、阴暗、逼仄。你甚至不知道它迂回曲折的终点在哪里。静默的时光,在角落、粉墙和老树吐春的枝条处留下了它动情的拭痕。 在这里撞...

  • 旧书

    在旧书摊上闲逛,眼前忽然一亮。 踮起脚,探过身子,从一堆过期杂志中取过来一看,果不其然是已故山西大学靳极苍教授着的《唐宋词百首详解》,且是一九八二年版的。故物相...

  • 馨香满屋蒸年馍

    光秃秃的树枝上,探出几个芽苞,试图探听春的消息。一群麻雀惊落在门前的柴垛上,唧唧喳喳、弹弹跳跳争执着不知话题的新论旧事。向阳处晒着暖阳的老者,唤起懒洋洋蜷曲着的...

  • 那一年,那支笔

    我是一个容易怀旧的人,时间能带走许多东西,但有些东西却往往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沉淀下来。 书桌上的笔筒中静静地躺着一支钢笔,钢笔很旧,早已无法写字,却总舍不得扔。因...

  • 能不忆中秋

    忽然秋来。 路边的梧桐叶开始随风飘落的时候,我就知道秋天来了。和秋天一起来的还有个中秋,中秋里有个父亲。 想起的时候,内心那根脆弱的神经就开始颤动,我知道这个世界...

  • 磨面

    解放初,我的家乡蓝田县金山乡北苍湾村有近40户人家,只有7台磨面的石磨。没有石磨的人家,要磨面得事先找有石磨的人家预约。我家有台祖辈留传下来的石磨。那时我家人口多...

  • 给老师纳双千层底

    昨天下班回家,看到小区里有几个小孩子围在一起做风铃,一问才知道他们要给老师送礼物,我这才明白,教师节要到了。小小的铃铛,漂亮的链条,随风而动会发出悦耳的声响。那...

  • 牵挂

    人这一生中,谁没牵挂过别人,谁没有被别人牵挂过?有了牵挂,人就有了精神寄托,牵挂是惦记,是担心,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爱。 女儿进入高中后,由于学校离家较近,下午放学...

  • 风雅元宵节

    张潮说:一年诸节,以上元为盛。元宵节,是中华民族最富有诗意的节日。人们在元宵节放烟花、舞龙灯、猜灯谜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风雅趣事。 元宵节又称灯节,自然就少不了灯...

  • 买房梦

    五年前,我和女友佳佳结婚时,岳父岳母是强烈反对的,不为别的,首要的矛盾便是房子问题。 然而,对于来自农村而且根本没有什么积蓄的我们来说,在西安买一套像样的婚房,...

  • 河水清清

    我是个浪漫之人,因而常常做梦,似有梦幻之病。在这个美好的梦时代,我常常梦见河水清清,水草摇曳,鱼虾肥美真是奇怪,我怎么老是梦见河水清清?兴许因为我是江南水乡长大...

  • 表兄的狠话

    乡下的表兄勇在娶表嫂时对方索要了一笔不菲的彩礼,当时表兄拗不过发出狠话来说,等过了门刀把攥在我的手里再给她好看。看看表兄五大三粗魁梧的体魄,想想那未过门的表嫂小...

  • 过年

    过年是什么? 过年,就是父母来电询问几时回家过春节的亲切问候。那呼唤自己乳名的轻柔声音,如淙淙流水,如春风过隙,瞬间就在自己的心头绽放,让你感动得无边热泪萧萧下...

  • 不想说再见

    这是2011年的最后一夜,我一个人坐在书房里,什么都不想去想,却又什么都会想起。年年此夜,都是我冥想的时刻,万物皆在门外,书房只有我自己和这一年的记忆。 真的,年年...

  • 幽幽六尺巷

    路过小镇桐城,决定下车游览一番从古传扬至今的六尺巷。独自一人,按着路人的指点,在桐城的西后街,寻到了这条平平常常的小胡同。六尺多宽,百米来长,地面由鹅卵石铺就。...

  • 一个人的梨花巷

    我在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单位就位于这条巷子的东南角。其实,梨花巷,却是不见梨花的。但是,就是这个名字,当初却给了我无尽的想像。那个夏季,我的运气出奇的好,我很意外地...

  • 除夕夜归人

    今年蛇年没有年三十,腊月二十九便是除夕。除夕之夜的团圆饭堪称开启新年帷幕的重头戏,一家人围在一桌,热热乎乎吃上一顿团圆饭。 我家至今保留着除夕彻夜点灯、大门虚掩...

  • 冬至硬朗

    冬至仿若一位临风而立的硬汉,满脸疲倦而坚毅,目光里透着斗志,零乱的胡茬上挂着些许雪花。不管天再寒,不管风再猛,不管雪再大,冬至没有半点的踌躇和退缩,勇敢地支撑着...

  • 品尝孤独

    前些日子,我们驱车去常熟时,误入一村子,调头之处,一池塘边,有一户人家,房子气派漂亮,门前一枯朽老人,疑似身有沉疴,坐在紧闭的大门前晒太阳,侧房却开着门。瞧这崭...

  • 老街的青石板

    我踯躅在老街,一步又一步,丈量着自己走过的曲曲直直、深深浅浅的路 人总是有点奇怪,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留一丝痕迹,而有些东西,却怎么也忘不了,深深地刻在脑子...

  • 酒席

    乡人善饮,每逢喜宴,便八仙桌拉开,尊卑有序,长幼有礼,在堂屋一一坐定,帮忙的族人,就象馆子里的跑堂,捧着块端菜的四方托盘,从厨房川流不息,走马灯似的将油煎烹炸烧...

  • 新世界

    看了看日期,距离我上次写博客居然已经有三个月之久。没办法,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也说不上好坏,眼看毕业的日子将近,心里倒是突然有些百感交集。 想想三个月前,前...

  • 旧时光

    最近一直在发奋读书,觉得这一辈子仿佛从没像现在这么用功过。一直都懒懒散散,喜欢轻松舒服地过日子。如今一时努力也不过是为了将来能够更舒服一点,说到底还是享受主义在...

  • 在最从容的年纪与你相遇

    大学开始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我才想起要打开博客记录一下我的新生活。其实早就该写些什么了,但最近整个人都感觉困顿乏力,笔头也懒了许多,费力搜索脑内的记忆然后将其编...

  • 岁月留痕青春晴好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这首韦庄《菩萨蛮》,道尽江南美景和江南女子美色,让生...

  • 景忠山情思

    带着儿子坐上了去往迁西景忠山的长途车,心仪已久的这座山今天我们是爬定了! 对景忠山确实心仪已久,可为何却姗姗来迟?我在车上思来想去得出两条结论:一是耳根子太软。...

  • 新年的小酒馆

    上职高时,军是我最要好的一位同学。 军不善言辞,也不爱表达,给人的印象有些木讷。不过,我和其他同学之间似乎也不太容易沟通,倒是他比较好接近,所以我们便成了有同窗...

  • 老房子

    春节前回家祭祖的时候又去看了老房子,一年不见,老态龙钟的老房子更加衰老了,几乎接近于坍塌,想不到曾经伴随着我成长,给我带来无限快乐和遐思的老房子居然变成了这个模...

  • 豆腐渣,难忘的美味

    现在生活好了,衣食无忧。农家的饭桌上,饭食是白米白面,菜,也颇讲究色、香、味了。 回想过去的艰苦岁月,稀粥照人影,野菜蘸盐水。我小时候,村里好多人家一年吃不到油...

  • 日出东海

    家乡人爱看戏,就象吃踅面离不了猪油辣子。 为了一台戏,可以赶十几里地。中午饿了,一碗油烘烘的踅面,要不蹲在戏台角下啃个冷蒸馍,口袋里装几只辣椒或大蒜就着吃。看了...

  • 老酒虫戒酒

    亳州西关杏花村有位老者,人唤老酒虫。年近八十,鹤发童颜,小酌不辍。而且有人说他年轻的时候,可以光喝酒不吃饭,早上起来,现弄两大杯漱漱口,下午晚上接着喝。不过最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