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滩——我童年的梦

    家乡的小村背依青山三面环水,翠带般的青龙河从村前流过,河对岸多峭壁,山峰倒映水中,清明澄澈,天光云影,交相辉映,景色十分优美。然而,我特别怀念的是河岸的沙滩,洁...

  • 我读书的故事

    幼时我在无尽的幻想与传奇的故事里产生了对读书的渴望,在亲人的美好希冀与言传身教之下坚持读书,也在孤独中得到了书籍最好的陪伴。 在还不识字的年纪里常和几个玩伴围着...

  • 轿子

    小时候,很渴望坐轿子。 那种渴望源自于旧戏的舞台。 旧戏的舞台上,无论是七品县令,还是六品府尹,抑或四品巡按,都是要坐轿子的。而且前呼后拥,鸣锣开道;一律打着肃静...

  • 深藏不露的小松哥

    提起小么哥,大家都很熟悉,因为他经常从电视里和观众朋友啦呱。可小松哥这个名字你认识吗?呵呵,答不上来吧,那就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小松哥,真名杨松,是清照小学...

  • 大石砬,石花,石鸡

    老家村庄东面的云彩山下有一片缓坡,缓坡上除了稀稀落落的几棵杂树和荆棘草丛外,全是巨大的石头。那些石头有的比一间房还大,小的也跟锅台似的。大石头摞起来,连成片,村...

  • 儿时的红欧李

    家乡有一种野果,叫欧李。属李科,果仁入药,为郁李仁。欧李树生长在近山土坡或路边、田坝上,枝干高仅盈尺,一丛丛一片片,拥拥挤挤。毎当清明节过后,成片的欧李树开满了...

  • 我的星巴克

    好多天没去星巴克喝咖啡了,感觉就像一个人走进了沙漠,茫茫然看不见了绿洲一样。眼神变得迷离无力,看光线都觉得很遥远,而记忆和思路更像打了结,人变得迟钝而低沉。记得...

  • 我在流浪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养成了每天写点文字的习惯,如果没有写或不能写,便觉得如梗咽喉,心中郁闷,觉得周边的世界是灰的,虽然还是清晰可见,但它们已没有一点灵性, 甚至...

  • 那些年我们养过的猪

    猪在乡村是再平常不过的家畜,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喂养。人们口头上经常会说鸡鸭牛羊,却很少把猪和其它家畜扯到一起。这大概是因为猪这个不雅的称谓,实在上不得台案。猪的名...

  • 年味浓,丹桂香

    我常收到茶礼品,且大都是快递来的。譬如前天,从武夷山快递到的一盒茶,邮件上寄件人名字和电话号码写得有些模糊,以至于我不晓得是谁寄的。及至寄茶者电话问我收到否,才...

  • 我的“古董”老师

    教师节将至,怀一份赤诚感念恩师。将一篇短文写给我早已退休的某老师。让记忆的种子深埋在众多人的心中。 题记 都上初中了,作业还要逐字逐句批改,我们这老师真是个老古董...

  • 两扇石磨

    记忆的星河中总是洒满明亮的星星,我希望它们一直亮着,伴我今生。 这是2014最后的惊喜,《固原日报》,我为你驻足,停留,憧憬。 题记 弟弟回家了,一脸的阳光帅气。二十...

  • 记忆里的童年

    儿时玩伴的孩子都在与他们的玩伴嬉戏着属于他们的童年了,我的童年也清晰成笛儿般灵动的乐曲,久久弥漫。牛背上的瞎想,清贫中的辛酸,学堂里的嬉闹都在编制成一条彩色的丝...

  • 她这个妮儿不太听话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午饭后,我独自搬了一把椅子,放到办公室所在的二楼走廊上,手拿一本《元曲三百首》,坐在那儿没看几页,就有点昏昏欲睡了。 突然,身后传来...

  • 我在清晨的醒里,伊依然在梦中香甜。古井,石板路,晨曦里,伊绯红了脸颊,映红了两个水桶,挑担弯成月儿的样子;伊的大辫子,是黑色的魔绳,牵引着我从校园里到校园外,从...

  • 琼君是我的好友,他是诗人兼书法家,在琴岛,我们是远隔千山万水的兄弟。时常接到他来自夜间的微信,知道他又在为某一个朋友篆刻印章了。 夜是属于君子的。他是夜海里的一...

  • 她的背影

    有人远远地骑着车过来,在看清面孔之前,我已确定她是谁。 这些年,她的活动线路是固定的。小区与这个破败的教学区构成一条直线,她从一端奔波到另一端,身体下的那辆二六...

  • 临时工

    说是临时工,其实他在单位里干了三十多年了,至于是哪一年来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因为他比单位里大部分人的工龄都长。 记得九四年我来单位的时候 ,他就已经是单位里的老...

  • 老宅院,我的家园

    老家那地方石头多,院子围墙大多是用石头垒的,院子大门是用木棍、树枝做成的栅栏门,栅栏门上拴一只大铁铃铛,有人来了推栅栏门,大铁铃铛叮叮铛铛地响,主人便急忙迎岀来...

  • 一轮明月在心头

    中秋节快到了,让人想起了吃月饼,想起了月饼,就不由地想起了月亮。想起了月亮就想起了亲人。 其实,中秋的月亮代表了农人庆丰收时的愉快心情。为什么这样说呢?只要在农...

  • 饺子的记忆

    据说,饺子源于古代的角子。据考证,它是由南北朝至唐朝时期的偃月形馄饨和南宋时的燥肉双下角子发展而来的,距今已有一千四百多年的历史了。千百年来,饺子做为贺岁食品,...

  • 今天,两人的生日

    常常忘记了日子日期,不知道今夕何夕,依然大大咧咧快快乐乐的,让时光从指间流过,却不虚度,不慌流年,不乱脚步。尽管有些马大哈,但快乐健康的心态,与我就是最好的。 ...

  • 胡克,生日快乐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小名叫玲玲。 玲玲,多好听的名字!像玉鸟唱歌,像风吹风铃,像山间的小溪哗啦啦欢快地流淌,像一群小孩子游戏时咯咯大笑。哦,玲玲,我仿佛听到了圣...

  • 挂在记忆里的蓑衣

    那件挂在我记忆里的蓑衣是咖啡色的,它是由一种叫棕的植物组织编织而成。 蓑衣之所以不易腐烂,除了棕的材质好外,还有就是人在制作蓑衣的时候比较精细,所以,蓑衣就像一...

  • 故乡的茶味

    不爱咖啡红茶,不爱菊花枸杞茶,不爱千姿百媚一郑千金的天下名茶,更不爱那种贵族式的奢靡礼仪下的排场茶,偏爱青山绿水的老家山坡上出产的农家自制绿茶。 这种绿茶,采摘...

  • 走访李田

    下乡第一年,除了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各种工作,大大小小的会议,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所以本大队之外,其他同学插队的地方,我几乎都没能去玩过,唯李田是一个例外。...

  • 我的老师邱昌准先生

    初二时,因为参加校射击队,代表卢湾区备战市射击比赛,我调了班。初三时,因为患病,休学一年,又留了一级。这样,我的初中阶段竟有了三个班级,我的班主任老师也多达七位...

  • 登顶大虎山

    大虎山是虎山的主峰,海拔一千零一十五米,当地人称之虎山岽。在信丰县境内数它最高,比陈毅打游击的油山还要高,它的东面就属于安远县了。有记载说:山顶有天池,风洞,产...

  • 希望情暖人间

    每次去大爷家,一开门,就看到大娘身上围着厚厚的棉袄之类的东西,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大爷则在一旁的八仙桌上,认认真真地写着他的毛笔字。一进大爷家的门,第一感觉就是...

  • 那些年疯狂追过的偶像

    谁没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谁没有过热血沸腾的岁月?谁没有过花季璀璨的梦想?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在热血沸腾的岁月,在花季璀璨的时刻,我们都曾有过疯狂的冲动,追逐着自己...

  • 冬日养“膘”记

    不经意间,第一场雪就不期而遇,寒冷的冬天就来到了。看着窗外肆意飞舞的雪花,心里禁不住地开始发愁,说好的减肥计划呢?该不会又躲在被窝里偷偷地潜滋暗长了吧? 想起炎...

  • 窗外的阳光

    乍一看这个题目,读者诸君们一定会以为这是一篇散文,出自一位文学爱好者之手。要这样说,也未尝不可,但此时此际,本人写下这个题目,实在不是以当年文学爱好者闲来吟风弄...

  • 山下小学的洋楹树

    八十年代时期都是在老家的山下小学度过,1989年毕业后已经依稀离开好远啦。对小学的物件记忆除了教室,就是操场那两棵高大的洋楹树了。离学校若有一段距离,我们在远处就能...

  • 心爱的小强

    原本老年人开博就属于勉强,而俺的博客里却恰恰呈现小曲折,殊不知这里头常常有不少可褒的花絮,一旦水落石出,心窝里暖洋洋地继续良久。 进入新的一年以来,一位辽宁锦州...

  • 乡村处处有美景

    每年春节我们都回农场过年,除夕一家人回老家完成祭祖活动, 当天下午返回农场,不爱玩麻将的我们春节期间是很清闲的,除了拜年就是到朋友家喝茶聊天。今年春节选择远离人...

  • 忆枣

    爷爷小时候在家门口的菜地里种了一棵枣树,不过到我记事时,那里已经没有菜地了。解放后每家都分了自留地,菜地早挪到自留地里去了,当然枣树也早已长大了。 枣子成熟的时...

  • 杨梅

    细水流淌的苏州水乡,是我的家乡。杨梅,则是苏州西山的特产。它不仅外形好,营养价值也颇高,可谓是人间佳品。 杨梅一般夏至上市,西山有条谚语夏至杨梅满山红,杨梅大多...

  • 笑场

    我在剧团当学员时每月挣18块钱,除过伙食和洗漱用品外就没有什么了,要吃点零食什么的,全指望那点下乡补助。可那补助也不能全全环环拿到手里,还得扣除罚款。为什么罚款,...

  • 开会

    小时候村里常开社员,在晚上开,教室就是会场,我经常去凑热闹,挤在人堆里听他们说话,转着脑袋看他们的表情和模样。窑洞里烟雾弥漫,旱烟味呛人,一切都朦朦胧胧的,看不...

  • 东正街往事

    初春的雨夜,寒意有些袭人,上了床手里捧着读者,当读到杨降先生的劳神父,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两个人:慈爱的老爹梁凤山伯伯和他的女儿小伟霞。1974年因母亲被复员,我家从银...

  • 五十里的乡愁

    说来我不应算个有乡愁的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直到大学毕业工作后才由乡下搬到县城。从县城到老家,坐上公交车也就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几十里路,近得很。由于工作原因,...

  • 走云南之难

    一个爱花懂花的人,一定会迷恋三角梅的。芒市的三角梅开遍了街头,也开到了寻常人家院落。这里的梅树上开好几种花,红、黄、白、紫,尤其那红色与紫色更让人喜爱。每片花样...

  • 泡桐树

    2014年8月下旬,我们市委宣传部为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弘扬焦裕禄精神,组织本系统70余工作人员,赴兰考瞻仰焦裕禄纪念馆,了解其生前事迹。使我感受最深的是当...

  • 吃派饭

    那年我十岁,时值初夏,学校还没放伏假。秧苗已盖住了秧行,杂草也长的葳蕤。某天,下午放学时老师吩咐明天来早点,下队除草。 帮生产队除草是要管午饭吃的,生产队长和老...

  • 深巷的泉音

    十几年前,我生活在黄土高原一个名叫横山的小山村。村口稀稀拉拉的一片白杨,每到夏天,树叶茂茂地长了出来,我们一群孩子总是跑到那里,折一些树枝,用牛耳刀削去表面的树...

  • 千古

    华埠理完发,由披露街走到勿街交界处,见一拉二胡的,停下看了一会儿。 拉胡的,六十开外,坐一小板凳。一把旧六角胡,蛇皮的。前面放个装琴的盒子,盒盖子往上开着,里面...

  • 一纸移民状

    写在前面: 90年代,一夫妇先后从巴拿马偷渡进入美国,在机场被移民局当场抓获,并没收假护照。 二十年后,美国出生的两孩子快读大学,夫妇经历了递解令后,移民申请到了最...

  • 真爱无私

    3月1日,我怀着一种敬畏之情,观看了《春暖花开》道德模范先进事迹,心灵受到洗礼、震撼。 倪秀兰,湖北黄石的一位热爱教育事业的模范,一位热爱儿童的典范,从18岁扎根小...

  • 忘年交

    猪蛋年长我18岁,我比猪蛋小18岁;在我眼中,猪蛋美丽善良是个优雅可亲的女人,猪蛋眼中,我是一个懂事乖巧有上进心的好孩子;我喜欢着猪蛋,猪蛋爱着我;我们的感情好阳光...

  • 本命年里的红

    《本命年里的红》,看着这个题目足足一年了。神奇的是,每次看到这个题目,便能看到许多许多跳跃着的红,那些鲜亮的红,总是以不同的形和意,幻化在我的心和目里,葳蕤生动...

  • 家乡的篾匠

    我们村曾出了一个名篾匠,人称三叔,他编织的竹器流传甚广。成就他的技艺当归功于村里那连片的竹林。 我们村子的周边种上一片一片的竹子,因竹子年年发笋,越生越多,片片...

  • 触动心灵的音符

    对于一个老师来说,学生的转入转出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可今天因为叶文同学的转出,我流下了无奈和辛酸的泪水,孩子们抱着哭成一团。 叶文,2012年9月从怀宁县凉亭乡的一所...

  • 愿我们的生命,属于自己

    一直都想写一封信的,一直都不知如何措辞。太多的话,把喉咙堵住,相互争吵着,都要蹦出来,结果是,堵得一句也蹦不出来。所以,我要做这些话头的梳理者,慢慢给他们排队讲...

  • 一九七六

    一月多雪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诗经 柏舟》 一 1976,岁在丙辰,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天崩地裂,伟人谢世;这一年,沧海横流,天...

  • 何不潇洒写一回

    时光如梭,说话间我已进入耳顺之年,有资格写回忆录了。于是便也像许多花甲老人一样,开始喜欢怀旧,会不时想起往日之事,回首水平,检点得失。 生的平淡无奇 1954年5月4日...

  • 好人陈绍志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因先天后天的限定,平凡如草芥的我们,不可能成为高人甚至伟人,却可以通过心性的修炼,成为一个好人。其实,做一个好人,生命的传承与价值就得到了最...

  • 茧花

    记得小的时候,我的家乡是远近闻名的养蚕基地。不用说,自己的父母亲肯定都是养蚕的里手行家。蚕姑娘从幼虫到上蔟结茧大约需要80天的样子。在此期间作为养蚕人是十分辛苦的...

  • 新书点评

    近日见亚马逊上有活动,好多都是我喜爱的书,还是半价,于是下单购买了一些书。收到书后,翻阅了一下,有的书却不尽人意,有的书确实不错。把我的感受,简单地写下来,与爱...

  • 书卷多情似故人

    小时候,我对小人书情有独钟。总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书上精美的图画和动人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后来,我又喜欢上了画画,这大概也与小人书有关。 后来...

  • 夏日清荷正飘香

    夏天最美的风景,是池塘里盛开的荷,不仅有清香,更有一份迷人的风韵。有一个叫夏日荷的女子却胜于这清纯的风韵。 一天,快递送一个包裹,我拆开一看,是夏日荷给我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