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女孩的美好生活

    我们科室新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第一天来,一副傻兮兮的样子,老板本不想留用了。她说,我在学校就做了好多兼职,别看我是乡下人,我有很多工作经验的。她这么一说,...

  • 七局一中乒乓球的记忆

    刚刚结束的世界乒乓球比赛里,中国队又大包大揽获得五块金牌中的四块半,这样的体育竞赛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悬念了,国人看也可以不看,体育就是竞技,离开了你死我活的比拼,...

  • 兰州维尼龙厂呢

    文革后的兰州百废待兴,远离社会的局院也不可避免的与社会有了接触,甚至融合沟通和交往,这是必然趋势,因为很多老干部被解放,从局里调到省里,原直属建工部的七局随着建...

  • 我们那时的零食

    想想我们那时的零食,简直说不出口,我们几乎连饭都吃不好,咋想起吃劳什子的零食呀,最后还是仔细回想再回想,那时究竟我们都吃了什么啊? 文革前南京和北京的印象有一些...

  • 那时我们看到的手抄本

    手抄本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流行的一种读物。我们那时读书很少,除了几本金光大道、虹桥作战史(是写农村生活的),其他就是千方百计地的寻找,我能读到的,就是一些文革前...

  • 我们是74届的,但我们不忍不甘

    这几天老是被学哥学姐的聚会照片所吸引,我羡慕但我不顶礼膜拜,我瞄一眼绝不长久的摩挲,眼中痴情而神迷不已,不,我只是心中忿忿不平,这不是对那些笑脸盈盈的学哥学姐,...

  • 遥远的悼念

    早上起来准备跑步,收拾便当出门,朝窗外一望,头就像龟缩的乌龟一样,瞄了一眼,就缩了回来,被窗外的风雨飘摇所吓住,再也不想出去经风雨见世面了。 我本不是一个意志坚...

  • 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

    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这是毛主席《水调歌头--游泳》所记载有关武汉的名吃武昌鱼,虽然我在4月12号武汉首个马拉松比赛遗憾没有中签,不能像...

  • 赵攀强的乡土情结——读《留住乡愁》有感

    每一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 在旬阳,随着村庄的消失,城镇一体化的推进,故乡沦陷的更加彻底。 而赵攀强的新书《留住乡愁》为每一个生活在农村又漂泊在外的而且热爱故乡的人...

  • 门口的柿子树

    童年的记忆越来越遥远,记忆中比较清晰的是几棵树,是果树。门口的柿子树是最清晰的,其次是小学的桑果树,村后也有一颗,还有就是医生家的枇杷树,这琵琶树可是稀罕了,全...

  • 我的语文老师

    从高一到高三,我只有一个语文老师,陈舟武老师,个子不高,眉毛下垂,面目慈祥,记忆中只有他穿米灰色西装的样子。 语文老师好像很少抽人回答问题,因而忒喜欢他的课,作...

  • 大鸟飞了

    说来也怪,那年,老婆怀孕,她风平浪静,我却长了一脸的妊娠斑,也叫黄鹤斑。脸上像趴着一只有模有样的大鸟。只要是没有开口说话之前,别人总以为我在生气;其实,我这人超...

  • 旧事-左马右各

    几个人午饭后站在楼廊内闲扯,聊起70、80年代发生在煤矿的一些旧事、趣事。某单位有个张姓工人,家住邯郸东边的农村,距离峰峰某矿有200来地儿(大概100公里左右的意思)。...

  • 随记,吐槽

    一、读书少了。 晚上整理书橱,准备把多余的、平时不翻的书搬到地下室去。收拾了满满当当的一大纸盒子,几乎都是纯文学类的读物。以前上学的时候,没什么爱好,喜欢看小说...

  • 回忆-葵花朵朵向太阳

    滴滴答答的秋雨,敲打着窗户上的玻璃,也敲动着内心深处那一丝丝暖暖的回忆。如果往事的闸门打开,最清楚的那一刻,便是从我刚刚来到安东卫街道中心小学开始。 究竟是2010...

  • 生活本没有秘密

    开始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其实已经尿意十足。在尿意十足的时刻,开启我的文字之旅也算是独特而富有意义。生理的需求在我这个年纪会转化为很多形式,比如说贪食,看古典作品,...

  • 水问

    台大的醉月湖记载着一个故事,关于一名困情女子投水的传说。我想,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而这种死也是最纯洁的。我是名弱者,欣赏了悲剧也扮演过悲剧,却在最后...

  • 浩瀚

    我写下,你与你的故事。意非想念,亦然,愿非铭记。为的是,当冬尽春结、夏了秋收,四季之中,唯可留存和怀念并非壮烈和从未辉煌的情感。 为的是,当时光、生命与命运留给...

  • 微光森林

    你的世界就像森林尽头的微光。 又是一年的春天来了,你好像离我渐渐远了,你的确离我渐渐远了。曾记得,那天夏尽秋来,你见过一镰清寒的月光,暗夜如海,白芒似昼;小小的...

  • 让我带你穿林听雨声

    让我给自己选摘一篇番外,让你们也知道,我还活着。 沈阳这个秋天并不是多事之秋,有时候似乎还算多雨,白天或许闷热一阵,间或高兴的时候天就可以猛然阴沉下来,呼啦呼啦...

  • 祝你快乐

    刚过完春节,朋友圈曾见到一位胖友跟自己新晋小男朋友吵吵闹闹,写作欲望被勾引起来。好久不动笔,今天借个机会就让我胡乱说说。 连续几天,我被她的这段小小的人生经历刷...

  • 读书

    就在前几天,我不小心把网络上买来的书邮寄到了爸爸妈妈的家里。 我的家里总是会堆满奇奇怪怪的书,那天,妈妈在家里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买了书邮寄回家,因为她收到了...

  • 轻理荒鬓,疏发盖秃

    冷风吹鬓秋渐凉,但喜对镜整衣装,门外风景一片好,为何裾袂不熏香! 我喜欢照镜子,特别是要外出的时候。把衣服收拾齐整,扫却邋遢,精神面世,我认为是对社会的一种尊重...

  • 水仙

    水仙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名字与开在冬季了的花儿相同而挚爱,她的确欣赏她那修长的叶片、婷婷的茎、以及淡黄的微笑着的花瓣。 水仙每年一进腊月门就摆一盆和自己同样名字的花...

  • 心在旅途

    车子刚刚驶上高速公路,女儿就开始问我: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到海边呀?我实话实说:我们今天要去好远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到。我知道我说5个小时的话,对于还没有多少时间概...

  • 我最初的家,我是说从我出生一直到我10岁生活过的家,安置在一个山坳里面,它位于城市的边缘,近百户人家集居于此,大人们出门都要翻过一道岭,才能看见医院、集市,还有公...

  • 卑微者-完美

    确定《卑微者》这个题目,让我纠结了很久,因为人们对它褒贬不一的争论,我很怕被读者认定为贬义词,但是在我心里认定这个题目就是我所要描述的这类人群,所以我必须在文章...

  • 文字里的美绘

    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书《别样的色彩》,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切都沉降下来,浮躁了一天的心也沉下来,点一盏橙色的台灯,摊开书,双手散发着刚刚洗漱过的香皂的味...

  • 移民的乡愁

    那时,正是三峡移民攻坚的第二阶段,我在挂职锻炼的重庆忠县亲眼目睹了移民们离开故土的情形。 那是真正的背井离乡,活生生的故土难离啊。舍小家、顾大家、为国家,这是站...

  • 人生就是一场考试盛典

    从事医生这个行业,就注定了一生无法摆脱令我敬畏、厌恶又曾带给我无尚荣耀的考试。只是随着岁月的流转,考试不仅带给我身心极重的压力,同时也给予了我关于人生的很多思考...

  • 打铁花

    正月十四那天,我是趴在树上看打铁花的,回家脱衣服看见前襟上蹭了白灰,拍几下都打不掉。几十年没见过打铁花了,急切的心情可以理解。我骑电动车到达城郊的三馆三中心对面...

  • 生命的履痕

    回眸近三十年的教学生涯,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做着自己应做的事,释放着自己微弱的光。 学校、学生、课堂、读书、教研、写作成了我生命的组成。我喜欢与学生在一起...

  • 受孕的王城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她不断地受孕和分娩,创造新的传说。 题记 我躺在车座上,做了一个梦。看到王居住的城邦,城池街道上有熙熙攘攘的民众,高大城墙上是持剑游戈的兵士,...

  • 男妈妈

    亲爱的读者朋友,看到这个题目,你会觉得好笑吧?妈妈都是女的,怎么出来男的了?其实,一点都不好笑,这是真人真事,不信,你看 镜头一 老师,我的鼻子流下来了,有卫生纸...

  • 五味杂陈的尾声——记于英超22轮

    很长时间没能怀着轻松且愉快的心情观看一场蓝军的比赛了,这场亦难幸免于外。 三分幸运,七分惊险,希丁克收获了上任以来的又一场平局,继续延续着自己在斯坦福桥的不败金...

  • 春节这天

    To be honest,认真算起来,这真的是我21世纪10年代以来,能够回到哈尔滨,和家人一起过的首个春节了。 之前的五个春节,仿佛都是在时差的差误下草草度过,新年钟声响起的...

  • 三中颂歌

    多年未回家,家里早已搬了新家,自己的旧物也辗转丢失了不少,尤其是中学时期的书籍卷纸。记忆中,离家上大学前的一个晚上,将自己认为值得留存的中学书籍和资料整理好放诸...

  • 送给孙安卓同学

    村前春意远,山深闻鹧鸪。 清泉松竹冷,酣然卧草庐。 早春三月春意浓。而今时节,虽方及阳历三月,正月未出,春意便一反常态,仿若棉纱般突然披在肩膀,不经意间柔软地触及...

  • 人生要活得简单才会快乐

    这脚伤,还在康复期,今天去医院复查。 当我自己拄着拐,从四楼走到楼下时,自己感觉还可以,有了些许的满足感,要见到阳光了。走进医院,看到满大厅的人,真是人满为患。 ...

  • 路口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站在人生的路口,徘徊着。 我居住的大街旁边,有一个小巷子。巷子里面,都是密密匝匝居住着很多外来务工者。看似是个城乡结合部的小巷子,尽头居然还...

  • 十岁那年

    十岁那一年,村里的供销社新进了一批足球鞋,就是鞋底板上面有很多凸起的那种。我无数次躲在供销社高高的柜台角落里偷偷地看过那双足球鞋,淡绿色的鞋底,雪白的帆布鞋帮,...

  • 练摊儿二三事

    大年三十的上午,看见仍然坚持在路边摆摊儿,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商贩们,女儿颇为感慨:做点生意可真不容易。同时讲起,刚放寒假那会儿,她的高中同学,曾想约她一起...

  • 还记得吗,那些年我们学到的本事

    刚毕业的时候,在工厂车间里待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那多半年的时间里,收获也是蛮大,甚至可以说,对我今后的生活有着一些重要影响。 刚到车间,上级给我分派了一位师父,...

  • 奇人老段

    说起老段,那是如雷贯耳,在初三年组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老段就是九年二班班主任兼教导主任。 要说老段之奇有三: 一奇鞋子破。想当今社会主义社会,人们安居乐业,...

  • 大老李的历史

    大老李何许人,他就是我的班主任兼历史老师。 大老李更像是活在历史中的人物,我屡次觉得大老李是因穿越而走错了时代。 大老李挺老了,满脸刀雕斧刻,线条硬朗,即使长了一...

  • 和外语老师有关的日子

    我是初二(4)班坐在墙角的那个女孩,浓厚的蘑菇头下是我苍白的脸。教室的正前方那一方宽约一米,长约四、五米的讲台每一节课都会上演不同的节目。 我看看课程表,这节课是...

  • 雨雪风霜总关情

    下午午睡醒来,泡了一壶浓浓的红茶,慢慢地喝着,驱散昏头昏脑的睡意。打开电视,看了一部经典文学名著改编的电影:安娜卡列妮娜。被经典文学名著的魅力所深深吸引。 风雪...

  • 母难日的拼图

    每年的母难日,总是想着法子过得精致,总觉得一年一次,总要有点纪念意义才行。 今年的母难日,情绪复杂。前几天听说师兄师姐的事情,再加上老公小兄弟父亲的事情,真是有...

  • 日历

    喜欢单向街书店已经很多年,至今还记得大一时去圆明园的那个院子,意外发现的美好,慵懒宁静的一角,坐在一家干净明亮的书店原来是那样幸福。本科毕业接着念研究生,然后工...

  • 老爸的书房

    老爸老妈的第一套房子也就是刚结婚时住的地方是在一栋四层教师宿舍楼的一楼。那是80年代末流行的设计,厨房和房子的其他部分是分开的,单独地在宿舍楼对面有一排平房,分隔...

  • 长辫子姑娘

    高中时,我的前排坐着一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姑娘,她的名字叫梅子。每天看着那两条油黑粗长的辫子在她的后背上甩来甩去的,心里就莫名地生出一种欢喜,感觉那真是一种无以言...

  • 真实的孤独

    又一遍读完《挪威的森林》,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悲伤莫名地涌上心头。尽管我知道这种悲伤源自书中的主人公,传染了我,可依然无法停止。 小说讲述了一个孤独的男主角渡边,...

  • 分享成功

    得知梅子考上学榜上有名后,我便决定回去一趟。,。炎热的夏天,闷闷的车厢,拥挤的人群,连同内心的忧虑与愧疚一起压迫着我的心胸,真使我透不过气来。 三年前的梅子中考...

  • 回到故乡

    我又回到了故乡,下了车,走进村子,首先感到的便是寂静。沉默的群山,沉默的树林,沉默的村舍。偶尔也能看见一两个急急赶路的人,他们的步子也是静悄悄的。此时都市里的喧...

  • 秋意阑珊

    她走了。又走了,终于走了。 奇怪,我既希望她走,又想最好她别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弄不明白。 秋天了,雨在办公室的外面是一直地下,下。细细的雨粒在空间布成雨...

  • 谋杀自己

    是他把我送进了牢狱里,一直关押着我,无时无刻的拷打着我,折磨着我,用光明,乐观,积极,努力,奋斗等人世间的一切酷刑极力地,残忍的折磨着我,并企图用这种方式消灭我...

  • 夜读《阿Q正传》

    ① 我瞅着那个圈,却无论的都不能画圆。 这是我生平的第一次手里拿笔,也是我生平的第一次面对着一张纸。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想象,我先前没有做了革命党,却从容的能够拿起笔...

  • 悲哉金莲——夜读《水浒》

    田歌 1、 此时,我在粉色的衿帷里,透过这层纱,看着帷幔外边蹉跎的大郎,并未感到夫君就是这阳谷县的千万百姓所形容的三寸丁古树皮。看他笨拙的弄着炊饼,衿帷里的我竟然...

  • 也说毛泽东

    毛泽东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有许多关于他的传书、记实文学和评价歌颂文章。我认为,对毛泽东的评价应该实事求是,一分为二。把毛泽东奉若神明,用好几个最字来歌颂,是不恰...

  • 一组趣事

    (一) 画家趣事 我认识的一位画家特别喜欢画梅花,但苦练了半生,画技平平,始终不得要领。有一天,他在画室铺展了宣纸,正捉笔冥思苦想,突然一只猫跳上画案,误踏进了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