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浅谈有关我们健康的问题

    我小的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只有在冬季才会偶尔患一次感冒。如果病症较轻,就坐在火炉旁烤,直到烤得大汗淋漓,感冒就好了;如果病症较重,用烤火发汗的方法不...

  • 不能越轨

    强子吃过晚饭回办公室去的时候,杨喜在同一个女人在讲话。强子打了一声招呼打算走人的,杨喜叫住了他。 强子,来认识一下,这有一个美女,是老乡来的哦。 强子与杨喜是老乡...

  • 艳玲家的开关线断了

    看着跑着去追女儿的艳玲,跑步走的艳玲很耐看,飘逸的头发一晃一晃,黑紧身裤秀出的左右晃动的美臀在落日的余中映出一种特别的美,有名吞了一下口水,一种落寞感涌上心头,...

  • 杨书记来筹修路款

    有名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在滚动,眼前不断闪现的诱人的沟壑是那么的吸引人,这个郑艳玲真是一个害人精,那样穿着干什么,我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男孩子,想到没有结婚,又想起了...

  • 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

    一个无比浪漫的句子,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句子,我无法对你说出口,只能让它静静地在心间流淌。也许因为我们早过了山盟海誓、你侬我侬的燃情岁月,爱已在不知不觉中融化在了...

  • 喜欢和你们在一起

    八月,金秋的门打开,我与一个个纯真可爱的孩子相遇。阳光洒落,笑容是金色的。生活看似周而复始,实则又跃动着欢快的音符,弹奏出不一样的曲子。一片片叶子在风中簌簌地落...

  • 小小的家,大大的梦

    多少年的梦,梦了多少年。打拼了大半辈子,梦还是那么的遥远;何时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巢,梦里梦外,从不曾放下。修道高人总劝世人要懂得放下。放下,没那么容易;小民也...

  • 相似与思念

    我这个人吧看过很多小说,尤其是言情穿越古文小说,而且看的还是那种特感人特能触到人心的。当我看到某一处的时候,我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我知道它触碰到了我的内心。比...

  • 紫荆花之殇

    楼下的紫荆花依旧盛开着,姹紫嫣红,花团锦簇,满满的一树,很美很美。对于经常见到,并习以为常的事物,我们经常会选择性的忽略。所以,尽管几乎天天路过,小二还是从未曾...

  • 乱--小二

    把各种清晰的、模糊的想法;每个羞涩的、苦涩的梦想;每种幼稚的、成熟的思想;每句天真的、真诚的话;每次假装的、认真的思考;每件在乎的、不在乎的事把一切的一切通通糅...

  • 离歌--小二

    最难逃离的是故土,一次次想着逃离那片土地,却又一次次回到那片土地。用"逃离"形容或许是对这片土地的不敬吧,甚至是"忘恩负义",毕竟它养育了几代人,承接了几代人辛...

  • 一只蚊子的遗言

    身为一只蚊子,我从来就知道,我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不想就这样死去,也不能将我盯上的猎物放弃。但是,看着同伴们在袅袅的蚊香中痛苦的死去,我惊恐,窒息得快要不能呼吸等...

  • 种瓜记

    田歌 清明秫秫谷雨花,立夏前后栽地瓜。 谨以此文,记念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们。 父亲去世后,在山上留下了几亩薄田,母亲不忍心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山田因为无人耕种变得荒芜。...

  • 对不起,你已走进了我的故事

    昨晚看了日历,明日大雪,料想应该会很冷。但是不会下雪。临睡前又看了天气预报,晴转多云,零下三度。空气质量状况,差。又塞了耳机,有一个人在里面讲大观园的事情。后便...

  • 逃离-走零

    终于,她又在新浪博客安了家,因为这里冷清,这里干净。我总问她,为什么一定要仓皇而逃,不停的逃,难道有一个安定的,热闹的,有熟人气息的空间不好么?她低头不语。给我...

  • 初见-走零

    我一直很难相信,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曾经,有无数种幻想,想象着,第一次见她,该是在哪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找一间咖啡厅坐下,阳光从玻璃透过来,我们相顾许久,然后...

  • 女子,站台

    茉莉说,她迷恋站台,近乎痴迷的那种。我瞪大眼睛,说你没事吧!她说她很好,她喜欢站台是因为在那个地方,始终有人在离开,也有人在回来,欣喜地,悲伤地,像极了生活本还...

  • 编制的梦,终究要破碎

    大学毕业那一年,毕业季,她不甘心就那么离开,别人都已经相继离去,而她,迟迟不肯买返回的车票,她总觉得最后的几天,应该会发生一些事情的,她,一直静静地等。但是,到...

  • 内心的战争

    她经常做梦,也经常失眠,在夜里。 清楚六点半,被一阵闹铃吵醒,心情不那么愉悦,她关了闹铃,手机甩到一边,离枕头很远的地方,准备继续睡过去。忽然,她把眼睛睁得很大...

  • 春节轶事

    正月初六,年还没有过完,跟着爸爸串进姑姑家,进门,坐下来,大人过来过去,准备各种吃食,倚坐在沙发上,动了几下筷子,吃了几口凉菜,看着电视上演的无聊的相声,终于觉...

  • 四娘说媒

    艳玲走前留下的话给了张有名极大的鼓励,眼前一下子又晃过了昨晚在窗外昏暗灯光下的场景,这个时候有名就想,怎么家里只用15瓦的灯泡,连一个大一点的灯泡都不装呢。下次要...

  • 学生也要一个道歉

    李强是星期日下午回到学校的,学校离李强家有三十来里路,交通并不是很发达,每天只有三趟车来麻林,如果不是要交米到学校,李强一般是走路去学校的。刚到宿舍把包放下,下...

  • 借蓑衣

    几道闪电穿过窗户,接着几声春雷响了起来。吵醒的黄顺看看外面黄顺漆黑的天对老婆说,今天晚上可能会下雨,我要到李子山去截点茅叶水(雨水)。老婆就说你去吧,要带上雨具...

  • 老乡

    你是哪里人?三毛抽出一支烟递过去。二师三楼培训大楼的楼梯口的过道上几个人在课间中途出来抽烟聊着天。湖南的。对面的人回答。 湖南?湖南哪里?三毛也是湖南人,接着问...

  • 秀发飘

    年真是花招百出啊,他让人们的心中像长了小草似的,痒痒的,总要做点什么,否则安静不下来。他让步履蹒跚的老人也包裹得严严实实在冰天雪地里走,只是为了到超市买到儿女爱...

  • 年的情怀

    年是神奇的魔法师,他会让积压在人心底的烦恼忧愁烟消云散,在每个人的面颊印上甜甜美美的笑容。年是那无形的风筝线,白发苍苍的父母用切切的目光牵引着,无论千山还是万水...

  • 年味儿浓,全在一个聚字。采撷天地之精华,冰雪之晶莹,草木之芳香,汇聚成一个喜气洋洋,缤纷多彩的年,它盛装莅临,打扮得花枝招展,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登台演出了,当然...

  • 种种有情

    情人节那天,一位朋友在微信中调侃道:有情人就庆祝,没有情人就挺住。许多朋友产生共鸣,为其点赞。笑过之余,我却陷入深思:其实,世间种种有情,都值得我们珍惜与感激。...

  • 温习你们的名字

    春要来了,快开学了。我坐在桌前备课,也备你们。像温习一朵朵花的名字一样温习你们的名字,一遍遍地默读,像是在阅读世间最美的文字。在我心中,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藏着那...

  • 那缕轻轻划过脸颊的辫梢

    1 高三了,教室里很安静,同学们都进入了紧张的冲刺阶段。 覃路路正埋头做着数学习题。突然,一缕柔软的辫梢轻轻地划过他的脸颊。他抬头一看,是坐在他前排何雯娜将一根又...

  • 那些年我们曾暗恋的人-美好总是短暂的

    谈起曾经暗恋的人,难免思绪随着时光回流,忆起那段满是苦涩却又美好的时光,那个你暗恋好久却没有勇气表白的人。 我可是到现在都清清楚楚的记得他,我觉得虽然他没有属于...

  • 四十岁前的每一天

    柳青曾经说过: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要紧的只有几步,特别是他青年的时候。每每回忆起自己走过的道路,就总能想到这句话。 在我经历自己生命低谷的时候,一个老师的出现...

  • 6岁,已是关心生死的年纪

    昨日傍晚,为儿驱车至一树山见牛羊,途中同背《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熊孩子关心作者李白的生卒年分(莫非总想找见数字),因为诗仙太过有名,以至于多年后我还记得他的...

  • 奖励爱心

    姚成龙是位的哥。他原是一国营公司的工人,三年前那家公司倒闭了,他就在出租车公司租了一辆车,当上了的哥,每日风里来雨里去,挣几个辛苦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这天中...

  • 世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走了

    羊年腊月二十四日清晨六点,父亲咬紧牙关、默默无语告别人世,这一去将无再见之日! 父亲酗酒多年,去年十月生病住院,医院告知是肝病晚期。其实他的病早有症状,但他不听...

  • 婆媳关系

    最近,接到一位好朋友的老公打来的电话,他非常苦恼地向我诉说了他老婆和他妈妈之间的矛盾,他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他找到我,希望我帮忙劝劝他老婆,也就是我的好朋友,...

  • 一路都有好风景

    2016年2月8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今天是大年初一。 一 最早给我惊喜的,是微信里的红包。 小心翼翼地打开好友竹发给我的红包,上写,猴年吉祥,愿一路都有好风景,6.66元。心下...

  • 初恋情人与妻儿的邂逅

    大年初八,晓曼的小学同学黄屹要在家举办婚礼,她在初三就接到电话邀请。这是别人在结婚,但是晓曼却足足做了一番准备,煎熬的心理准备。这些天,她的心里是又惊又喜,其实...

  • 记忆中美丽近妖的邻家老太

    邻家老太其实是我近门的本家奶奶,有多近,听说我和老太太的孙子是一个老爷爷。我小时候,农村还未搞宅基地规划,我家近门本家大部分都是在一个胡同内居住。我们村邻近木刀...

  • 昔日重现 -边城木木

    加了同学微信群,于是,闲暇里,我们会聚会在群里。我们在反复说着那些年轻欢畅的时辰。然而,说着,说着,镜子变暗了。秋天的叶子,在簌簌地落下。大地上,有若有若无的香...

  • 用微信记录曾经的那个年

    一、 又一年的春节已然流逝。年的记忆,只在微信里有碎片般的记录。农历27先回了趟缙云,提早两天过了年,然后,第二天一早回到丽水,在丽水换洗了衣服,然后傍晚时分赶赴...

  • 北纬43°2、时光

    有天晚上,芦苇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夏离要结婚了。对方是他大学同学。两家父母是世交。夏离毕业后做了公务员,在北京,他一直梦想的地方。 我想我应该祝福他的。就像他...

  • 毛伊岛有段难忘的记忆

    在太平洋中部的夏威夷群岛中,第二大岛叫毛伊岛。它北接加拿大,南靠墨西哥湾,西临太平洋,东濒大西洋,海岸线长达2万多公里,80多个金色的海滩,加之没有季节之分温暖宜...

  • 仰赖移民的岛屿

    早就知道,在浩瀚的南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有个美丽的岛屿富饶的澳大利亚。飞行在万米高空,用眼能看到的就是窗外一片片浮动的白云,脚下是漫无边际的海水,心里想此时的澳...

  • 探寻白河源

    这是一条洁白的河,也是一条纯净的河。 白河是南阳的母亲河,它和枝枝杈杈的支流、次支流,滋润和哺育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我就是其中之一。蓦然一想,四十多年啦,竟没有...

  • 想念

    一种孤独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已经这样度过了一年的时光。还要过多久才可以结束这样的生活? 距离家的路程是多远,是快跑三天三夜的左右顾盼,还是7个半小时的等候?而我...

  • 寻虫

    又是蝉鸣幽幽的时节,携小儿出来散步,暮色中,树像一团模糊的水墨,里面有吱吱声响传出。儿指笑曰:爸爸,有响。是的,那是蝉。明天带你回家寻蝉。小儿拍手笑。应答之间,...

  • 后来

    【这篇小说根据自己的经历改编,八分真,二分假】 楔子 我们是发小,你保护我、爱护我,尽管那是曾经。可是,我早已经把你当做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以为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 捏面人

    不知怎的,这几日思想老往岁月深处走。时光的另一头,一个个生动的小面人,似一片片粉色的小花瓣,在无邪的童年里晃个不停。 昔日的乡村,人们安闲地在简朴的岁月里度时光...

  • 先解决自己才可靠

    教室里打起来了!那个孩子的话像呼啸的子弹投射来的时候,我这临时班主任丢下手中的活计,横冲到教室里,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正提着脚,奋力朝一个矮墩的女孩腰部踹去,女孩被...

  • 春节散记

    初一,午饭过后我们一家三口接受汕头朋友的邀请自驾车离开广州前往。这是我半年内的第三次汕头之行,也是我们一家人第一次把春节全程假期选择出行的第一个目的地。 儿子驾...

  • 回老家过年-归心似箭

    2月9日 初二,我却以为初三。似有归心似箭的感觉。 身边的现金花完了。给老人、小孩还有亲戚发钱比预想的要多。乡里没有自动取款机,银行过年也放假。所以,今天和老公去安...

  • 那个永远道歉的人

    老丁没学历没相貌没银子,唯一的优点就是老实厚道勤奋能干,他是漂在这个大都会里千千万万普通人中的一员。在人群之中,他就如同是一粒掉落在撒哈拉的沙子一样,我们当年估...

  • 老家的春节

    2007年离开村庄,我们搬到了县城。因为父亲、母亲去世,家族里有了矛盾,所以自那以后,我与妻子、儿女就没有回乡下老家过过年。 但自幼所形成的过年印象,却总是历历在目...

  • 早春记忆

    正月里的天气,大多都是温暖的时日,尤其是在步入正月十五以后,从节气上说,已经立春了。今年的正月是我这几年里,感觉最好的。天气一如既往的晴朗,给那些出行的人带来了...

  • 年味儿

    今年远在沈阳工作的小叔子要回家过年,公公与婆婆岁数大了,干活不是很利索了,老公就与我商量年夜饭在我家吃。我一口应允下来,先忙着打扫卫生。与老公不同,小叔子是个很...

  • 墙角苦柚:红板砖

    敏坐在我前面,她是个任性的女子。她找我拿东西,我把东西递给她,她伸手接的时候我就赶紧把缩回来,她就抢了个空。几次三番,她就恼火了,对我说:你这个人太跩了。我问她...

  • “杀猪饭”记事

    年前回乡,最有口福的事,就是应中学同学之邀,到村寨,或者厂矿,吃朋友的朋友请客的杀猪饭。 所谓杀猪饭,就是在春节前夕,将只喂粮食、不喂饲料养了至少一年以上的肥猪...

  • 36年前的一枚“猴票”

    在我数量不多的邮品中,有一枚十分珍贵的1980年猴票实寄封。说起这枚猴票,还有一段故事。 上世纪1979年7月,我的叔父主动向组织申请前往西藏支教一年,获准。叔父进藏之后...

  • 感受鼓浪屿

    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鼓浪屿,与其说是用眼不如说是用心观赏了一天,还仅仅是看个轮廓和线条,来不及看它那迷人的细部。 也许,鼓浪屿像一杯醉人的美酒,在我心中酿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