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留在你的掌心今生今世

    经常听女友说,爱不在就放手,可是,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在网络里,看多了为情所困的男女,我们无可厚非指责着谁的不对?看多了,痛多了,也就习惯了。但还不可以说已经麻...

  • 话三八,女人节

    昨三八,网上铺天盖地的过节话题。 我却对这节日没有一点感觉呢? 任何节日都免不了吃吃喝喝,没有爱人在身边,吃不上一顿团圆饭,过节的兴趣就减少了大半。 过年发红包,...

  • 看门狗

    这是河边上一条小路。傍晚时分,我经常在这散步。 这是小路上尽头处的一栋房子。 房子的主人,养了条狗。每次经过,都听到狗在吠,恶狠狠的,令人生厌。 由于对此狗没有好...

  • 游东平水浒影视城

    影视对旅游的促进作用巨大。98版电视连续剧《水浒》成就了无锡水浒影视城,2011年拍摄的新版《水浒》则促成了东平旅游的掘起。新版《水浒》剧早已拍毕,东平水浒影视城却留...

  • 做一个会“发暖”的人

    偶然间,听到了黄菡在告别《非诚勿扰》时对黄磊所说的一段话:你是一个奇怪的生命体,是一个会发暖的人,我祝你幸福,不是客套话,是因为在你身上,让我们知道了,人除了聪...

  • 回来

    辍笔之后,眨眼便是三月。记录生活的笔虽然停下,生活却并没有停住脚步,反而加快了步伐,变得紧促了许多 自打去年立下了军令状后,就没有停下过工作,终于赶在deadline前...

  • 静谧

    一首安静入耳的音乐能使人安静下来;一次意外的生活冲击能使人冷静下来;一场深切透彻的谈话能使人坦然下来;一本震撼人心的书籍,文中的篇篇文字能抚平你的思绪;一场深得...

  • 致所有的远方

    远方,远方,一个经常在我心里头念叨着的名字。远方,就像是一个相思多年而未曾谋面的情人,它有时缥缈得像一个瑰丽的梦境,有时却具体到是手里拽着的一张即将启程的车票或...

  • 山重水复疑无路

    去年底,韩小惠哭丧着个脸说:散文创作的颓势,来了。 看完我就泪奔了。作为千千万万散文爱好者之一,作为爱韩小惠的亲们之一,这真不是个好消息。小心脏有些受伤! 从2005...

  • 赏读《十月小阳春》

    读陈泉老师的《十月小阳春》,装帧精美,一气读完。所知老师已出版五本书,这是其中之一,也是第五本书。 由于他的赠与,我有幸读到了这本书。笔触轻盈似流水,自然而然;...

  • 致自己-levanacandy

    终于提笔要写下一些东西了,一直以来脑子里都有很多的片段想要写下来,但是因为很懒一直拖着拖着没有动笔,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从很小的时候到现在都很喜欢幻想,在...

  • 店铺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我拿着一年前在这买的平板电脑重新踏进这家华联电脑店里修理。 我战战兢兢的跨入店门。这是一家修饰一新的电脑店,里面的摆设就是有点与众不同,店...

  • 旧时光的美好

    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也许是个美好的时光,蓝天白云,沐浴着温馨的阳光,到处都是花开的景象;也许是个伤感的时光,阴天下雨,愁雨满天飞,不愁亦难,心更是湿漉漉的哀怨...

  • 心中有佛,你便是佛

    听妙华法师讲佛,很受启发。 以前听到有人信佛,总以为很无聊的,怎么会去佛呢?很是不解。在我的心中,信佛之人,总是要在佛像前弄个香炉,点上香,嘴里念佛经,这样才算...

  • 谈大说小,还是小好

    这题目说起来有点嚼性,大和小本来就对统一相互依存而存在的。没有小那有大,说起真是吃饱撑的,没事找事做啊! 可是日常生活里,我还是喜欢小字,小是完美的,这是多少年...

  • 《背影》的背影感悟

    在以前读过三十四年代,印象最深的不是鲁迅,也不是茅盾,最深的就是朱自清的《背影》,那种平铺直抒的清水一样的小文,给我留下强烈的震撼,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的...

  • 华发早生

    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叫我老赵了,那天去某单位采访,副局长站起来说:老赵,我敬您一杯,局长急忙把他的后襟扯了一下,悄声纠正:是小赵。不知是副局长记性不好...

  • 照片是一种叙述

    江南是雨国,雨下得连巷子都绿了,到处弥漫着一股野蘑菇和苔藓的腥味。太阳是北方人,偶尔路过江南,大街小巷的人们便无声地雀跃起来。他们把家里所有的被子、衣服和鞋子都...

  • 那些宁静的夜晚

    人生百年,很短,也很长。究竟有多少记忆,能镌刻进我们的生命?究竟有多少记忆,能经得起沧海桑田?过往如烟,悉数一个个平凡的日子,我钟爱那些宁静的夜晚。 今天傍晚,...

  • 羊群经过的黄昏

    黄昏仿佛是在一幅画里。而一幅画中永恒的黄昏,只是时间背面的一个影子。它贴在了那里。或许是莫奈,灵魂灿烂的瞬间。我抚摸了它。我反复站身一个想象里,向外眺望。而我看...

  • 被生活抛弃的脚步

    在一片树林里,我想象了所有穷人,都像树叶一样爬满生活的枝头。风吹过来,整片树林发出的声响,都是饥饿和寒冷的喊叫。没有风的时候,是他们在忍受。这样想象的结果是,让...

  • 又一天过去了

    日子是以天计算的。忽然间在这个像似常识的问题上有了疑窦。是这样吗?我听见有这样一问,在耳畔响起。被我听到。如果这一问成立,得到确信,在这个夜晚是不是可以说:又一...

  • 安抚被安放在文字中的灵魂

    在这个时代坚持做一个理想主义者是否就是在坚持梦的权利呢?有时我会在短暂的非非之想后,回过头来认真地打量自己,我想在他的内心里看到真相。在我看来所有与梦相像的事物...

  • 瞬间凝望

    对一个地方你到底有多么深的了解呢?也许还应再追问一句,你是否对它有爱?当有一天,我忽然觉得应该停下匆忙前行的脚步,回望一下自己,并想在这回望中看到点什么时,抬头...

  • 无事可做

    牵牛花还在开。牵牛花还在开,我就感到无事可做。我不可能像牵牛花那样,简简单单就打开了自己,虽然像个喇叭似的花管很长,但还是一眼能够看到底。人怎么会让人一眼看到底...

  • 周四记

    一连两天,帮着学校录教学视频,没有去班里上课。感觉自己录的效果还可以。我负责录学生画面,学生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给个较近的镜头。全班齐读或者小组读的时候,镜头缓慢...

  • 红糖水的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休假一天,深夜,深感倦怠。没有胃口,充了一杯红糖水和几个饼干。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是冲动的,从自己的心里跳出来。喝着这杯红糖水,只是打算渐渐地把它消化掉,扔了会很可惜。那时同...

  • 那年,那画

    那年,又是哪一年,厅堂中央,灰褐的泥地,精忠报国 那画,犁开火红的岁月,枪挑小梁王,紧了紧裤带,又瘦了一圈,英雄的气概 三面通红,以多少精忠报国的冤魂,祭奠,一个...

  • 夜深,人不静

    中伏的天气闷热得难以入睡,夜已经很深了,我还在辗转反侧,索性打开台灯,随手拿起一本《散文》杂志,挑选一篇题目清凉的品读,这样可以暂时忘记燥热。一只极小的飞虫,被...

  • 元宵月凉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上元灯节,多少人正陶醉在这元宵之夜的盛世欢腾中,街上彩灯缭绕、焰火绽放,熙攘的人群和争鸣的炮竹把春寒料峭的元宵夜点燃得热闹滚烫。...

  • 午夜的末班车

    午夜的末班车,只剩下司机和我,两个人的疲惫装满车厢。因为空旷,车厢显得冗长,相比于白天的拥挤,这样的空荡有些落寞,像电影里刻意录制的浪漫镜头。头依着冰凉的车窗,...

  • 淡咖啡,处处生香的一种风景

    十月,清晨。透过中空双层玻璃,阳光从窗外照来落在桌上椅上,滑落地板上摆弄起一朵一朵金色的花瓣,明媚而娇艳。适逢假日,难得的闲暇,倚上床靠顺手拿起摆放床头的罗华英...

  • 温暖的手写稿

    进城多年,搬家多次;搬家一次,清理一次,七七八八的,总要扔掉不少但有三篇手写稿,却一直保存至今,成了珍藏的文物。 手写稿还是20年前的三个短篇:《满满》、《烦躁》...

  • 与属相猴的一次密语

    本命年,春日,我与属相生肖猴有一场深刻的对视与密语。 我历来只把天干地支、生肖属相当作乡土中国(费孝通语)的一种古老传统与民间文化,从不想把之与命运发生联想。但...

  • 春天,请聆听一朵雪花的呼吸声

    北方的春天,时冷时暖 恰如飞过茫茫宇宙中的一颗流星 流星划过窗口的瞬间,点燃生命的火焰 流星消逝,心,陷入无垠的失意 而今,当我决心忘记 中午,故乡的海再次跃入梦里 ...

  • 那一段旅程的甜

    你是否已经忘记了我们那一段旅程。 那旅程很短,短的来不及叙述,那旅程很长,长的不知要叙述多少年。 我似乎听见你心灵深处发出的感叹,求苍天让我们结一段尘世的缘。 你...

  • 智慧不会衰老

    古希腊时代的雅典广场上,苏格拉底如平时一样在广场的一角开始了自己的演讲。这个时候,一群学生来到他的身边,他们正为很多问题难以解决而烦恼、忧愁和痛苦。他们向苏格拉...

  • 听琴记

    湖西有善琴者,刘琪也。 琪主持鱼台音乐家协会工作,有十八般武艺,诸如长箫短埙之类,俯拾皆可奏之,而犹喜弹琴。琴为古琴,长逾三尺数寸,宽不盈尺,放于同样古朴简陋之...

  • 观湖山房杂记

    斫木记 得越南黄花梨一块。观湖山房弱灯之下,观木,赏木,验木,斫木于斧下。闻到花梨之香,清幽,隽永,明亮,甜净,顿感有森林之气,与茶之味同散发于山房内。心情立时...

  • 模糊而清晰的记忆——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

    人真的是年纪大了总会想起过去的事,那些本该不记得的故事,恍恍惚惚,影影绰绰中慢慢清晰浮现。 人 都说,骨血是无法割舍,是一种无法说明白的情感。小时候,大概只有三四...

  • 今夜,小小的明骚一下

    每个人一生中总会有几个值得回忆纪念的日子,每个人的日子又多有不同。可能今天应该会成为我人生轨迹中有意义的一页。或许,是人生的一个分界点,象征意义的。 摩羯座注定...

  • 又一次感受了堆积年轮留下的沧桑

    早春时候,乍暖还寒,北方广袤的大地依然是冰天雪地。又一个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元宵节即将到来之时,无情的岁月为我的生命又画上了一个年轮,人生的日历又翻过了一页...

  • 心情的故事,只能唱给自己听

    周一,我去了医院去做复查,自己还有着牵挂。因为前几日,我的发小霞,说要去医院去做检查。从来都是健康的她,怎么会去医院?我的心是七上八下,想起,前些日子,发小霞与...

  • 雾里看它---雾霾

    今天我们来说说最近遍布在城市的雾霭。 以前看过电影《迷雾》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部让人感到绝望的电影,他讽刺了人们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对未来无法把控而产生的意见、舆...

  • 三城纪·丽江

    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年我五岁,古维费开始实施的前一年,古城、黑龙潭曾被我赤脚走过,街边服装店用来撑服装的那只大手记忆犹新。 那年,我不知道你存在了多少个年头,在古...

  • 喜欢在网络上游荡的女人

    很多时候,男人们的上网,大抵不过是玩玩游戏,查些资料,或者消遣消遣网络对面的美女,制造一场目的性明确的艳遇! 而女人们呢?不排除有小部分是有以上倾向的。而大部分...

  • “撒谎”原来竟已成为我们最重要的交际手段

    我有个不知算不算奇怪的习惯,中午在单位休息时,会在电脑上播上几首歌,或是任意的电视、电影、娱乐节目,闭目坐在那里,边听边慢慢浅睡。 前天中午休息时,随手点开的是...

  • 我是差生,我的悲伤

    送走一拨又一拨的学生,感慨越来越多的学生不爱学习,以一种放弃的姿态面对学习,面对中考。 某日,读到一篇差生交上来的新濠天地娱乐网站,此生整日在课堂上沉浸于自己自娱自乐的世界...

  • 亲爱的生活

    许多道理,每当觉得开始懂了的时候,往往只是另一段未知的开始。罗曼罗兰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楚生活的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曾...

  • 那年台风后

    经过一夜狂风暴雨的肆虐后,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便发现隔壁家新盖不久的顶层楼房已经不翼而飞了,不远处庙宇屋顶上筑造的飞龙也在夜里随着狂风飞升而去了,河里的水正肆意妄...

  • 找寻

    人总会在无意间通过各种各样的碎片突然想到过去的自己。文字,图片或是过去的人一面、一句话。每每这个时候,千万种感慨却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岁月给了我们太多,快乐过、...

  • 平淡无奇的生活

    好累。2天的课程下来,感觉有点虚。其实没有体力支出,其实没有过多费心。原来学习是个累活。 好想有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聊聊天。那些内心深处积蓄的种种,可以一点点缓缓地...

  • 好久不见-cc布丁

    CC,好久不见。 若不是和同事聊起,我已经快忘了过去的你。简单、幼稚或许还透着些单纯。虽然想起会笑,可还是要和你告别。CC,再见。望你安好。 最近的工作依然忙碌,每天...

  • 暖黄下的日光

    阳台上的绿意日渐兴盛,冬季似乎在悄然离开,喝一杯红豆薏米茶,去去湿气,一身的神清气爽。最近似乎看了不少的电影,但都少了份激情,也许自己的审美不再相同,也许片子的...

  • 下雨天-hafairy

    你应该相信,这世界上总会有爱你的人,也许你现在身处热浪烤炙的黄昏,也许你正经历铺天盖地的雨水,也许你在汹涌的人群中寻找迷失的自己,然而,请不要放弃对希望的追求 ...

  • 爱的滋味-月如钩

    近日,爱人外出参加单位培训,爱是什么滋味的念头,不停地在脑海呐喊,为抚慰这折磨人的脑中不良人,停止她的呐喊声,嗯、、、、好吧、、、我想着你、、、试着书写下爱的滋...

  • 呓语-小二

    这次,想说的,也许,差不多就只有这些了吧。没有剧情,人物来诉说,也没有太多的讲究,大概就是这样吧,最近,一切安好。 记得很模糊,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想的,说的,...

  • 丢了

    当我站在二十二岁的角度,停在二十二岁的位置,展望十年前时,我发现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那时的我还在念着小学,而现在呢,我却几乎就要大学毕业。回想起十年前的自己,...

  • 在一个等待的午后

    究竟什么是经历的人生?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在这个寒假会经历一些在20岁之前用单纯的眼光没有看到的东西。多少年我已经没有这样痛彻心扉的哭过一场,很可笑的是竟然是朝着自...

  • 逆流--小二

    天气冷了,开始有了冬天的味道,他像一只正在寻找美味的猫,陶醉般的嗅嗅,用鼻孔从空气里抽取出丝丝寒气,吸入肺腑里,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幽冷涌入心头,涌上脑海,犹如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