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难忘的夜晚

    在网上,我无意中看到了这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视频,便急切地开网页,收听着这美丽动人的歌,随着轻柔的歌声,勾起了我对往日的回忆 那是在我当知青的日子里,青年点里有...

  • 一夫

    李白《蜀道难》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宋苏轼《与滕达道书》:一夫进退何足道。一夫,指一人,一个男人。 《孟子万章下》:耕者之所获,一夫百亩。百亩之粪,上农夫食九...

  • 柔软的夜

    我小的时候是很害怕黑夜的,害怕在黑夜里找不到回家的路,害怕在黑夜里找不到妈妈,害怕自己会被黑夜背后的那双看不见的大手抱走,总感觉那时的黑夜很浓、那时的黑夜很厚,...

  • 放不下的隔阂

    为了完成友人的嘱托,好几天我都在刷看手机日历,终于昨天去了一趟城里。 也许是出于对对日子的过分挑拣的惩罚,上天用灰色涂抹了这一天;涂抹的力度之大,令人惊讶。 友人...

  • 死亡随想

    没有精神信仰,死亡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空洞。生命的真正意义就是让人变得意识化,一个人通过意识的保护在一个位置而不受时间的干扰,为死亡架起一座桥梁。 一股超级寒潮正由...

  • 屏住呼吸,敬请期待

    随着过年的脚步越来越近,远在他乡的我们都怀着一颗急切想回家的心情。任何的思绪,感情全部随着过年的喜庆全部落归在家里。? 家是啥,是我们的依靠,是我们的思念,是我...

  • 我听说

    一 我听说,每隔七年,我们全身的细胞就会更新一次。所以,每隔七年,就会看见一个新的自己。 新年的大门一开,我一脚跨进四十二岁的门槛,新春扑面入怀。新年,新春,新意...

  • 斜晖脉脉水悠悠

    最近经常在苏州河畔走,享受这从未有过的闲庭信步。熟悉了匆忙的脚步,习惯了一闪即逝的身影,我已经变得不再懂得什么才叫风轻云淡,时常和同桌开玩笑说她的气质是风轻云淡...

  • 乡轶趣谈

    早些年还在农村老家的时候,每每总喜欢从村子的东头跑到村子的西头听那些闲来无事的老人们说的趣事杂谈。当然了,那时候我尚且只有十几岁的光景,对于老人们所说的这些个事...

  • 心有小小结

    这两三天,总为一件事而纠结着! 总想敞开大门去说,每次鼓起勇气,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心底总会出来一个声音:等等吧! 昨天我本来想去说,可是转念一想,昨晚是为庆功...

  • 玉帝为何对逼人为妻的奎木狼网开一面

    好色似乎不是好汉行径,水浒传里好多人物似乎都是不吃人间烟火的。比如李逵武松鲁智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是对女人哪怕是漂亮的女人都丝毫不动心。不过同时名着,西游记里...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很久没写东西了,我发现就像日记一样,现在我没写点什么,第一句话一定会是这一句,一直都想写点什么,看完书想写,旅行结束想写,心情烦躁想写,想念某人想写,但电脑打开...

  • 深色的路

    每当秋风扫落,旷野开始寂静时,我的心也象秋叶一样在飘落,寻觅归宿,寻觅大地,寻觅回家的路。 那是二十多年的事了,当时,我算不上什么背井离乡,可也算是过着寄人篱下...

  • 大寒

    大寒,很安静。 千里冰封。雪花在石阶的缝隙里,在枯瘦的树枝上静静地守着,仿佛十指相扣的心跳,带着玉洁的胸襟等待春的消息。 大寒,也躁动。 纵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穿...

  • 小鸟

    小鸟 一只小鸟飞进我的小屋。 当我看到时,它孤孤单单伫立在窗帘上,瞪大眼睛看我,有战栗,有恐惧。 它羽毛灰暗,夹杂白点,有点凌乱,细细尖尖的嘴巴,尾巴很短,是中原...

  • 梦与现实

    人,总是喜欢歪歪,喜欢意淫,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大脑想象力极度丰富的闷骚男。 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这些子没办法直言跟别人说的因男性荷尔蒙迸发引起的事故,导火索就是一场...

  • 我和书的故事

    从上幼儿园时起,书就不知不觉进入了我的生活,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虽然那时有些字我不认识,但我也会照着图画去理解那些字的意思。 后来,妈妈给我买了一本《3...

  • 小蚂蚁

    我喜欢榨菜。无论是新鲜着吃还是制作成坛子菜,无论是吃它的茎还是吃它的叶,我以为都是非常的美味。 因此我在我的菜地里种了许多的榨菜。谁料想我这菜地里竟然还生活着一...

  • 怡心养性的精神之旅

    公司还没放假,我的一颗心早就飞走了,飞在了几千里外的南方。 我是喜欢旅行的。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嘛!老梁是我多年的文友,看了他很多写家乡山水风光的游记散文,引...

  • 谁和谁

    侵晨,天空还是灰蒙蒙的,远处有些日光,夹着灰蓝色,在这个季节,这样的早晨让人感到有点压抑,有点神奇。望不到边的公路,没那么宽,但弯弯曲曲,等不到一辆可以thumb a ...

  • 校园风情

    走进校园,就与那熟悉的气息撞了个满怀,花儿的清香迎面扑来,令人神清气爽。 校园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草一木,一石一阶,我好像回到了熟悉的家。 那棵大樟树,是我要...

  • 陪你到老

    我是你日子中的陌生人,而你却是我日子中的熟客。 我不曾出现在你的日子,而在我日子的每个角落却都有你的影子,谁也无法撵走它。 我看你嫣但是笑,看你哀痛流泪;我看你夸...

  • 腊八散记

    (一) 近日,在朋友圈里看了几篇哈佛大学关于人生幸福指数调查研究的文章,是什么让我们保持健康和幸福?哈佛成人发展研究所在长达75年的时间,追踪了724位男性的成长状态...

  • 时光飞逝,稍纵即逝

    没想到一下子就到了2016年1月17号了,距离我上一篇文章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不得不感慨时光的稍纵即逝,我都很难象限这一年到底做了什么,我丝毫没有什么感觉,一看博文再...

  • 反复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情,亦是如此。 对阿熠,我从来都是用了全力,却无能为力! 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自己,不是只有阿熠你!明明是你先勾引的我,最后我却像个婊子! ...

  • 翡翠如玉的腊八蒜

    我们国家的传统节日,都有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底蕴,腊八节也不例外。这个节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近两千年前的先秦,是个腊月祭祀神灵的日子,不过时间却是在冬至后第三个戌日...

  • 鸡叉骨

    五点半下班,回出租房的途中,他决定出去买点炸鸡叉骨。工资太低,所以他只要了五块钱的。 小伙子年纪没他大,每天晚上推着小车出来很不容易。等他快炸熟的时候,他去附近...

  • 当一切都成往事

    清早赶赴总部去开学期结束会议。在地铁站里有了一次被挤成沙丁鱼的体验。 从门口被挤到地铁两节车厢交接处。放眼望去,一个个黑乎乎的人头,大部分深色的衣服,顿时我感觉...

  • 在我的世界里继续遨游

    这会开始闲下来,可以写点东西。 外面正下着雨,气温比前两天晴天的时候要低。坐在办公室,手脚都蛮冰冷的。虽说衣服是穿够了,但是底气不足,所以手脚一直暖和不起来。上...

  • 龙爪槐与黄花

    楼前的畦中生长着,龙爪槐和黄花 龙爪槐不言不语,每天低着头 默默地做好本职工作,还时时关注着黄花的生长 初春黄花葱绿一片,渐渐地又窜出的花茎 随着花茎的长高,心气也...

  • 把爱告诉吴哥窟

    喜欢吴哥窟,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唱的,不知道歌词在讲些什么,只觉得突然之间整个人都悲伤了,那女声细腻的诉说着充沛的情感,仿佛在向这个世界乞求爱。因为这首歌...

  • 中秋,我和凤凰有约

    凤凰,因着一个美丽的名字,中秋,我来了。 我来了,恬庄。红红的灯笼,漫盈节日的欢乐,古朴的石板,光滑如天上的明月。那些状元、榜眼的繁华,那些长满了青苔的孝的故事...

  • 远方的暮光

    我和我自己喝着咖啡,回忆着过去,忘记了日暮、灯光和远方;周围的空气总是凝重,像是离别时的无知,仿佛没有沉默。 玻璃窗外,匆匆忙忙。此刻的我却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倒...

  • 一首不知名的外国音乐

    寒温带的针叶林被雪花染得银白 我划着小船渡过冰冷的湖泊 弃舟登岸 踩着积雪攀上皑皑山峰 我的小木屋正柔情地等待我 劈柴点火 点燃油灯,点燃炉灶 点燃满屋的温馨和家的感...

  • 这些年,是谁收了谁的“礼”

    壹 又近年关,单位那些当家的女人们又聚在一起团购年货,甄选的空闲不免唠叨抱怨,说是给自家买年货,选啥都合适,一旦要选购走亲访友拎的礼品,就要煞费心思,礼送轻了送...

  • 满园春色关不住——游“梅海岭”

    冬日,北方落雪,我们这里依然满眼春色。 这是在家门口的出游,是最现实和随意的快乐。去年12月的一天,阳光和煦,我们来到梅海岭一游。 梅海岭位于市区东坪山山麓,四面山...

  • 过好生活,从好一个人的生活开始

    我喜欢一个词,精致女人,不是说多富有,而是说可以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很有情趣,很精美舒适。对于这样的生活,我是心向往之的。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想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一...

  • 跋涉山川刘庆丰

    跋涉山川刘庆丰。今天,收到小说《风雨六十年》和文学作品综合集《跋山博客文选》后,我蹦出这么个句子。 人生讲究有缘。 刘庆丰,博客里的跋山老人,河北冀州人,现居住北...

  • 刻经版的老人

    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少数民族老人。这位脸色黝黑的老人,每天的工作就是雕刻经版。经版的内容里面记录着一种古老民族的文化。那些木板是县里一位文化干部送过来的,...

  • 文字起舞,幻化成蝶

    俄国的文学爱好者写了一个句子:有个银元落在了地上。陀思妥耶夫斯基改为:有个小银元从桌面滚了下来,落在地上,叮叮当当地跳着。他用了几个动词和象声词,就使句子有了节...

  • 青春路上绽放的丁香

    四月的夜晚,暮春的风一路欢奔,荡起层次分明的花香的涟漪。我徜徉在夜色的从容清凉中,有馥郁浓烈的花香的涟漪包裹住我整个身心。那熟悉奔放的味道,紧紧攫住我漂浮不定的...

  • 海子之死

    海子在二十年前离开了人世,以自己选择的方式。 我在一首诗歌中写道:海子,我想说/你是幸福的。生不由已,死由自己做主,做自己的王,既高贵又伟大。而且是彻底的王者风范...

  • 让文字带着灵魂散步

    应该说,认识石子是从诗歌开始的。近几年读过不少石子的诗歌作品,始终坚信他是一个优秀的诗人,借用别人的话说:石子是一个匍匐在大地之上,一个时时忠实于内心召唤的诗人...

  • 躺在外滩的长椅上所思

    我逛完城隍庙、城隍庙商城、豫园和豫园商城走到外滩的时候,已经很累了。我看长椅是木质的,又没有多少人坐,逛了一会儿就找个空处坐下,后来两侧的人走了,足可以躺下,可...

  • 谈谈睡眠

    我始终难以想象,有些人究竟如何每天睡五六个小时而依然精神充沛的,那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难以想象。我的睡眠时间如果低于八个小时,脑子就像是被驴蹄了,迟钝地甚至回答不好...

  • 山巡记

    自清明前后,雨点纷纷。山色清幽,落英扑岸。河堤池水,鲍鱼潜滋。野芳清新,微雨青烟。农人茅社,假郭村边。起望西南,舟楫不绝。往来闲淡,渔歌唱晚。有 渔溪老者垂钓,...

  • 年关

    时间以年为单位,于是有了年关。年关是个坎儿,关上是年里年外,新年去岁。时光的流动性,像一艘在岁月的河流中游弋的船,让人不觉间又长了一岁。于是,当船靠岸停泊下来,...

  • 我的B+生活

    本想把题目定为我的B+人生,但是下笔前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如果是人生,我似乎也太早定位自己的人生了,对于20多岁的我来说,似乎有些不太公平,毕竟还有往后那五六十年呀。...

  • 是夸张还是浮夸

    日光流年,平铺直叙着不满与奈何,悠悠赤心,想必淹没在甚嚣尘下。一路走来,缺少荡气回肠,却,有些锋芒,隐忍地,像磨钝的刀片,已经不会再铭刻心伤。一路有过通途,也有...

  • 当人人如此,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即使我们与最亲密的人拥抱在一起,我们还是孤独的, 在那一刹那让我们认识到伦理的本质就是孤独, 因为再绵密的人际网络也无法将人与人合为一体, 就像柏拉图说的,人注定...

  • 我的川藏骑行回忆录-梦起始

    一个人,一条路,人在途中,心随景动,从起点,到尽头,也许快乐,也许孤独,心在远方,只需勇敢前行,梦想自会引路,有多远,走多远,把足迹连成生命线!我的川藏行要从20...

  • 来了,就不用太安静

    路走错了,奔跑又有什么用呢? 我能饮下刺喉的烈酒,也能渡过一个人的深冬 看似无所不能,却熬不过寂静的伴晚,看向陪着我失眠的夜空 总会习惯性提前到达机场,在安检口的...

  • 火车轶事.眼镜男

    自己原来也戴几年的近视镜,毫不谦虚地认为自己还能配得上近视镜,毕竟大家眼里认为戴镜子的比较有文化,呵呵实则不然。 由于戴镜子带来的麻烦很多,就渐渐地摘掉了镜子,...

  • 巧遇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巧事,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很能使人久久难以忘怀。我的这篇文字,就因此而作。但愿不是弄巧成拙。 那是今年元旦的前一天,女儿来电话说:宜...

  • 时空连线:北京—埃及第二天

    我们家的主卧与阳台、主卫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单元,但有个缺点,位于楼体的西侧,保温效果稍差,在寒冷的三九天,室内温度比其它房间足足低了四五度。 旅游前,召召特地嘱...

  • 因为有了您

    您用最温暖的身体孕育,我因此有幸拥有了宝贵的生命。 您以为是您拥有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是我拥有了您。 从我来到人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了...

  • 老百姓为何不喜欢李逵

    有关梁山好汉脍炙人口的故事很多,比如武松打虎、李逵杀四虎、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等,对于武松鲁智深好多人充满敬佩,对于林冲大多人充满同情,甚至对于宋江腹诽的人也不少,...

  • 新疆维吾尔族姑娘,历经千年风流不败

    提到新疆就想到西域,因为西域比新疆更有民族味。异域它国最初的印象总是来源于诗歌、小说、电影、电视,在此基础上升华的就是音乐,音乐是灵魂的琼浆,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

  • 暗恋,一个无法永远在一起的人

    如果你喜欢上了一个无法永远在一起的人``~~ 请记得曾经在一起时的那段岁月~~!! 因为珍惜今天~~!! 它就是明天最美的回忆~~!! 看见这篇文章好像是写给我的,虽然写的很好,也...

  • 男人的手

    教我如何来形容你--你这漂亮的年轻的散发着光热与无穷魅力的性感男孩。 你一头金灿灿的暖洋洋的熠熠闪光的金发,在精心修饰过后仿佛不经意地散落在你轮廓高贵而优雅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