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雷新2016年01月27日散文诗精选

某一天早上
大雾久久不散
我在草丛里劈柴
把斧头抡得老高
一个人一劈就是一上午
直到太阳升起
我被人看见
已是满头大汗
自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流过那么多的汗
斧头有一会儿松了
木柴有一次飞起好高
还有一个木疙瘩没有劈开
我蹲下来又看看斧子
木头里的馨香充满我的鼻子
脚边的木柴已经堆成了小山
估计够一个冬天烧的了
我挺起身抹了一把汗
我想,要是
木柴足够、斧头锋利
我能一直劈下去
一边劈柴一边等待
等大雾散去、村庄醒来
母亲做好早饭
父亲牵牛归来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