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丁小村2016年02月23日春天散文

四季的风各有各的个性。燕子小巧的身子被吹斜,柳枝被拉成优美的弧形,池塘光滑的镜面上被描出丝丝纹理……这都是风的杰作。还有那漫天的乱云被赶得飞奔,柳絮被轻轻托上云霄,秋林黄叶被摘下枝头,那大漠沙丘滚动、燕山明月无光,那塞上长城砖头上的棱角消失、那海边浪被拨动得潮起潮落……风就像是人间一双灵巧无比的手,一支天界神奇无双的巨笔,雕塑自然的奇景、抒写个性的篇章。

雪莱的名诗题名为《西风颂》,这诗中又有名句:“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人人传诵的名篇佳句,描绘的就是二月的风。

二月,高处的雪开始融化,最早的花开始爆出星眸似的苞芽。风是从山巅上吹来的,有冬天的寒冷,又有着春天的清新。雪化了,小河里的水清凌凌的,叮咚响着,在拐弯的地方形成一汪清澈。经冬的水田里,已经没有了冰,只有水,很干净的水,像过滤了的,当你站在这样安静的水边照见自己的影子时,风来了——悄悄地拍打你,先让你使劲儿颤抖一下,灵魂仿佛就要出窍;风顽皮地从水面上溜过去,也让水使劲儿地颤抖一下,水的灵魂也出窍了,一圈圈地形成了花瓣儿似的波纹……

水未暖,山欲醒,背阴的林带还积着厚厚的雪。歌声响起,是一群孩童,他们在有青草的地方放着几头小牛犊。我记得这样的情景,是小时候的情景。在料峭的风中,孩童们用枯枝和干草点起一堆野火,上升的烟雾被吹成弧线,慢慢消散,只留下火焰,照耀着冬天残留的寒冷和冷清。童年的歌声,在二月的风中,稚嫩单纯,却让我常常想起,引出丝丝怀恋。那是二月的风,冬天最后的余音,这风吹过之后,天上的太阳开始变暖,河里的水开始变大,林会越来越青,鸟儿会越来越多……

少年时代,我从山梁上走过,上学放学,年年岁岁看山中的四季迈着优美的步伐走过。在二月,山梁上的小路上铺满冬天的黄叶,树林里走动着小动物,枯枝间飞动着小鸟儿,天边是绵延的山岭,在这庞大的宁静中,我听到二月的风的步履——她清晰的足音,像时间最悠扬的歌,给我无限的遐思。

我常常站在山道上,追寻着风的足迹。我看到风从山巅的雪线上吹过来,进入泥土的深处,我听到大地胸膛深处心灵的震颤。我看到风从山岭林莽的缝隙中吹过来,穿透了每一个灰暗阴沉的角落,响出了清越激昂的声音。我看到风从比天空更高的地方吹来,吹得树林和草丛都扬起头,把探询的目光举得更高、更高……最后,我看到一缕纤细的风,带着尖利的呼哨,走进我的鼻孔、走过我的喉咙、激荡着我的胸膛,我知道,这是二月的风,它带着春天来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