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秦延安2016年02月23日雨散文

正月里,空气就如逐渐解冻的大地一样,变得柔软起来。这种柔软,让人浑身上下都有一种松绑的感觉。一冬的阴霾与晦暗消失殆尽,天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就连远处的山也似乎走近了,木清晰可见。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在树枝间跳跃;既有坚守一冬的麻雀,又有刚刚归来的燕子,还有长尾巴的灰喜鹊,它们如老熟人相见似的分外喜悦。雨,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淅淅沥沥,不时还夹着一两片花,扑朔迷离地笼罩着大地。天气乍暖还寒,雨,轻柔中带着犀利,让急于脱衣走向阳春的人戛然止步。作为早春的甘露琼浆,雪最终都变成了雨,丝丝缕缕,飘飘洒洒,让干旱一冬的大地得到了一丝慰藉。即使那雨,落在麦田里,连根部都难湿透;即使落在江河里,江河依旧枯瘦,但都没有让雨水停止脚步。它如杨柳风似的,款款走向大江南北。

作为二十四节气中第二个节气,雨水,就如它的名字一样,给人以憧憬与希望。有雨便有水,有水便有江河润泽,便有五谷丰登。雨水,不仅预示着天气回暖,降水逐步增多,更昭示着冬天已远,春回大地,草长莺飞。《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和谷雨、小雪、大雪一样,雨水也是反映降水现象的节气。但细雨飞扬,飘扬的不仅是一个节气的风景,更是对物象的概述,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气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

如果说立春是春天的序曲:春意萌发、春寒料峭,那么雨水便是进入春天的变奏曲:气温回升、乍寒乍暖。雨水期间,“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冷暖空气的交锋,带来的已不是气温骤降、雪花飞舞,而是春风春雨的解襟开怀。大地复苏,草木吐芽,万物更新,急需雨水的滋润,于是便有了“春雨贵如油”的珍惜,有了“夜雨剪春韭”的惊喜,有了“润物细无声”的微妙。雨落在光秃秃的树上,树便起苞含芽;雨落在田野里,沉睡一冬的麦苗便青翠欲滴;雨落在村庄里,村子便升起雾霭。大地湿漉漉的,点点绿芽,织就“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意象,让人惊奇。一切都在雨水中舒展,一切都在春光里扩展。虽然屋檐下还没有形成雨帘,虽然雨一晃而过,但这一场雨水已经够了。因为它不仅表示着开始,更预示着持续。隔三岔五,雨还会光临。就这样,不紧不慢,或是“渭城朝雨浥轻尘”,或是“随风潜入夜”,让春色满人间。

“春雨满,秧新谷。”雨水让大地丰盈起来,将万物滋润得鲜活起来。雨水过后,蜜蜂忙着采蜜,鸟儿忙着歌唱,花儿忙着绽放,河中的水也逐渐流得湍急。干枯的树枝,在风中缩小,绿色的面积,在春光里扩展。

雨水来了,一切都在孕育与膨胀,一切都在起步与发展。希望有了,丰收便有了,沁人的气息激励着人们大踏步前进。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