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武秀红2016年04月16日生活散文

儿子的手臂被蚊子咬了。他让我买花露水。我在超市的柜台间终于寻到它,细长小巧的瓶子,里面的液体是淡绿色的,将瓶子映得绿莹莹。

心里就猛然一动。这是我第二次买花露水。

第一次,是在二十年前。那个夏天,我爱慕一个男生,不知道该怎么打扮自己才能悦己者容。当时喜欢看港台书籍,那上面有文字讲到女人应该拥有一瓶香水。少女的心就对香水有了种向往,于是跑到商场去寻香水。

小镇很小,商场就两家,柜台一眼望过去,哪里有香水?柜台服务员拿出一只细长小巧的瓶子给我,标签上写着花露水,瓶子里淡绿色的液体映衬得瓶子绿莹莹的,煞是好看。我用五元钱便买下了女人生涯里第一瓶“香水”。

这瓶神圣的宝贝放进我的抽屉里,怕妹妹给我用了。每次跟男生见面,我都猫在自己房间,拿出绿莹莹的小瓶子,往手臂颈上涂一点,再换上干净漂亮的花裙子。

记得男生第一次嗅到我身上的花露水味,开玩笑说:以为是花香呢。我就腼腆地笑,心想这都是为你才准备的。当初涂抹了花露水从房间里出来时,是偷偷摸摸地以闪电的姿势跑出院子的,但还是被母亲闻到了。晚上回去,灯下忙碌的母亲叫住我问:“你白天抹了什么?”

我极不情愿地回答是花露水。母亲问我为什么买那么奢侈的东西,我想起标签上写着防蚊虫叮咬,就急中生智,对母亲说我夏天特招蚊子,白天晚上都挨咬,母亲便没再盘问我。

那瓶金贵的花露水不舍得平常时间用,只在约会时用。约会的时间一般是午后,太阳还火辣辣的。我被太阳暴晒过的手臂脖颈在随后的日子里经常痒得钻心,才知道是掸花露水又经历了暴晒的过敏反应。

那个男生后来考上大学离开了我,而花露水还剩下大半瓶。有一次晚上回家,嗅到房间里都是花露水的味道,妹妹有些胆怯地说:“说花露水防蚊子,我就抹了,不小心弄洒了。”

我没有生气,把瓶子洗干净放在书桌上当个纪念。那种幽幽的淡淡的香气在房间里萦绕了很久,但终究还是消逝了,就像我本以为刻骨铭心的初恋,随着岁月的流逝,也渐渐地淡成一抹云烟。

二十年后,这个夏季到来时,我跟当年的男生在QQ里相遇了。相聊一笑泯恩仇,却也云开雾散,再也不见当年的执着。只是当我在柜台里给儿子买花露水时,才怦然心动,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那个小姑娘踌躇在柜台前,为了见心爱的人,想买一瓶香水的情景。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