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杨菊三2016年05月04日心情散文

喜欢书,颇为痴迷。经常进出书店,若能碰上心仪的,便坦然购之一二。几十年下来,而今累积各类书籍四五千册,2004年就已闯入杭州市十大藏书之家行列,2012年还被评为杭州市十大书香人家。

以前家境不宽裕,借着看的居多,有时辗转到手里的一本好书,恨不能留下,可书的主人也宝贝得紧,还没等在我的手里闲几日,就来催讨了,悻悻中,心头就爬上一种怅然若失的愁绪。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在严州师范求学时,见到一本介绍瞿秋白的书,书中还附有《多余的话》,真是喜出望外,就把《多余的话》全文抄了下来。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新华书店里没得买,复印机也还没有诞生,就靠土办法死抄。1万多字的文章,花了我好几个晚上,才在半是欣喜半是劳累中,还了这本书。

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不少,但书价也上涨得有些让读书人难以接受。一般的书虽则买得起,但大部头的读本却难以下手。2009年版的《辞海》面世时,一问价格,要1000多元,这对于我们工薪阶层来说,有些烫手。后来调到县城,在闲谈中,得知一位小车司机家中有一套《辞海》,我就急急地上门“拜访”了。那位师傅见我这么迫切,认为我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连连说:这书现在是碰到了真正的主人,你尽管拿去好了。我说钱还是要给的。在推来搡去中,我按书的定价丢了二十几块钱在他家,抱着书,兴冲冲地凯旋了。其实,物价已经涨了几番,按定价出这书款,还是挺划算的。按理说,早年的版本买到了,心愿也就有了了结。但我就有这么痴,终究忘不了新版的《辞海》,还是想了办法,通过图书馆,以最低廉的价格,了却了这一心愿。

家乡有一句老话,道是“虾有虾路,蟹有蟹路,田螺没有腿,用头顶条路”。读书人淘书,也是有自己的道道的。这些年来,我时常去杭州的旧书摊淘书,还真的收获多多。一本标价二十几元的书,在这些特价书店中,只卖七八元钱;郑振铎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他治学严谨,知识渊博,我在三十多年前就被他的《中国俗文学史》所迷醉,前年在南华特价书店见到此书时,真的是眼睛一亮,一看标价,更是让人心动。他还有一套上下册的插图珍藏本《中国文学史》,这么厚重的一套书,只需35元,我二话不说,悉数拿下。粗粗地估算了一下,我一年有200多本书的进账,林林总总的书弄得家中两个大书架都放不下了。

有人问我,你买这么多书,看得了吗?当然是不能全部卒读的,就是喜欢,这如若女同胞买衣服,哪里穿得过来呢,但还是会不断地买,只是喜欢罢了。

淘书总有其乐,读书更有其乐。恐怕我这个书痴一辈子都会在书海中优哉游哉,终其一生的。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