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邹安超2016年07月12日情感散文

“吃好了没有/吃好快放手/碗筷来收/碗筷妈来洗/出来一小会/别怕妈来气/妈的心肠好/我在门口等/等你这朋友……”

昂扬的山歌在空旷悠远的深山峡谷回响,在苗家山寨这个千户人家居住的吊脚楼下响起,让听着歌声的每一个游人都在思忖:山谷里,怎能这般的温情?

不一会儿,一个长相俊朗,身材高挑的小伙,以轻快的舞步,用邀约而具期盼的眼神对着一群姑娘放声唱,唱罢,停歇,吹吹口哨,再唱唱,小伙那大方不粗鄙,果敢不放荡的优美舞姿让远方客人的心也有些云卷云舒地踌蹰起来。

仿佛盛大剧情的开场,人们屏住呼吸急切地期待

静默过后,众人随着小伙那顾盼的神情悄悄跟随,对面山寨的吊脚楼下,一群身着盛装,头佩银饰,颈挂银项,手戴银圈的妙龄女子,她们在盛装的装扮下,妖娆美丽,仿若一个个天上飞仙,纤纤柔柔,袅袅娜娜地舞出,一边舞一边是答非答地推攘着,嬉笑着。

哪一位女神,才是他心中的所爱?

一切,都在不言中。

世间事,有的时候,不需表白,当情愫达到高潮,自有喷发的时刻。

“远来游方的客人/口哨何必太烦人/我的村子好养身/你的村子好养心/你把步子踏破夜/扰我安静心灵/你把自己身子累。”

听,姑娘中,有位接唱起来。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怕是心有所属地遮掩。

“夜里跑来为谁累/姑娘真会说笑话/嘴里说着梦里话/心里抢夺哥的爱……”

唱歌的小伙来了劲头。

“姑娘问我来何意/姑娘如果真有心/耐心听我唱首歌/十月谷子进了仓/双脚闲久会生疮/听妹养心闲在家/夜里双脚禁不住/踏破草鞋行夜路/如今才到妹妹家。”

哥哥心意妹心领/怕我父母家未还/不能陪哥揺马郎/哥哥乘早快快回。”

……

这方唱罢那方起,你一句,他两句,歌声把山间的一墙一木,一花一草都唱得柔情蜜意。

原来,这是一场西江千户苗寨旅游公司为游人表演的“游方”场景,为当地世俗文化的展演。

在西江,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苗家村寨里,人们住着吊脚楼,过着农耕的生活,民风淳朴,民俗浓郁,不管是生产生活,还是世俗俚语,都传承着苗家儿女众多的文明成果。

说起苗家人“游方”,其意就是“约会”,是苗家先人们独自创造的文化成果。

通常在农闲季节、传统节日、办喜事和赶场天,就能见苗家青年男女们邀邀约约,在一起游方。

而他们游方,有专门的“游方场”或“游方坡”。几个寨子的中心地点、村庄前后左右平缓的坝里,便是理想的游方场。如今在黔东南、黔南苗族中,青年男女要搞社交和娱乐活动,他们仍然传袭这种游方形式,通过游方结识朋友、物色对象或倾吐新濠天地娱乐官网选择伴侣。

来到游方地,平常素不相识的男女青年,毫无拘束地公开或秘密地、集体或个别地进行摆谈、对唱。他们对歌时,对歌的要求也不拘一格,见啥唱啥,但又遵循着自律的规则,有着严格的礼仪与讲究。在游方的过程中,青年男女们去掉平时的羞涩和拘束,不粗俗,不卑亢,欢快而又祥和,使真情得到表达。

在苗族这个优秀的民族中,自古流传:“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舞蹈”的溢美之述,所以,歌声是小伙表达求爱的重要信号。在苗家小伙中,为了能把姑娘吸引出来跟自己约会,他们首先要学会唱歌和唱和的技巧,而在苗家人的认识里,又把小伙们掌握苗歌的多少视为能力的大小。

故,苗族青年男女的恋爱一开始便有舞蹈和歌声来作伴。

试想,某一喜庆日子,千户苗寨沉在万般的热闹与温情里,男女老少笑脸以对,寨中那个空旷的广场里,人们庆祝的余音还未散去,而激情荡漾的男女青年,等不及结束的号角吹响,只听一阵邀约的口哨,没有出嫁的姑娘,心像蚂蚁在搔痒,偷偷地,悄悄地,躲过家里人,转过身便无影无踪,不一会,一群男女青年就聚集在游方坡上……

等到,天已沉入暮色,他们的激情与爱慕还未表达完全,夜散不尽他们心中的倾慕,只有烧旺火塘,围着火光继续对唱。当赞美、抒发爱恋的情意表达尽,姑娘芳心早已倾出,这时的天已有些亮意。此时,天作证,地作媒的美好愿望业已实现,而此时的空气与山蛮中到处流淌着纯真与浪漫

从此,小伙一有空就邀约姑娘游方,他们唱了山歌唱情歌,唱了青山唱绿水,唱尽了山山水水,绵绵情意,彼此也已了解到深入,选择一个尚好的日子,小伙备着礼物到女方家中走访,正式地拜见未来的岳父母。晚上男女二人又互对着唱,歌声情深意切,即景生情,现编现唱,随口对唱,订立婚约,交换信物,一生的幸福生活,从此有了眉目。

真真切切,和和美美,你情我也浓的情景过后,一段美好的姻缘就此牵定。

自古英雄辈杰出。

如果,要说苗家人何以这般的“开放”和“自由”,难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及等级、男尊女卑等众多封建思想的约束,有着直接,勇敢的表达与要求。尽管,在苗家儿女正式成亲之前,还受着别的禁忌的制约,可单从游方来选择婚育对象这一世象之中,与今天我们所倡导的社会主义婚姻自主的婚育制度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再要追宗朔源,众所周知,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他们经历数千年漫长的迁徙,不断地寻求着安身立命之地,一旦他们找到了栖息的家园,就此安家落户,怀着感恩的心与乐观善良的心境,他们感天谢地,珍爱与拥有,由此快快乐乐地生活。

蚩尤的赫赫有名,他的英勇与顽强,被世代苗家人崇拜和敬仰。身上流着蚩尤血脉的后裔们,传承着战神那光辉而英勇的发自骨髓的优良品格,如今,在美好的和平岁月里,没有战争的纷扰,没有不安定因素的困惑,他们不计前嫌,抛却生活曾经的不公,淡定而从容,快乐而豁达。

他们用歌唱来锄地,用歌唱来收获,用歌唱来创造和发明,用歌唱来祭祀祖宗神灵,用歌唱来谈情也说爱,他们的生活,一天也离不开歌唱。唱山,唱水,唱,唱神,唱父唱母,唱兄弟也唱姐妹,唱爱人也唱人世间的欢欢喜喜悲悲切切。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当外界的俊男俏女被封建制度的包办婚姻束缚得困苦不堪时,他们却在游方的歌声里,不折不扣地用美妙的歌声寻找到自己的终身伴侣,从此开始幸福美妙的人生旅途。

人是自然界的主宰,而婚嫁这个传承人类繁衍后代的重要途径,却是用歌唱来获取。

你说,这是一个怎少得了歌唱的民族?

历史的锤音敲响,走过艰辛走过尘世的先人们,创造出无数烙着人间烟火的文明密码,当真像有一天被慢慢解开,那些沉睡的弥足珍贵的辉煌,一定会闪耀着后世人们的双眼。

如今,藏于深闺的黔西南民族自治地区的西江千户苗寨,正是拥有如游方这样贴进生活,有着人们喜闻乐见的浓郁生活情趣的文化遗存,让浮世中的我们爬山涉水地来探索着,感染着这里干净而纯朴的民风,融合到欢快与温情的氛围中,内心,难免不升腾起情深深意切切的敬佩与爱恋。

于是,内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喷喷涌:苗家儿女,吊脚楼下来场游方如何?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