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陆福兴2016年09月03日情感散文

棒冰,是童年里冰棍的称呼,由糖精水冰镇而成,外加一支小棍。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暑假的时候,不管天气多热、太阳多烈,我和小伙伴还是会穿梭在农舍田野间捉知了、钓青蛙、挖黄鳝。太阳把我们一个个烤得皮肤黝黑、挂满汗水,我们却乐此不疲。这时,木疙瘩敲打棒冰箱子的节奏声或是“哎诶,阴凉棒冰吃诶”的叫卖声就会从远处飘来,声音清脆悦耳,犹如天籁。于是,我们立刻丢下手里的东西追赶过去,边跑边喊:“买棒冰,买棒冰诶!”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零钱争先恐后地踮着脚围拢上去。卖棒冰的大叔停稳自行车,顺手用毛巾擦去满头汗,嘴里继续吆喝着,手里则从木板“冷库”箱的厚厚的棉被下掏出诱人可口的棒冰递给我们。

接过棒冰,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吃起来,准确地是说含起来。我们舍不得立刻吃掉这美味,总是细细品味。无论大人还是孩童都喜欢这样,含一口,凉、爽、甜。无奈气温太高,棒冰总是很快融化,一滴一滴的棒冰水直往下掉。我们连忙先含吃融化的地方,这时,其他地方也跟着融化,常常会顾此失彼,手忙脚乱,要是一不小心棒冰从中间断掉,那简直就是直跺脚的事。含着吃的棒冰有时会让你冷得合不拢嘴,好像舌头都变得不是自己的了。而咬着吃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咬上一口脆生生、凉爽爽,直透心底,说不定还会打个冷颤。

那时的棒冰品种并不多,普遍在5分钱一根,粉红色,也有呈褐色的赤豆棒冰;奶油棒冰则要8分钱一根,通体乳白,让人垂涎欲滴。可大多时候是舍不得买来吃的,只有偶尔嘴馋时,小伙伴们才会凑钱买一根,你舔一口我舔一口,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母亲知道我馋棒冰,便鼓励我干些家务,她以棒冰来犒劳我,每每品尝劳动果实都觉得特别开心与幸福。

也不知从哪一年起,冷饮界也开始兴起了一股怀旧风。许多冰糕企业都生产了名为“老冰棍”的冰糕,样子就如当年的棒冰。买一根来尝一尝,别说,还真有过去棒冰的味道。

现在的冰棍花色繁多,价格也从5分、5角一支涨到1元钱甚至几元。冰棍不再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尽管它们变得更加丰富可口,但再也不是童年里最自然的棒冰味了。

棒冰,也只能是一种回味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