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丹麓听翁2016年09月03日散文诗精选

蟋蟀
石头枕着土壤,潮湿占领了地盘。秋风里,蟋蟀举着家乡之旗在碎石和潮湿地上走过。
有多大体积,就唱多大体积的歌,蟋蟀拨打着秋天,跳跃秋门。
我常常发现,蟋蟀独来独往,鸣来叫去,除了引起一片鸣叫的漩涡之外,它的行迹很难确定方向。
蟋蟀最怕捉,一旦被捉,即使鸣叫再优美,也带着约束后的嘶哑。
蜜蜂
飞行的器皿,由于小,便可自由地贪婪花蕊。
与花黏在一起,风雨兼程,只因抱紧甜蜜。不问前途,飞到哪算哪,出门在外,没时间思念蜂房和战友。
花,照例开了又干枯了,蜜蜂一生只用一种形式采撷花蜜。
阳光外,雨帘中,甚至寒风吼叫中,蜜蜂准备好了蜇人蜇物的箭。
一经刺入,让等待在花蜜中消失。
蝴蝶
花蝴蝶耕耘了眼球,一上一下数落着春天的衣衫。
扇动着两页对称的翅膀,呼啸着大段的美艳。在水塘边,树梢上,蝴蝶就像是一个个待降的飞机,听着雷达声。
蝴蝶翻飞,把戏台搭在空中,把舞蹈舞在空中。
软腰身靠节肢一伸一缩,把佳音容颜传给树木、染给水塘。
蝴蝶用飞翔取悦人们,用参差舔着春天。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