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姜欣2017年03月15日来源: 湖南日报伤感散文

从接到书国离开我们的噩耗那一刻起,我就在不停的奔波,不仅仅是书国的后事需要各种处理,更重要的是我不敢停下脚步,一停下来,书国的身影就在眼前不停地晃动。

书国是湖南省教育厅派出的上一届援疆干部,进疆一年半后参加吐鲁番地区的公开选拔,考上了当地旅游局局长,从援疆干部变成了留疆干部。第一次见他是前年我刚进疆时,他到我办公室来,文质彬彬,朝气蓬勃,跟我谈起对吐鲁番旅游事业的想法,充满了理想和热情。他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美好未来在等着我……”后来,我陆续读到了他的文章,他的诗,他写的歌,无不渗透了他对那片土地的深情挚爱。他策划的吐鲁番杏花节、葡萄节等一系列活动,都成为了吐鲁番旅游的品牌。他虽然成为了本地干部,但是吃住还在援疆楼,我总是在援疆食堂见到他,永远是一脸平和的笑脸,永远是忙碌的身影。援疆队员说他加班太多,从不按点吃饭,有时候就着一点剩饭凉菜就囫囵一餐,放下碗筷又到办公室去了。

去年初,他对我说,晚上睡不好,我劝他回家休息调养一下,他笑着说,忙完这段时间就好了……直到查出绝症,他仍然在想着工作。

在病中,他一直很乐观,总是对我说,病好一点了就要去工作。我记得他生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好想念吐鲁番啊!我真的想去吐鲁番看看”。

2月17日凌晨,年仅42岁的书国撇下80岁的老父亲年轻妻子、年幼的儿子永远地走了。吐鲁番的网站上,援疆队员的微信群里哭声一片。

春天来了,杏花开了,你却走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