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袁诚2017年03月22日来源: 农村大众冬日散文

这段时间气温下降得很快。大风早已把木吹成光杆,万物活动趋向休止。寒冷中,静下心慢慢品味这个季节,便多了份宽广,多了份辽阔……

冬天的日子里,不能不想起流逝的往昔,不能不忆起那些难以忘怀的青春懵懂和纯真画面。冬天是一个怀恋过去与畅想未来的季节。冬的意境中,想起那融融的炉火、温暖阳光和飘舞的花。

有句话叫做“大雪封门”,小时候真是那样的。一夜北风紧,大朵大朵的雪花伴着朔风漫天飞扬,村庄静得出奇。第二天早上一开门,积雪漫过门槛,自己便被大人限制在屋里不让出去。屋子是那种厚厚土坯垒的草房,屋里有一盘大大的火炕,炕的前方是土坯垒起来的火炉,炉子的烟经过土炕的炕洞转一遭才从烟囱里排出去,所以坐在炕上热乎乎地极为舒适。将黑黑的炭块投进火炉里发出滋滋啦啦的响声,不多时便燃烧成了红红的炭火,冒着淡蓝色的火苗。我忍不住想屋檐下的冰棱子会不会因此被烟筒里冒出的白烟熏化。炉口上蹲着一只铝壶,发出生生地响声。静谧中听着火炉上水壶的吟唱,从低低浅浅到悠扬婉转,一路从从容容地唱下来,直到水花翻滚,白色的水蒸气袅袅腾腾。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炉子,因为可以一边看书,一边烤地瓜、花生。大人们把一锅黏糊糊香喷喷的地瓜汤熬好了,“睡”在炉子底下的地瓜也差不多熟了,吹吹上面的灰,轻轻剥开皮,一股诱人的香飘散开来,就是烤糊了依然香气弥漫……对于我来说,冬天水壶的吟唱就是温暖的炉火,伴着这种声音走来,才叫冬天。

冬日暖阳不吝啬于谁,温暖着每个可能温暖到的地方。同时它也是那么的短暂,抓住了,它就在心里飘散;错过了,它就消失在无声无息中。油然想起童年往事。那时教室里没有取暖炉,凛冽的寒风吹起来,我可怜的小手小脚就开始冻得像胡萝卜一样红肿起来,整个冬天钻心的痒。每天晚上,母亲都用采来茄子秸,泡着滚烫的水给我洗。冬天的早晨或课间,我们这些穿着翻花破棉袄的小学生,紧贴了向阳教室的外墙角落,嘻嘻哈哈,边挤边喊:挤油油,压扁扁,老鼠窟窿晒暖暖……得意和快乐驱赶走了严寒与贫穷,洋溢在红彤彤的脸庞上。简单宁静平安的生活,仿佛只要一点点阳光就可以温暖地过日子,幸福是如此的简单。

冬雪飘舞,普盖万物。那坚韧的、跳荡着的、钢铁般的、充满生命力的苍茫之色,于天地之间穿行而过,深深地、有力地闯进人们的视野,款款地、多情地走进人们的心扉,美丽而坚定不移。小时候下雪的日子多也久,常常在地上积厚厚的一层。我们还用小手握出一个个雪球,趁人不注意冷不丁塞到伙伴的脖子里,于是雪仗就开始了……

冬天的味道在于一份肃穆,一份晶莹、一份清淡、一份安祥……当初雪落下的时候,默然无语地凝望那一片片轻柔的白色,使人不禁想起描写冬之温暖的小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是冬天独有的温暖和味道吧!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