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杨崇演2017年05月10日来源: 邢台日报春天散文

在“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时节,蜗居在家伏案笔耕,只会辜负春光。于是,毫不犹豫地撑起雨伞来到乡间,找春天去。

乡间春来早。看看山,山朗润起来了;水呢,也涨起来了。走在乡间的田野,沐着清新的空气,闻着泥土的味道,呼吸着花草木散发出来的芬芳,心情从未有过的好。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丝丝春雨,宛如琴弦弹奏着春天的歌谣,婉转动听,忽快忽慢,忽停忽缓,哺育万物。

田埂上,不知名的小草品味着乳汁的甜蜜,争先恐后地冒出新绿。春草惦记着自己在大地胸膛上的一个小位置——在低处,甚至更低。千踩万踏之下,依然抬起头,笑对春风。试想:假如有一天,钢筋和水泥剿灭了小草,没有了小草的点缀,春天还能称之为春天吗?

草渐绿,树泛青,燕子飞来满眼春。成双成对的燕子站在电线上,细软动听的呢喃,溢满在田间。春燕用娇媚的呢喃唤醒春色,春天也因燕子的呢喃变得更加妩媚轻盈。几只小鸟在地上觅食,偶尔抬头驻足打量着路人,又扑棱一声凌空高飞。

细雨朦胧中,目光穿过手中的伞,篱笆围成的农家庭院一角,早已春色满园,令人不得不想起“黄四娘家花满蹊”的诗句。篱笆内,花红叶绿,瓜圆蔓长,招来一群蜂蝶留恋嬉戏,为春天增添了蓬勃的生机。

恍然间,一只狗大声吠了起来,来势汹汹。主人闻声出来,镇静地唤着:“别叫,别叫……”那狗似通人性,摇着尾巴,走过来嗅了嗅,便悄无声息地放行。

走进农家屋后,一片火红映入眼帘,桃花朵朵盛开。浓淡相间,或鲜红如碧血,或艳丽如胭脂,织就了花的云锦,让人几度回眸。“春到了看花开,秋来了就扫叶。”季节使然,最好还是释然、坦然,独守着内心的一分平静。

踱步来到河边,鱼儿早已从冬伏中醒来,不时浮上水面觅食,摇头摆尾,想必是为结束潜伏的生活而乐不可支吧!于是,童心萌发,贪婪地蹲在河埠头,待伸手戏弄它们时,它们突然又潜入水底,撩拨得你兴致盎然。

“暖鸭报喜春,柳丝泄春意。”小河的转弯处,一大群鸭子白云似地漫游过来,一下子铺散在河面上。小小渔舟划开碧绿的春波,轻悠悠地荡了过来,倒影无限分明。

岸边的垂柳咬碎了严冬的包裹,不时探出一颗颗黄黄绿绿的绒球儿。轻手扶起看时,那胭脂色的叶苞里露出一点点毛茸茸、浅绿色的新叶来,像极了花轿里新娘子欲遮还掩、羞怯怯伸出的半个脸。

有三两个胆大的孩子,爬上柳树折几根柳条,编柳帽——唱着“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河堤上,好像自己就是解放军;做柳笛——嘟起小嘴,悠然响起,吹出鲜嫩的童心,也吹响了春天的赞歌。

一个个妇人或小孩的身影,快乐地闪动在河边、田垄。马兰头、荠菜、水芹菜、野韭菜遍地都是,与其说在采摘着野菜,倒不如说在采撷着春光。

有农家的房屋飘着炊烟,在雨水中,伴着春天的野菜味,袅袅升起。村庄,因为炊烟袅绕而变得富有诗情画意;春天,因为炊烟升腾而充满温暖

细雨中走来一位老农,他扛着犁,牵着牛,头上戴着顶竹笠,身上披着雨衣,缓缓地行走着,心中一遍遍地想着开春的农事:春分前后,把谷种选好;谷雨前后,种瓜种豆,便开犁了。耕牛的哞哞声一次次响起,又像是提醒人们:一年之际在于春。

沐在沐在乡间的烟雨中,我用观察美的眼睛欣赏一切。怦然心动之余,颇为责怪平时“春天在哪里”的无奈喟叹。因为,任何事物只要用心发现,皆有动人之处。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