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周刚振2018年03月29日来源: 商洛日报生活散文

吃罢大年三十的团圆饭,女儿便要回婆家了,回到属于自己的家。

女儿是不久前出嫁的。“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都是仇”,尽管前人是这么说的,可女儿毕竟在我们跟前长了这么大,谁舍得叫她走呢。

女儿这一走,使我和娃他顿感心里空落落的。

二十多年了,女儿每年过年都围着我们一起过、一起乐。然而今年,女儿大了,出嫁了,过自己的光景了。她这一离开,却带走了我们全家人的心,一时半晌,我们还真不习惯呢。

除夕晚上,我们和小儿子一起看春晚,心里有些不舒服,往年,是我们一家四口人看春晚,而眼下却成三口人,我想,此刻女儿一定也围着自己的大彩电和她所爱的丈夫一起看春晚吧,只不过是没在父母跟前罢了。

是啊,女儿是有自己新的家庭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人们各自过着幸福生活

女儿也该过上自己幸福的生活了。如今,啥也不缺,好吃的好穿的要啥有啥,可想想女儿小时候,那过年过的是啥年啊,那简直就叫过“难”。那时的日子太穷了啊,记得那年,我和父母分了家,另家时要求儿子每年过年给老人称10斤大米,由于当年我们穷得实在没办法买米,家里就只买了10斤米,于是给老人送去8斤米,家里就只剩下2斤米过年,当母亲知道我们家里只有2斤米时,母亲就坚持把米送过来,说我们有娃哩,不能亏了娃娃。我的妻子留着泪说:“妈,我们拿给你的就是你的,我们家里还有。”妻子坚决不要,又让母亲把米端走了。

那年月,就是再困难,也要给娃置身新衣穿。家里的年货就是买上几斤大肉,称上几斤米,再蒸上包谷面馍馍、豆渣馍,熬上一锅萝卜菜,就算把年过好了。女儿的出嫁为我们这个年减少了不少乐趣,本来这几年乡下的年越过越没了味,尽管人们的饭桌有鸡有鱼、有酒有肉可总是吃不起兴来,我想这大概是与人们平时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有关吧,你想过去人们吃的是啥,酸菜糊汤都喝不饱,所以人们就盼着过年,希望过年能吃好的,村上的锣鼓敲得咚咚响,大人小孩个个欢天喜地地蹦啊跳啊地乐,那年味现在想起来都叫人怀念呢。如今,光景好过了,人们平常吃穿都像是在过年,所以就把过年不当回事了。人们该忙啥的忙啥,村上的青壮劳力都在打算着过完年就出去到外面弄钱,我的女儿和女婿年一过也要去榆林做工了。祝愿孩子们,过上更加幸福快乐的生活!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