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程毅飞2018年04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精美散文

时间过得真快,立冬的脚步还没有走远,小节气就已在眼前了。一场冷雨过后,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寒冬说来就来,阴沉的天气也随之增多,我的心也沉沉的,郁郁的,没有一点亮光。于是便决意走出家门,去大自然中吐故纳新、驱闷散心。

我去的地方叫寨子沟,距离县城不远,只要过丹江河,沿江南大道东行至丹竹公路接口处,再往南拐,步入一条沙石土路,一直往里钻,就到了。寨子沟里有住户,有养殖场,还有烟花爆竹库。前两年由于工作关系,我常去那里,但都是来去匆匆,办完事屁股一拧就走人,无暇去领略那里的自然风景。这次不同,我是专程而来,脚步是散漫的,心境是闲淡的,用时髦的话说,就是一场说走就走的独自旅行。

我去的时候,薄雾还尚未散去,沟谷山坡被一层乳白色的纱衣笼罩着,有一种飘飘渺渺的感觉。一路上,不时遇到一些挑着担子进城卖菜的菜农,都是清一色的农家妇女,担子在她们肩上“吱吱呀呀”响着,像是在歌唱,又好似在呻吟。虽是寒凉的清早,她们额头上的热气还是不停地冒着,我不禁多起嘴来,劝她们歇歇脚再走,一位大嫂说:“兄弟,咋敢歇呢,去迟了就卖不上价了,城里人图的就是个鲜啊!”说完,步子迈得更欢了。看着她们的背影,我为自己的懒散有些汗颜了。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来到一条小河边,河水不像春日那样哗哗地宣泄自己的心事,而是放缓了许多,清澈了许多,像一个人走到了暮年,目光愈加清澈。河床上,不时有热气散发出来,弥漫在晨光熹微的晨光里,淡然,微暖,有一种骨子里的安然。

迎着寒凉的风,我沿沟道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对面山坡陡峭的岩皮上,一簇簇赫然燃烧的火焰吸引了我的眼球,一排排灌木丛上,竟结满了如此耀眼的红芒。仔细分辨,我终于认出来了,这不是生长在老家山山岭岭上红红的火棘吗?这个发现令我浑身一震,刹那间,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我的心里也敞亮起来。

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的山坡上放牛,每到寒冬,都会见到这种红彤彤的山果,绿豆大小的果子挂在一丛丛火棘枝上,直晃人的眼。馋嘴的我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绝好美食的,捋一把塞进嘴里嚼,酸中带甜,甜中夹涩的味道一下子就散漫在人的口腔里,充溢在人的心腑间,那种味道至今难忘

在乡下老家,火棘果是一种可药可食可观赏的多用途花果植物,多生长在山的阳坡,人们称之为“救命果”。在那个缺吃少衣的年代,人们常常在冬季上山,将采回的火棘果晒干磨成面,再在锅里炒熟后,当作“炒面”吃,才不至于饿肚子。我读村小学的时候,每到上学走时,母亲都会在我的衣兜里装上几把用火棘果制成的炒面,来回路上淡嘴,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今天在闲散中,再次见到火棘,除激动外,我生出了一份对它探究的念想来。于是便掏出手机“百度”起来:火棘,常绿灌木,以果实、根、叶入药,性平,味甘、酸,叶能清热解毒,外敷治疮疡肿毒,是一种极好的春季看花、冬季观果植物。因为火棘的果子红得绚丽,非常受人喜爱,被称为“黄金万两”。读着这些文字,“璀璨夺目”一词突然就出现在脑海,想必就是为火棘而造的吧。寒冷的冬天,当所有植物都悄然隐退,万物都在收敛自己精气神的时候,唯独火棘舍出全身力气,尽情释放自己的光彩,给这萧瑟的冬带来生机,给阴沉的人们带来火红的希望。

火棘,这个尤物,在色彩缤纷的时节不与其它花朵争艳,却在落木萧疏的寒冬,用一耀眼的果实展示自己的不凡,这种特立独行的性情,只有经受了岁月的磨练才能养成。想必,人,也是如此吧。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