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田小惠2018年05月10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散文

在我不到三岁时,由于家里是典型的“一头沉”。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父亲把我带进城里留在身边。姐姐妹妹则留在乡下和母亲一起生活。就这样我成了半个城里娃,父亲的同事给我个绰号“重点培养”。

读小学时,在父亲身边。他是我心中的一座山,挺拔而可靠!是个英俊魁梧的男人,平日里话很少,但说出的话却一句顶十句。

父亲对我慈爱而严厉。一年级时,那时听不懂普通话,我哭闹着不去上学,嚷着要回乡下。他操起一根竹棍,举得高高的,吓得我闭上眼睛大喊“我去”。棍子却响亮的落在了地上。

小时候贪吃,单位的院子有几苹果,我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下雨天站在礼堂的房墹上,用石头砸苹果,苹果没砸到,我却从房墹上摔下来,额颅撞击在砖头上,鲜血直流,正在开会的父亲被叫出来,抱着我直奔医务室,事后医生说伤口缝针时,父亲一个大男人心疼的掉下了眼泪

随着弟弟的出生,家里日子过的更为紧巴。父亲那微薄的工资支撑这个家捉襟见肘。他决定随单位的水利工程队去新疆工作一年,收入会比在单位好些。不得已我回到了老家。

那年年末,新疆回来的父亲人消瘦了很多。但家庭经济略好了些。我曾为他心疼的流泪

到八十年代,父亲给大姐买的那辆五羊牌轻便自行车,真真让大姐美了一回,无论到大荆还是腰市赶集,大姐那辆崭新轻巧的自行车成了独一无二的一道靓丽风景。父亲心里过意不去,让我端走了腰市百货商店那时唯一的一盆塑料牡丹花,售价五块多钱。那可是他当时工资的五分之一呀!

幸福时光是那么短暂,他要回城上班,我偷着抹眼泪,舍不得他的离去。

父亲偏爱,背着母亲在我书包里塞五毛钱,因为他知道我爱吃学校门口那一毛钱一个的烧饼。过惯穷日子的母亲知道了肯定心疼死了,因为五毛钱够我们一家人几个月的盐钱。

回想起当年的一幕幕往事,不由潸然泪下。

我成家后在深圳生活那些日子,接母亲和已退休的父亲出去帮我照料小孩,并开了一间百货商店,母亲为我忙于家务带孩子,父亲则起早贪黑帮我经营小店,送桶装水。几年后,在他的帮助下,有了点积蓄,回到州城买了房子,还在市中心买了一间门面。

但老人家依然放不下心,又为在外漂泊的弟弟操着一条心。总会时不时打电话让弟弟不要放弃学习机会。苍天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那年公安系统招考公务员,在父亲及家人的鼓励下,弟弟终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

如今,我们都长大了,父亲一天比一天苍老,却依然牵挂着他的每个儿女。每次看着古稀之年的父亲那稀稀落落已全白的头发,和满是皱纹的面庞。心中感恩和酸涩涌上心头,感谢您一辈子操劳,给予子女大山一样厚重的父爱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