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会斌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散文

转眼间,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母亲的身影常显现于我的脑海,声音常回响于我的耳畔。多少次梦见母亲慈祥的面孔,换来的是梦醒后泪湿枕巾。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但我却无法控制这无尽的思念

母亲的一生,可谓是平凡的一生,劳碌的一生,任劳任怨的一生。我们家是个户面大的家族,听父亲讲,母亲16岁嫁给父亲,在我家先后操办过家里13位老人的丧事,抚养了我们8个儿女和14个孙子,出嫁了我的4位姑姑和4个姐姐,为大哥娶了两次媳妇。

母亲相夫教子,善待邻里。在父亲当生产队长的日子里,每天带领乡亲们下地干活,他总要走在别人的前面,干在别人的前面,每到上工的时间,父亲提个破钟在场边敲得很响,督促大家。时间长了,必然会招来懒人的怨恨,母亲为此也没少受白眼和闲话,但母亲从不和人计较,总是以德报怨,与人为善。为了让村子几十户人用上电,父亲带领村里的男劳力夜以继日奋战在野外,但无论啥时候回到家,总有一碗热饭、一盆热洗脚水陪伴母亲在眼巴巴的守候。

母亲孝敬老人,疼爱孩子。我印象中爷爷奶奶脾气都不好,动不动就大吼大嚷,但母亲对待老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言听计从。爷爷病了,父亲请来先生,母亲从瓦瓮中舀出一勺麦面,给先生做了大半碗油泼面,看着孩子们馋猫样儿,母亲用碗盛来面汤,调点盐,孩子们争抢着说好喝,母亲悄悄地背过去擦掉泪水。后来包产到户了,父母辛勤劳作,一大家人吃饭问题总算有了好转,孩子们也都大了,有的去上学,有的去打工,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一个儿女一条心”,她常常在家做针线时目光呆滞,思绪纷飞,直到手被针扎着了才猛地回过神来,自言自语“唉,不知道我娃在外面咋过呢,爷老保护的娃些在外边啥都顺顺当当的”。

母亲劳累一生,时刻为他人着想。食不果腹的年代里,她把能吃的都先尽别人吃。后来,我们每次回家带点东西看望她,她总是把东西分给大家,说一个人吃着不香。眼看着把老人孩子的事情一个一个料理到头,该享几天清福了,由于年轻时的营养不良和劳累过度,无情的病魔缠住了母亲。在医院里,她强忍着病痛和治疗带来的痛苦折磨,尽量的不让床前护理的子女们受累。看着母亲一天天消瘦,我们个个心如刀割,真的希望能代她受之,以减少母亲的痛苦,而她总是说拖累子女了,让子女们跟上她受罪了。

熟悉母亲的人谈起她,都说,她是中国母亲的典范。是的,在我心中,母亲是完美的,她集所有母亲优点于一身,任何词语都不足以形容母亲的高尚品格。不知不觉,母亲去世已整整三年,聊以此文,以表思亲之情和对母亲的祭奠。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