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周刚振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正月里茵陈二月蒿,三月里白蒿当柴烧”这是山里头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句古话,也就是说,白蒿在正月里采收就是个宝,而到了二月采它就长成蒿蒿了,如再到三月,其价值只能当柴火烧了。这是我孩童时常听大人讲的,当时还真以为白蒿长大后就只能当柴烧了,其实不然,直到我长大后才从一些科教资料书上得知,白蒿在秋季采割也有着很强的药效呢。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到春天母亲就要我跟着姐姐上阳坡梁采白蒿去。

一声春雷响,万物复苏。春节过后不久,接着就是一场绵绵的春雨,晴罢,我就和姐姐及几个小伙伴吆喝着上阳坡梁采白蒿去了。

白蒿,是我们山里人的称呼,而他的学名叫茵陈,为菊科植物类。春天采收的称“绵茵陈”,而到了秋天花蕾长成至花初开时采割的称为“花茵陈”,其药味苦、辛,性微寒。有清利湿热,利胆退黄的功效。主要用于黄疸尿少,湿温暑湿,湿苍瘙痒。

白蒿一般喜欢生长在向阳的坡上,也多生于田间、地头、路边、沟边,尤其撂荒地里居多。高达1米,多分枝。茎生叶,羽状全裂,裂片丝状,有灰白色细柔毛,头状花序,密集成圆锥形花丛,秋季开花,总苞片三四层,卵形;花绿黄色,瘦果长圆形,无毛。根繁殖,全草有香气。

小时候采回来的白蒿,主要用于食用,那年月人们吃的饭能照出人影影,喝得再饱也是一两泡尿就尿得前心挨后背了。于是,大人们就叫我们上坡去采白蒿用之充饥。母亲便把采回来的白蒿用清水淘洗干净,再用菜刀切成段截,用包谷皮或麦麸之类拌匀,放入锅里去蒸,约莫二十分钟后,白蒿焖饭熟了,立时屋内弥漫着一股说不上来的特有清香。

白蒿的吃法有许多,一是吃包子、团子做馅,二是掺进玉米面蒸窝头,还可以清拌豆腐等,都挺好吃。既调剂了伙食,又能防病治病。

那些日子里顿顿吃的白蒿饭,吃的人一点也不想再闻到它的气味了。等再过上十多天,河边的柳叶长大了,坡上的咪咪叶也长出来了,我们就兴高采烈地去采这些能吃的去了。而坡上的白蒿,也就马上长起秆秆了,待到秋天,我们还真把它割回晾干当柴火烧了。

白蒿还能当茶喝,正月里,把采回来的白蒿用清水淘洗干净,再用刀切成一公分的小段段,放进锅里蒸上七八分钟,然后再取出晾干收藏,于是山里人一年到头都能喝上新鲜的白蒿茶了。

如今,山里人早就不吃用白蒿做的焖饭了,也不喝白蒿茶了,顿顿吃的是白米细面,喝的酸奶饮料,可现在的人很容易得这病患那病,我常想,是不是过去人吃的粗粮野菜,如白蒿、荠荠菜、野红薯蔓等,许多都含有中草药成分,且有丰富的营养价值,有预防疾病和治疗疾病之功效。而现在人虽说吃的好,却大多是化肥、农药里长出的粮食,吃的喝的食品里又有许多添加剂,于是就吃出许多疾病来,正想着,见有好多娃们提着小笼笼从身边飞过,说是上坡采白蒿去了,问之,才知道是外地药商开着车来山里收购白蒿了。哦,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是采收白蒿的好时节,可见白蒿在中药里的用途是多么的广啊!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