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徐祯霞2018年05月16日来源: 商洛日报名家散文

走进北京,走进鲁院,第一个迎接我的竟然是玉兰花。

这些玉兰花,就像是列队的哨兵,整齐地排列着,在我的眼前一直延伸过去。

家乡也是有玉兰花的,因而我识得。在童年的村庄,在我每每走过的道路旁,有两株高大的玉兰花,独独两株,这一点,一直让人深为奇怪。

在我们方圆几十里的地方,也只有这两棵玉兰花,但我们不叫它“玉兰花”,只叫它“望春花”,因为它是最早带来春天讯息的花儿,它一开放,春天便接踵而至。故有“望春”之意。

每年,在树木还没有开青的时候,望春树花就开了,在那一片山野里开得白雪白,就像是一个个跳上枝头的白鸽,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于是,我们每每上学或者是下学的时候,便会在那条道路上逗留,我们想摘上一朵两朵,却又是够不着的,只有看看,站在路边,或者是越过小河,在树下看看,即便是那样,整个春天于我们来说,也是美丽的。

望春树花开的时间比较长,前后可以开到半个月左右,它慢慢地开,慢慢地谢,慢慢地凋零,因此,就算是它落下的花瓣,亦是美的,我们常至树下,捡拾那一枚一枚的花瓣,将它夹在书中,制作成书签,留下一季最美的春色。

制作过书签的人都知道,做的时候是什么颜色,做好便是什么颜色,它损失的是水份,颜色却是大抵不做改变的。红的,便是红的。白的便是白的。绿的,也便是绿的。我们爱做的,常是选择一些漂亮的花和树叶,将它们夹进厚厚的书本,一个礼拜的时间,水份便会干得透彻,我们或者将它当书签用,也或者将它压进玻璃台板下,还有有心人,将它夹进影集中,在童年的时光中,制作书签是女孩子最喜欢的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每年的春天,我都会制作一枚或者数枚望春树花的书签,我拾取最新鲜的花瓣,将它夹进我的字典里,等它干好后,将它拿出来,其实啊,这样的书签,我多半是舍不得用的,害怕一不小心,给弄破了,或者是碎了,于是我将它们一枚枚又还原成花本身的模样,夹进我们家里最体面的一张桌子下面的玻璃台板里,那里,经常放进的是我们家的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我小心翼翼地放进去,只是为了保留它的完好无损,只为能常常看到望春树花俊美的模样。

后来,我走进了县城,便常常会见到望春树花,但在人们口里,已经不叫它“望春树花”,而叫“玉兰花”,从这一点上,体现出城市文化与农耕文化的差异,农村人多追求实在,实话实说,城市里则讲究动听、雅致,这或许便是城市文明和农耕文明的区别。

一些机关单位里,多爱栽植一些玉兰花,临河的公路边,也有着很长的一排玉兰花,因而,在春天,在行走的路上,常会见到玉兰花,因了自幼的熟悉,故而亲切,当然,也因为它的纯美与高贵,让我格外对它情有独钟和刮目相看,它总是站在枝头最高处,在万物尚未苏醒之际,它便绽放在枝头,带给人一季最耀眼的春色,我想人们爱它美丽丰硕的花朵,也爱它纯洁高贵的灵魂,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想爱它的人大抵也会这么认为。

家乡的春天因为有玉兰花的点缀,便分外迷人,也分外耀眼,在初春,人们常常奔走相告的一句话,就是:“玉兰花开了!”可见,它不仅是春的消息,也是人们呼唤春天的方式,人们盼春,望春,期待着万物复苏,春回大地,而玉兰花,无疑便做了春天的信使和代言人。

尔今,我走进鲁院,再次与玉兰花相遇,相遇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三月,我竟有了一种失而复得的欢喜。

自我进院的那一刻起,玉兰花便在相继开放,它似乎是在等我,它似乎是在为我绽放,要不,为什么会这么巧呢?早也不开,晚也不开,只在我到来的时候开,不早不晚,正巧赶上,让我目睹了这一季最绚丽的春光。

记得,有人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希望的事,总有实现的一天!”是指我和玉兰花的邂逅吗?

看来,冥冥之中,世事自有定数。

或许人生有什么样的希望,便有什么样的人生。

我凭窗望去,院中正有人在花间读书。此时,阳光正好,春色也正好!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