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赵欣2018年05月25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散文

父亲70多岁了,头发、胡子全白了。他身患老慢支,老年性耳聋,体弱多病,尽管如此,还劳作不辍,时间一长,积劳成疾,他背也驼了,步履也蹒跚了。

记得我5岁的时候患过一次严重的肺炎,我是在父亲的背上度过那段难熬的岁月的,那时候家里连自行车都没有,父亲背着我翻过一道道的岭,蹚过一条条的河,去几十里之外的县城医院就诊。医生说,我的病需要住院治疗,由于经济拮据,一时凑不够那么多钱,父亲就和医生商量了一个最好的办法:每天都来医院打针。就这样,父亲背着我,每天步行往返几十里的沙土路到医院治疗。我最害怕打针吃药啦,每次打针我都要呜呜地哭半天,父亲安慰我说:等你长大了,当一名医生,你把你的病给我,我不怕,我不哭……在场的医护人员被父亲的话逗乐了。

养儿方知父母恩,当我们养育了子女之后,才深有感触。父爱之所以伟大、无私,是因为他想为儿女担当所有的痛苦,包括疾病。得了一场肺炎,不知道花了家里多少钱,父亲还坚持给我买药、买好吃的。只记得他把一网兜橘子挂在我伸手能够着的靠床的墙上,他说,橘子吃了润肺,止咳化痰,父母没舍得吃一颗。

在父母的悉心呵护下,慢慢地,我的身体康复了,我也上学了,父亲就教我写字,算算术,唱歌、画画等,回到家里,我常常把父亲喊老师,到了学校,我常常把老师叫爸。记得一次儿童节到了,我告诉父亲,我要参加歌咏比赛,父亲就把圈里养的猪卖了,用换来的钱给我买了一件白色的紧袖衬衫和一双凉鞋,当时我高兴极了,父亲看我兴奋的样子,他比我还高兴呢!

在父亲的眼里,我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他从来没有打骂过我,我是姊妹伙里的老大,从来不让他生气,还经常为家里分忧。记得在城里上学期间,我常常利用开运动会的时间,请假回家,帮爸一起农口夺食,收割庄稼,挖地锄草。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把庄稼地看作是他的命根子,我岂能不帮忙呀;父亲也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什么重活、脏活、麻烦活都是他承包了,农闲时间,他常常还外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水,可是到了家里,面对我们母女时,他总是笑呵呵的;父亲更是我的靠山,我是在父亲温暖而厚实的背上成长起来的,在我求学、就业的关键时段,父亲给了我勇气,给我指明了方向。父爱如山,为我们撑起了一个家,父爱在我的心里沉甸甸的。父爱如水,像那山涧涓涓溪流滋润着我,一直向前……我常常因为习惯了父亲的坚强,而遗忘了他的衰老,常常因为父母的健在,还以为自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其实,我已经是一个过了不惑之年,奔向知天命之年的中年人。无论我的年龄有多大,走得有多远,都是父母高高放飞的风筝,线的那头,永远是他们望眼欲穿的牵挂。虽然父母别无他求,但我的一声问候,一个微笑,甚至一个电话,都会让他们倍感欣慰和满足

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父母养育了我们姊妹四人,儿女双全,我们一个个都陆续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我们一个个都陆续进城筑巢安家,可我们的父母却老了,成了空巢老人,生活的甘甜他们只尝了三分。趁着我们的父母还健在,常回家看看,有时间就陪伴在父母身边,父母陪我们慢慢长大,我们陪父母慢慢变老……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