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寿_短篇散文_必读社 -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余显斌2018年05月25日来源: 商洛日报短篇散文

骑着一匹马,程豫回来了,马蹄哒哒回到了高坝古镇。

在高坝古镇,程豫是镇人的光荣,是镇人的骄傲。他少年丧母,生活艰辛,却埋头苦读。长大后,背着包袱,挥别小镇,走向京城。最终一榜得中,考中进士。

然后,他做了知县。

再然后,做了知州。

现在,竟做了四川布政使。

四川布政使,可是主管一方的大员啊。

小镇人喜欢谈论他,谈他小时,是如何认真读书;谈他小时,是如果孝顺后母,天天给后母拿洗脚水。这时母亲就会对自己孩子说:“以后学着程五老爷,也出息点儿。”甚至,大家会谈到程豫当年上摘柿子,被毒蜂蛰得哇哇叫的事情。

讲的人讲得唾沫星子横飞,听的人听得津津有味。

无论讲的听的,都满脸放光。为什么?因为,程豫不但是高坝镇走出的大官,而且,听外面人传言,是一个大清官啊。

当然,镇人也是听说而已,谁也没见过。

但是,镇人愿意相信,认为这些都是真的。因此,走在外面,见了外人,腰板一挺,指着自己的鼻尖自我介绍:“知道不,我们镇有个程老爷,那可是大清官啊,我是他邻居!”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是说自己似的。

小镇人讲着程豫,说着程豫,可年轻一代没几个见过。见过程豫的,都是花白头发的人。因为,程豫走得早。

镇上年轻人看到程豫,是这一年的四月。

这天,是程母的寿辰,程豫前一天就骑马回来了,回来的时候是个黄昏。镇上人知道后,高兴得满脸通红,一个个你告诉我我告诉你:“知道不,程老爷回来了,骑着马?”另一个问:“真的,别骗人?”说的人马上赌咒,自己骗人是这个,说着,一只手张开,在地上做乌龟样子爬动着。

于是,大家都簇拥着,到了街那边的程府,想见一下程老爷。可是,仆人挡住了,告诉他们,程老爷忙着呢。

程老爷忙啥?大家最终打听清楚了,程老爷在忙着接待当地官员。

程老爷一回乡,消息传开,整个山阳县,不,整个商州府的官场都轰动了。程老爷也没闲着,广发请柬,给太夫人做寿。接到请柬的官员,哪个不赶来捧场?上至知府,下至商州各县的知县,都备了厚礼,车马喧喧,前来祝寿。整个高坝街道,都给车马堵塞住了。程豫呵呵笑着,站在院门处连连拱手,将客人迎进去。

高坝镇人见了,都摇着头,唉声叹气。

程老爷给母亲祝寿,宴客五天,汉剧二黄,也整整唱了五天。五天中,高坝镇人一个个都塌了腰,呆在家里,不再讲程老爷的故事,更不提他被毒蜂蛰了的事情。有小孩要听,大人就一瞪眼,吼一声:“听啥破事,有啥稀罕的?去,扯猪草去。”

小孩子提了篮子,乖乖的走了。

第五天,程老爷家安静下来,整条街安静下来,客人一个个离开了。

程老爷留下本县县令,又请来本族户长。二人相互看看,不知何事。程豫说,本地至今没有一个像样学堂,这怎么行?这里的孩子读书该咋办啊?

县令听了点着头,接着长叹:“没银子啊,怎么建学堂?”

程老爷子一笑,告诉他,现在有银子了,不用发愁了。说完,他对仆人点了一下头,仆人去拿了礼单,又拿了银子。程豫告诉县令,自己一贫如洗,虽有办学之志,却无银两,于是,现在借给母亲做寿,收了这些银子,正好办学。

县令大喜,马上记下,程大人豫,捐建学堂银若千两。

程豫摇头,告诉他,捐款人,就写礼单送礼的名字吧,县令连连哎看,一边写,眼眶一边红了,族长见了,笑得呵呵的。

第二天,程豫骑一匹驴,离开高坝,一镇人出镇相送。

程豫拱着手,马蹄声哒哒,走向远方。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