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辛安2018年06月30日来源: 商洛日报精美散文

腊月二十三刚过,母亲每天都去市场看看,亲自选食材备用。有母亲的操劳,我自然省心,也不用因为年夜饭吃些什么犯愁。母亲说:过年是最传统的节日,忙活一年,在家好好吃几顿安闲饭。母亲年过古稀,身子骨还算硬朗,为了我们这些儿女一年到头了能有一个期盼已久的团圆。早早就准备做醪糟、糯米糕、红薯油糕,一直忙到除夕

除夕,我给母亲搭下手,每道菜的食材都是母亲精心挑选的,从色到味都很讲究。母亲说过去想吃,穷得没钱,也没有啥可吃的,过年自家做些豆腐,买回二斤肉就算是过个好年。那年月什么都凭票,什么也都缺,家里有办法的买点肉,没有钱的只好吃着豆腐,也叫过年。

母亲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想到她小时候受的苦。有一年除夕,外婆炒了一道菜让端到桌上去,她脚下一滑,盘子摔到地上,盘子碎了,菜倒了一地,外婆拿起锅铲朝她打去,当时打得她血流满面,外公见打得出了血就把她拉到旁边,外婆把倒在地上的菜捡拾起来用水冲洗了又回锅去炒,端到桌上吃,这件事母亲说了大半辈子。每说到这件事,她的眼泪像下雨,都是因为穷,因为那个年代。

母亲生活的年代,是社会物资最匮乏的年代。从幼年到中年都是在为填饱肚子奔波,只有过年时才能吃上几顿像样的饭菜。那一代人对过年有着浓厚的情感,在他们的骨子里,只有过年才有填饱肚子的奢望。随着时代发展,生活富裕,母亲并没有淡漠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每到过年,母亲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

母亲喜欢做红烧肉。她做的红烧肉外焦里嫩,筋道可口,香味独特。选用上好的猪肉,用温水冒洗后,切成麻将大的方块,锅中倒油烧至八成油温下肉翻炒,加入面酱上色,小火焖炖,待七成熟时,放入煮熟去皮的鹌鹑蛋,小火慢炖一小时出锅。蛋里有肉的油香,肉里有蛋的嫩鲜,二者搭配,真是一道美味佳肴。

母亲喜爱吃酸菜炒猪血。酸菜要自己做的,用里蕻做的酸菜,品质尚佳,选用上等纯正猪血,用酸菜、蒜苗、辣角子炒出来的酸菜猪血味道正宗,吃上一口回味无穷、满嘴留香。母亲做菜讲究食材的品质,货真质好,才能做出地道的味来。一道土鸡炖山药,为选土鸡和山药,母亲去市场转悠了好几次,终于找到理想的食材。母亲做的菜用油盐酱醋葱姜蒜、花椒、辣角子调味,很少用鸡精、味精之类的调味品。她做的菜味地道,每道菜用的调味料的先后次序和多少都是很讲究,无论什么样的菜品,经过她烹调出来都十分好吃。她说做菜就是两个字:用心!

母亲喜欢吃素食。平时也就吃些时令蔬菜,过节过年才认真选一些鸡鸭肉做菜品,不喜欢吃鱼虾海鲜、牛羊肉,说那些有膻味,吃了上火。母亲说过去的年热闹,交上腊月就忙活,像五月收麦子、秋天收玉米一样。腊月天是母亲最忙碌的时候,磨面、蒸馍,上油锅、熬萝卜、做豆腐。那时准备的吃食很简单,我们都盼望能多吃些日子。

年夜饭端上了桌,谈不上山珍海味,却很是地道,每道菜品都有着母亲的味道。品味着母亲做的饭菜,我永远就是个年轻的孩子。就品到了母亲对儿女的爱和对生活的爱,但愿母亲的年夜饭我们能吃一百年一万年。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