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云南)师立德2018年07月06日来源: 商洛日报短篇散文

乙未年重阳,与三老游商南县金丝峡。细雨中,撑伞策杖,从北门沿木栈而下,相携入谷。

黄山之险,人在险外;华山之险,人在险中;金丝峡之险,人涉险而能自安。峡长七里,削壁千仞,谷深纵曲;底洼溪流,连绵潺湍。上有雨,下有泉,人在水中鱼贯而行。转角不见前人;间不闻风声。葱翠迷目,空蒙难知进路;台阶湿滑,履步不晓踏石。虽有怖惧之惕,但周遭静寂润情,让人心闲神定。心闲认路明;神定则知避险之机。人不走险,平常一生;走险而神定,人自有出奇之处,斯峡是矣。

峡为终南山脉谷,披盛世之德泽,疏凿芜秽而成胜境。徐步蹒跚,一瀑一潭,扭若委蛇,仿若串珠。瀑有千姿:似匹练、白发、玉柱、蝉翼、银丝。瀑响跌宕,入潭无声。潭有百形:或圆、或方、或深、或浅。水似碧玉,沙崩水栏。瀑为流,潭为宿。动静相谐,实得天然之气。瀑潭两岸,红叶如花,萋木晃荡;草色连雾,晦明交替。雨声吟诗,溪漩作画。深秋帘幕,如影似幻。人化于境,境融入心,可谓得至乐之趣。

顺溪前行三四里,草亭短息,有金狮洞突兀眼前。在黑崖绝壁间,山岚缠翠,楼阁重叠,虬节九折,有行廊直通山顶。城洞覆苔,石栏露冷。洞基石隙中,有泉水斜流而出,散若飘凝石。洞之高,溪之低,俯仰而视,足见沉浮之难易。金狮洞之后,峡中渐次昏暗,云木沉沉,山水苍苍,在风雨急迫中,终见灯火栏栅处的南大门。

回望隐入暗夜的山峡,心生无限眷恋之意。峡以山为骨,有龙吟虎啸之态;峡以水为魂又有凤歌鸾舞之韵。峡之奇在变,举步异景,转眼色殊,是洗涤心灵的大走廊。山常在,水独流,此生恐难有再游之幸。唐朝许浑有诗:

昔日不知方外乐,

暮年初悔梦中忙。

红虾青鲫紫红菜,

归去不辞来路长。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