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李清文2018年07月09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风雨味

日出门,必带三两本书,或者到书摊买本杂志之类翻翻。此次来韩国忘了带中文书,韩文又看不懂,闲暇时没书看,脑子空空的,颈椎不僵硬,倒也落得个轻松自在。原来,不读书有不读书的好。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发感慨:“书莫读,诗莫吟,读书两眼枯见骨,吟诗个字呕出心。人言读书乐,人言吟诗好。口吻长作秋虫声,只令君瘦令君老。何如闭目坐斋房,下帘扫地自焚香。听雨听风都有味,健来即行倦即睡。”形象,太形象了。

也许杨万里记性差,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又是读书,又是吟诗,还留下那么多传世之作。

但杨诗人说的话好有道理,不用去读书,不必来吟诗,只要能“听雨听风都有味”,便是看懂天地人间无字书,这比去读白纸黑字有味的多啊!

难言

那天中午,在韩国一家名叫中壘的餐厅吃饭,一进大门,发现门楣居然刻着一句汉诗:最难言处最难忘

韩人喜欢这句,我也喜欢得不得了。老板用此表达迎客之意,我从中亦读出人生百般滋味。

细想想,这世上人都有难言事呢,难言之处自然难忘,只能放在心底,严严实实藏着掖着,既便想找人倾诉一番,也是无从说起。

这家饭馆的菜品,风味独特,好吃的很,若要说出妙在何处,我又说不出,正是:自家最难忘,对人最难言。

下次若再来韩国,还要去中壘。

人世礼

韩国多美女,一点也不假。导游大崔讲,这里的女士喜欢化妆,热衷整容,时刻注意形象,认为不把自己整美,就是对別人不礼貌,哪怕是下楼扔个垃圾,取个快递,也要补点淡妆,抹点口红,喷上法国香水。

在西安的小区里,常能碰见衣衫不整溜狗的,趿着拖鞋光脚到超市买肉的,还有散步时穿着花色睡衣的女子。你说说,看着心里都是个啥感觉?是不是有点难受?

咱们也有好传统呢,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记他母亲:“中国是民间亦贵,因为人世有礼。我母亲在家着短袄长裤,但出台门到溪边浣衣必系裙子,在堂前纺棉花亦系裙子。跟母亲去探望同村九太婆,在荷花塘,一盏茶时就走到的,母亲也开箱换上蓝绸衫黑裙子。”

这不就是民间亦贵,人世有礼么,韩国女人如今依然能做得到,还做得这么好,该是多么难得,着实值得学一学呢。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