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雨善2018年07月09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这几年,新年第一天总是早早起来,到街市上,这儿转转,那儿看看。也许成了职业病,也许是干啥的操啥心吧。老百姓饮食用药安全让我心里老是不瓷实。

清晨,太阳刚坐到小城东边的山尖,我就走出家门,寒冷清冽里透着清新鲜活,仿佛一切都是刚出生的。新的阳光照耀着崭新的城市。人们的心情自然是愉悦的。莲湖公园那些跳广场舞的大们,沧桑的笑脸上跳跃着快活,认真看,能品出些许青春的魅力来。晨练的大叔大伯,或打太极,或抽陀螺,或在健身器材上撞背,自得其乐。打门球的,为了谁先谁后,孩子般变脸失色争吵着,一旦打起球来,有说有笑,亲如兄弟

走到莲湖边上,太阳正好从两边的高楼中间倒映在湖里,几朵白云像水面的冰块浮动,高楼的影子也在水中矗立着。我急忙掏出手机拍照片。水天浑然一体,这景 致真是美轮美奂。要不是新年第一天起个大早,这人间仙境就没眼福享受了。美的东西在山城随处可见,只要你留意,“处处留心皆美丽”。

我先来到一个便民市场。路两边卖蔬菜卖水果卖小吃的,已经摆的一个挨一个。卖菜的多是本地农民自家种的。一位中年妇女吆喝:“当地长的葱,没污染,两块八一斤。”一位中年男子也高叫:“山里的萝卜倍儿甜,两块一斤,不甜不要钱。”看着他们诚实的脸上淡淡的笑意,自然会相信这些都是原生态的。卖小吃的炒面皮、水煎包、浆水面……也是应有尽有,一家一个流动小推车,基本都穿着操作工作服。那位工作服下飘出橘黄羽绒衫下摆的少妇,笑着叫我吃浆水米线。我坐到摊后的桌边,她麻利的操作着,而且讲究卫生呢,不直接用手取食材。我说不要味精,她笑着说:“浆水用味精就变味了。”不一会热腾腾的米线端到面前。我随便问她健康证啥的,她很警觉,笑着说:“有哩么,忘在家里啦。你该不是管这的领导吧。”我摇摇头。她凑近我小声说:“现在管得严了,听说还出了啥子条例,有法了,不按法会吃官司的。”我三下两下吃完。是呀,省人大颁布的《陕西省食品小作坊小餐饮及摊贩管理条例》从今天实施,我们在《商洛日报》、商洛电视台都做了宣传,看来这位经营者还是有心人啊。

走进卖肉的摊子,我随手翻看了案上一扇扇肉,上面都有蓝色的印章。墙上铁丝上串着检疫的票据。我问正在剃排骨的黑胖子,也就是去年元旦给我吹胡子瞪眼的那位,“排骨咋卖?”他一扭头见是我,放下屠刀,嘿嘿一笑说:“15块,领导咋又来暗访了?”他一拍胸口说:“请领导放心,我卖了十来年肉了,都是放心肉,没有黑心肉。”他用沾满肉末的手给我夹了一根烟,我摆摆手,也放心地笑了。握手告别时,他赶忙去擦手,我开玩笑说:“别擦,我回去洗了还能熬一锅萝卜哩。”说得周围人都哈哈笑了。

来到豆腐摊子前,人都在排队,我问是哪儿的豆腐?那位穿红制服的小伙边割豆腐边说:“本地郭村的。”一位大娘来了,说:“咋恁多人么。”我让她站我前面,她连连说“谢谢!”我站一边看。那小伙很是麻利,用刀子“哗”一下就是一方块,把塑料袋套手上,轻轻一捏就装进去了。往秤上一放,几乎不差上下,他只报钱数,“三块八”“四块六”,买主也很满意的付钱拿豆腐走人。

到了一个小吃城,但见经营户都穿上我们给做的白大褂,上面有绿色的“秦岭最美是商洛”字样。每个房子玻璃上都贴着“餐饮许可证”。看着他们忙碌的样子,我心里也和他们一样高兴。

中午阳光更加靓丽,我乘车到乡下去。在一个镇上我走了几家餐馆,吃饭的人不多,店主说逢集时人满满的。店里都很干净,证照制度都整整齐齐挂在墙上,健康证也戴在服务员胸前。到一家泡馍馆,女老板热情地迎上来,笑着说:“吃几个馍?要几碗?”我笑着说:“是来随便看看。”那女的一拍脑门说:“噢,是县上暗访的吧!你放一百二十四个心,我们都是守法的人。”

到一家小商店,我一一查看了食品,没有发现过期的,我随手买了一瓶矿泉水,和女店主拉话,问她有没有进货台账,她笑着说:“县上给发个本本,还教我咋记哩。每进一次货都把票据记下。这些都是为我们好哩么。”

到一个村上。这里的人很好客,见面就问话,叫到家里喝水。见一家门口有一地红红的炮皮,想必是过啥喜事儿哩吧,一打听才知道是老人过八十大寿,院子也坐满了人。我随便问问过事有人管没有。那家男人跑过来递给我一支香烟,笑着说:“给我大过寿哩,村上都给镇上报了。买的肉啦菜啦都有票哩。国家都为我们操心哩,我们能把命当儿戏!”他强拉我去坐席,我说还忙着哩,就告辞了。

黄昏时分我返回来了。这一天看到的听到的,让我心里暖和,仿佛阳光照到心窝里。只是这些小作坊小餐饮小商店小摊贩是我们最操心的了,他们最容易反弹。今天好不等于明天就一定好,这根弦时刻得绷紧。

月亮爬上来了,我也走到家楼下了,跑了一天很累,心里却有丝丝甜意。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