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曹矞2018年07月09日来源: 商洛日报情感散文

乡愁,是一首首深沉的古筝曲,总时时在我的心头唱响。

故乡的溪流小河,故乡的绿野炊烟,故乡的童年岁月,故乡一切的一切,都萦绕着我的脉脉深情。在游子的心里,全是一种深沉悠远的亲情,一份难以释怀的乡愁。

回想小时候,历历往事如昨。春天的河滩上,总有父亲和童年的我在一起放飞纸鸢的笑声;昏暗的煤油灯下,彷佛可见父亲教我解题、陪我夜读的剪影;那条蜿蜒的山路上,还有父亲送我上中学时的句句叮咛……

多少个翘望的黄昏,多少个生病的深夜,多少次午夜梦里,总是看到母亲泪满衣襟地向我走来。她满脸的皱纹,她期盼的目光,她欲语还休的神情,常常溅湿了我的梦乡……

亲人的音容,亲人的背影,亲人的往事,像故乡陈年的玉米佳酿,滴滴流在心头,流淌的都是思念,全是淡淡的缥缈的乡愁。犹如村里袅袅上升四处飘散的缕缕炊烟,不时升起,飘忽不定。

多少次的乡思啊,变成了淡淡的乡愁。有时也很深沉,就像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色。

我的乡愁,缘于我的父母。如今,他们年老了,又病了。

我的父母亲,年龄并不是很大,都60多岁,又都是高血压。前年冬天和去年正月,母亲因高血压犯病,两次进医院治疗。幸好她只是轻度的脑梗,治一治也就慢慢好转了。父亲一向身体硬朗,很健康。虽也患有高血压,但依然干农活。农闲时还能四处找活干,挣点零花钱。我和弟弟曾劝他休息,不让他再辛劳,可是他闲不住。去年8月的一天,他的高血压病突然发作,在工地干活时晕倒了,不省人事。我迅速将他送往大医院治病,诊断为左脑大面积梗塞。经过几月的治疗护理,父亲目前已能走路,能自己上厕所,用左手拿调羹吃饭,但不能说话,右手臂不能活动。

父亲病前病后判若两人,那个健康硬朗的父亲不见了。病恹恹的不能说话的父亲,看起来实在很可怜。去年10月,我回家看望,一见面他竟然哭起来,老泪纵横。我一面安慰他,一面强忍着内心的酸楚,可眼里的泪水还是很不听话,夺眶而出。

母亲生病时还有身强力壮的父亲照管。如今,父亲病成了这个样子,本来就体弱多病的母亲又如何能照料呢?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不得不在外地工作。弟弟和弟媳也迫于生计,不能不出去打工。老家里偌大的院子,只有年迈的父母亲留守,相依为命。作为儿女,只能偶尔回家看看,平时就靠电话联系,嘘寒问暖,了解情况了。

天天皆是思亲日,每逢佳节倍思亲。眼前常常闪现离别时父母出门相送的情景,耳旁回响他们的句句叮咛,仿佛看到了他们期盼儿女常回家看看的殷切眼神。可是,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心有余而力不足,辜负了父母亲的一片心情

为我们儿女辛勤操劳一生而今年迈有病的二老啊,请求你们原谅儿女的不孝,你们辛苦了。近来,你们的身体可好?生活情况如何?还有粮食柴禾吗?我周末一定抽空回去看望两位老人家。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