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陈亮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情感散文

小时候,每到冬天,尽管母亲早早地就将我全副武装———为我穿上棉衣棉鞋,戴着棉帽手套,可是我的手脚还是会生冻疮,时常手脚臃肿,白天走路时一瘸一跛,晚上睡在被窝里暖和了就更是奇痒无比,却从不敢用指甲去挠!为了在学校里不受冻,大多数学生上学都要提盆火。我也不例外,硬缠着父亲用一个洋瓷盆在盆沿上对称的钻上三个眼儿,然后用铁丝拴起来,这就成了一只“可提式”火盆了。每次将木炭火搭在火盆里,就可以提着火盆把儿去上学。

每天早上上学前,我就早早的起床来,找来头一晚上事先准备好的干柴火,点燃后就将木炭架在火焰上,待提到学校里,干柴燃成了火炭,那黑色的木炭也燃成了红色。那时候,大多数学生家境都非常贫苦,一个年级,能烤得起木炭火的学生寥寥无几。而我们这些提火盆的学生无疑是鹤立鸡群,似乎处处都显示出比其他同学的优越感来。

不过,我们家那时连油盐钱都艰难,更别说为我买木炭了,但一向生怕我受罪的父母亲,说什么也要为我买几袋子木炭来供我取暖。

孩提时代的我说是烤火,实则是玩火———每天天不亮去上学,边走边提着火盆把儿在空中朝一个方向转圈圈,刹那间,空中就形成了一个红色的火圈,每每至此,后面总会紧跟一群羡慕的学生。不待我停下来,就蜂拥过来烤火了。每到课间十分钟,提火盆的同学就像是比赛一样,一个个都纷纷将自己的火盆在教室后边的空位处旋起来,这时候,那些没有提火的同学就在一边相互鼓掌。生怕得罪了哪个提火盆的同学,自己就烤不上火。随着大家吆喝的起劲,这些玩火的学生就更是旋的起劲,有的甚至还将火盆在空中变着花样左右交叉……这样一来,一大盆红炭火往往不待放学就会燃尽,那时候,有位同学还曾天真的为我建议:将石子儿放在火盆里一起旋圈儿,石子儿烧红了就省下了木炭,没曾想,有次正上早读,他就装满一大盆石子,去教室后边旋起圈儿来,这时候,正好老师来教室监督朗诵,一气之下,竟然将一大盆红火炭丢在了教室外,还罚我们俩站在教室外挨了一个上午的冻!

记得有一次,一个学生这样玩火出现意外,火炭跌落下来,还将脖子烧成了重伤,留下了残疾……此后大家冬天里提火盆时就再也没人敢玩火了,只是那时候大家经常饿肚子,就偷偷地从家里偷来玉米、土豆和黄豆之类的粮食埋在火盆里烧着吃,有时下课时埋在红火灰里没来得及扒出来上课铃就响了,当老师上课时正讲到起劲处,有的学生的火盆里猛不防地就会蹦出一颗包谷花来,打得热灰四散,顿时课堂上也像这烟灰一样混乱不堪!许多时候,课堂都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火盆引发的恶作剧而引起不小的波澜……

现在的孩子们再也没人提火盆上学,也更没有了昔日里危险的玩火游戏,不过,每到隆冬时节,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些往昔的玩火岁月,于我而言,这一生恐怕也不会忘怀了!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