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刘立勤2018年07月11日来源: 商洛日报亲情散文

父亲老了,日渐的苍老。让人难受的是苍老的父亲还得了老年痴呆症,记不得自己的过去,记不得自己的现在,也记不得回家的路了。最让人难过的是有时候不认识家人了,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不认识自己的孙子,就连我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有时候也记不得了。偶尔回家忘记带钥匙了,父亲隔着防盗门看着自己的儿子,说,我不认识你,愣是不开门。

记忆里的父亲是一个非常爱家的人。工作再忙,只要不加班,他从不在外面吃饭,每天按时回家陪家人。他喜欢做饭,而且手艺好,回家就在厨房里忙活。我们家人不多,吃饭的口味却不一样,父亲每次做饭,简单的几个菜还要做出不同的口味,真是难为了他。可如今,他连自己最喜欢的儿子都记不得了。

父亲虽然不记得儿子的长相了,可记得儿子的爱好。

冬至那天,我叫弟弟妹妹带着孩子一起回家吃饺子。他们一个个亲热的和父亲打招呼,可父亲一个都不认识了。任我们怎么回忆,父亲都是一脸茫然。我们顿觉得黯然,妈就上饺子。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了,父亲竟然伸手抓了几个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我急忙拉住父亲的手,问父亲干什么?父亲轻声说,我儿子也喜欢吃。说得我的泪潸然而下。

父亲对我们是非常严格的,竟然还有这么柔软的一面。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两地分居,我跟随父亲在他工作的地方上学。每天吃饭,要么是他给我亲手做,要么在机关食堂吃。父亲是一个领导,难免有一些工作上的应酬,有时候实在是顾不上我吃饭的事了,他也不让我和他一起蹭饭,即就是残羹冷炙也不曾让我吃过一星半点。父亲也不许我接受别人的小礼品,哪怕是一支铅笔,一个作业本,亦或是一支冰棍儿。

自然,父亲也不接受别人请吃,也不接受别人的礼品。家里有客人来,如果提着东西,任凭客人磨破嘴皮也进不了门。有亲戚来了,父亲要是实在不好拒绝了,走的时候一定会备上等值或者超值的东西送给亲戚,弄得亲戚一脸的赧然,甚至是发脾气,父亲也不改初衷。

父亲的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我们家里如果有客人提着东西来,父亲发现了的话,一定会阻挡住客人不许进门,要么走的时候让客人带走。记得我女儿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拿着东西来,他硬是不许进门;在我女儿劝说下虽然进门了,走时他一定要让我女儿准备一份礼物让那孩子带走。他说,他凭什么给我们家拿东西?女儿只好把厨房的垃圾交给她的男朋友,让他带到楼下。

现在呢,父亲连家人都不认识了,我们家里人买东西回家时,都要小心的避开他。如果被他发现,我们也回不了自己的家了。后来,我们摸索到一个办法,万一要是让父亲发现了,我们就给他一支毛笔,让他到房子里去练书法。父亲什么都忘记了,独独没有忘记写字。拿起毛笔,他立马就沉浸其中,一笔一划写得不亦乐乎。

父亲的一生是忙碌的一生,也是艰苦的一生。少年时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参加工作了一直忙忙碌碌的干活。无论当干事,还是当市长,一步一个深深地脚印,很少有清闲的日子。平日里不吃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写写毛笔字。

父亲没有退休的时候,整天就是忙,他有忙不完的工作。他也期盼着早日退休,退休了要好好享受生活,颐养天年。如今退下了,该他老人家好好享享清福了,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我不知道老年痴呆症病人的内心世界是不是有他自己的幸福,可我发现父亲对什么都无所谓了。给他精心准备的食物,他是麻木的;他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他是麻木的;最熟悉的人和他说话,他也是麻木的。听觉、味觉、视觉,对于他来说,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对什么也都无所谓了。

他唯一喜欢的就是写字。有时,他在书房里可以写一天的字。

新年前有一天,现任市长来看望他。给他说了很多话,他都是一脸的漠然。当市长听说他每天都在练字的时,拿起毛笔一定要父亲给他写一副字。父亲欣然同意,把市长领进书房,挥毫泼墨,一气呵成。

那是一个“人”字——顶天立地,一身正气。

那是父亲写得最好的一个字。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