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官网

作者: 田家声2018年07月27日来源: 商洛日报原创散文

埋衣胞

我的家乡商州一带,大凡农村人生了小孩都有埋衣胞的风俗。即谁家若生了孩子,接生婆会用一把在桐油灯盏上烧红(消毒)又晾凉的剪刀,“咔嚓”剪断小儿脐带,一番包扎处理之后,把婴儿撂在一边,立即将那一疙瘩血肉模糊的衣胞交给这家主人,主人就会在小房墙根挖了深深的坑,然后小心翼翼将那衣胞埋了进去,上边覆盖了土,用脚重重地反复踩踏,让人不易觉察出来。这已经是沿袭久远的一种风俗。于是,乡村家家户户小房屋角就重重叠叠地埋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衣胞。

衣胞也称胞衣、胎盘,中医称紫河车,具有很高的营养成份。胎儿在母体内凭借脐带摄取胞衣内的诸多营养,供其健康地成长。胎儿在母体内生活的十个月里,可以说小小的衣胞是连接母子亲情的重要载体,抑或说是母子血脉与共的琼浆宝盘。难怪家乡人视其为宝物,不轻易扔掉,将其深深地埋藏起来。

游子出门在外,总是时刻心系故土。因为总有你的衣胞埋在故居啊!无论你走的多远,魂牵梦绕着的除过父母亲情的挂牵,还有那被称作“血根”的胞衣的攀扯。人说故土难移,除过亲情的难于抛舍,不能不说与你的胞衣没有一点关系吧。我想。

常常对故居厨房里冒出的袅袅炊烟心怀敬畏之情。每每毕恭毕敬地站立在庭院对故居的一柱炊烟行久久注目礼,一站就是十数分钟,那种虔诚,如同母亲敬奉菩萨。因为我深知那炊烟不仅仅是人间的烟火味,其中肯定夹杂着我的早已故去了的列祖列宗们,还有自己本身的深埋在故居小屋脚地的衣胞所漫漶出的淡淡而悠长的“血根”之味啊!这样说来,敬重炊烟也就是敬重祖先了,难道不是吗?

人哪,是不应该忘记祖先的!

抓周

我的家乡人称生小孩为“添喜”。孩子从出生到满一周岁,礼仪颇多。譬如:报喜、过十天、过满月、熬外婆(挪窝)、过周岁(抓周)。这些礼仪中最为隆重和最有意思的要数“抓周”了。

孩子周岁那天,一大早父母就给宝贝孩子穿戴打扮一新。新衣、新鞋、新帽、新袜子,有的人家还要给孩子戴银项圈、银手镯。是日,孩子的七大姑、八大姨、干亲、舅家早早前来送礼祝贺,名曰“压岁”。主家必以丰盛的酒席宴隆重招待之。先吃臊子面,再吃大米饭,菜是商州传统的“十三花”。先凉后热,一道一道上,席间划拳喝酒,打老虎杠子,热闹非凡。宴席毕,所有亲戚和家人一哄而至,围在孩子身边看“抓周”,这可是孩子周岁的“重头戏”。所谓抓周,即拿来秤、尺、书本、笔、放牛鞭子、粉妆盒、算盘等一大堆物什,放在小孩子面前,让其随意乱抓,以卜孩子前途、命运。比如孩子先抓到书本,全家人欢喜不尽,都会称赞这孩子有用,长大后必定是个“坐官”的;抓到秤或算盘,就说这娃以后是经商的料;倘若抓的是放牛鞭子,老少齐摇头,唉声叹气说:“没出息,跟他老子一样,戳牛尻子的!”

曾听我父母说过,我小时“抓周”就抓了放牛鞭子,不过我日后并没有“戳牛尻子”,却读了中专,入了医道。又听说逢了弟弟“抓周”,他爬过去一下子抓了个粉妆盒,一把扣在脸上撒了一脸的白粉,他张开没牙的小嘴巴,乐得“嘿嘿嘿”笑。多少有点文墨的二叔在一旁鄙夷地说,这孩子将来出息不大,肯定是风月场的混混、情种、公子哥一个。和《红楼梦》中那位整日厮混在女儿堆中的“宝二爷”不差上下。谁知弟弟一生都与女人无缘,直到40岁上还是光棍汉子一条。

看来,用“抓周”的方法预卜一个人一生的前途、命运是不靠谱的。风俗使然,这种游戏般的做法不过是善良的故乡人对儿女美好前程的祝愿和寄托罢了。仅此而已,哈哈!

相关文章

文学百科